廣安中文網 > 大國高科 > 第483章 又是年會
    實際上,做菜這種事情,只要多練習幾次,有了些經驗,然后把菜做熟了,難吃不到哪兒去。

    在馮嬸子的細心教導下,經過不斷的努力,張東升已經可以制作出來,不錯的菜式了。

    雖然說,目前還僅局限于一些家庭的普通炒菜。

    至于說雞鴨魚肉那種大菜,他是做不來的。不過就算是這樣,張東升也是非常的開心,很有一種滿足感。

    每天晚上回來都要堅持著自己做成一兩道菜,然后樂此不疲的拿給鑫輝和小寶來嘗試。

    剛開始的時候,兩個人自然是間歇不眠,漸漸的也就變得習慣了。

    畢竟,雖然說不是很好吃,但也不算太難以下咽。

    時間就在這樣輕松的氛圍之中悄悄溜走,這段時間的張東升,過得很是充實,也很是平淡。

    除了偶爾和周盈約會聚一聚之外,沒有什么值得強調的事情。

    上一次王喜舉行了酒會之后,守護者聯盟的名氣算是徹底的打出去了,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

    旭日升這邊兒也進入到了平穩發展的階段,李君的研究部日常的各種申請經費。

    周宇、李雙雙等人也是日常的閑余,現在氣溫降低,無法施工,他們很多工作都做不了。

    相比之下何花倒是忙的腳不沾地,已經到了年根兒底下,自然張東升不會小氣,給每一個人都準備了豐厚的年終獎。

    至于該如何評定分配,自然就是何花的事情了。

    去年過年的時候,張東升還清晰的記著自己參加了彩管公司的年會。

    甚至于還在臺上唱了一首《往后余生》,今年的旭日升,已經成為了一個不下于彩管公司的巨型企業,自然不可能再去參加彩管公司的年會了。

    所以張東升也自己準備了一個,時間就定在小年二十三。

    張東升的年會規模比之前采訪公司準備的還要大些,不僅僅是旭日升總公司和兩個分公司的人,還包括一些守護者聯盟的,以及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甚至于就連市里的領導,張東升也都發出了請帖,當然了,也只是禮節性的邀請,張東升也不指望他們真的能來。

    畢竟那么多的國企,每一個都要照顧得到,很難輪到他這個私人企業。

    年會,不僅僅是大家伙聚在一起,熱鬧一下就完了。更是一種企業精神的凝聚,是核心價值觀的體現。

    無論是團建旅游也好還是舉行聚會也罷,都是一種提高核心凝聚力的行為,對于一個公司,一個企業來講是必不可少的環節。

    所以說,雖然今年張東升的心思并沒有放在這上面,但是年會這種東西卻也絕對是必不可少的。

    而且在王平的組織之下,幾個好事的年輕人,閑著無聊成立了專門的臨時部門,負責年會的調度和統籌。

    就包括閑著沒什么工作的李雙雙、周宇等人。

    而按照他們的要求,張東升需要出一個節目。

    索性張東升也沒有太多的新奇想法,直接從腦子里搬了一個后世的經典單口相聲。

    張東升自己心里明白,自己的相聲功底自然比不上真正的大師。

    但是卻有一點好處,這東西自己搬到這個年代算是原創,誰也挑不出毛病。

    所以說演出的效果竟然還不錯,逗得下邊是哄堂大笑,引來了無數的掌聲。

    當然了,張東升自己倒是不覺得有什么。

    年會上的節目,無外乎就是那些東西。

    唱一些當下流行的歌曲,表演兩個反映職工生活的小品。

    其中就包括有旭日升分配住房,等一系列的事情,都被這些工人們編成了段子。

    還別說,一個個的都挺有才,某些片段也讓張東升會心一笑。

    在這場年會上,最讓張東升感覺意外感覺驚喜的是。

    來自東北的老朱朱開泰,帶來了一對二人轉演員,表演了一場地地道道的東北二人轉。

    對于東北二人轉這五個字,只聽到,張東升心中就升起幾絲的反感。

    沒有什么實際的東西,沒有什么正經玩意兒,花里胡哨的弄一堆所謂的絕活,卻傳承不到一點兒真正的民間藝術。

    這是東北二人轉給張東升的全部印象,而今天面對著這場表演,張東升固有的印象,卻是全部打破了。

    這兩個年輕人看起來,也就是19、20歲的樣子。面容上還有些稚嫩,但是用他們自己的介紹來講,已經學習好幾年了。

    今天給大家伙帶來的是一段正戲,東北二人轉正戲二十四孝之賣身葬父!

    張東升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選的,大過年的氛圍,竟然選出這么一段兒來。

    但是不得不說,這兩個小孩是真的有功夫,抑揚頓挫的唱腔有別于京劇,有別于黃梅戲,那是一種獨屬于二人轉的味道。

    可是在這樣的唱詞曲調面前,你說不出任何的低俗,也難以升騰起厭惡。

    帶給你的是那種極致的猶如親臨其境的體驗,讓你不自覺之間潸然淚下。

    一出唱罷,不知道多少人被淚水打濕了衣襟。甚至于張東升都有些懷疑,在深深的問自己,這東西真的是二人轉嗎?

    如果這東西真的是二人轉,那么后世自己聽到的那些都是什么?

    他不知道后世究竟是怎么個情況?為什么二人轉走上了一條低俗、不雅的道路。

    讓很多人提到二人轉第一感覺就是低級,遠遠比不上京劇黃梅戲等等的檔次。

    而這些真正的精華,卻幾乎沒有多少傳承下來。

    對于這種情況,雖然說張東升心中有幾分感慨,但是他也沒有辦法去做什么。

    默默的送上自己的掌聲,送這二位演員下臺。兩世為人,前世今生,這是張東升唯一一次聽到真正的二人轉。

    “老朱,你這就不地道了啊,大過年的喜慶日子怎么弄這么一出啊!”

    后臺的王喜拿著話筒客串主持人走到了臺前,而跟他一同走出來的,正是來自于東北的游戲廠老板,朱開泰。

    聽到王喜的話,朱開泰嘿嘿一笑也不多解釋。

    只是轉過頭來朝著下方的大家伙問道:

    “雖然說這氣氛有幾分不對,但是大家伙跟我說說唱的怎么樣啊?”

    “好!”

    “地道!”

    又是一陣的叫好聲,把氣氛推向了另一個頂點。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