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萌寶已發出:薄先生請查收 > 第二百九十八章 當年真相,原來如此
    沈駿的臉色變得蒼白,他根本就不知道事情怎么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說起來,這件事本來也跟他沒有關系,如果不是夏怡跟夏暖兩個人做的太過分了一些,余希也不想要摻和進沈家的家事里面來。

    沈喻打量著沈駿,眼里閃過一抹暗光,他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簡單,也知道他沒出現的,時候,沈駿應該是個什么樣的身份,但他現在一點都不在乎。

    “爸爸媽媽,我先離開一會,等會你們叫我的時候我再回來。”

    大概是因為他剛回來的緣故,沈復跟沈夫人兩個人也沒有說什么,只是囑咐了要小心,之后便讓他自己去了。

    橫豎這里也是沈家的地盤,出不了什么事。

    等離開他們的視線后,沈喻直接找了一處角落的沙發,坐了下來,眼神晦暗不明的盯著會場中的每一個人。

    “你好像很不喜歡他們。”

    忽然一道聲音從旁邊響了起來,沈喻直接就被嚇了一跳。

    他這才發現,原來沙發的那一端還坐著一個人,只是他坐著的位置被窗簾擋了一半,也就讓他沒看到這個人。

    “你是什么人?”

    大概也是個家里的什么少爺之類的,沈喻猜測著對方的身份。

    那人從暗中慢慢的坐了出來,直到坐在了沈喻的身邊,才讓他看清楚了自己的臉,正是進會場之后就開始懶散的薄星宇。

    “剛剛那個站在你媽身邊的女人,就是我媽。”

    這個介紹簡單粗暴,不過一下子就讓沈喻知道了對方的身份,薄氏的長子,生來就是一個天子驕子的人物。

    “是嗎?”

    薄星宇輕聲笑了一聲,拍了拍沈喻的肩膀,淡淡的說道:“我大概的知道了你的身份,只是你在沈家,恐怕沒那么簡單。”

    他們的這個位置很不錯,會場里的其他人看不清他們,他們倒是可以把每個地方都看清楚。

    沈喻心神一動,不知道為什么,他忽然覺得這個人跟別人很不一樣。

    “你為什么一個人在這里,像你們這樣的人,不都是在那里的嗎?”沈喻朝人群中心抬了抬下巴,眼里閃過一抹不屑。

    薄星宇笑了笑,微微挑眉,淡淡的說道:“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在那里的,他們需要討好某個人的時候,自然需要在那里,但是當你站在頂端,誰也不用討好的時候,自然就不需要了。”

    沈喻靜靜的看著他,似懂非懂的聽著他的那些話。

    “現在換你了,你跟沈駿是什么關系?”薄星宇沉聲問道,他是看到了他跟沈駿在一起,所以才會出聲說話,如果不是這樣,他才不會多管閑事。

    “沈駿?”沈喻疑惑的看了一眼薄星宇,像是不知道他說的是誰。

    薄星宇伸出手指了指還站在沈復身后的沈駿,低聲道:“那就是沈駿,你連沈駿都不知道,沈夫人怎么會讓你站在她的身邊?”

    他問的這個話不是沒有道理的,要知道,沈夫人可是很久都沒有出席過宴會了。

    這一出席,直接帶了個孩子出來,想必現在會場的人,沒有一個人不是在注意著沈家的動向。

    哪怕他們心里覺得沈家要變天了,在沈家正式開口之前,也沒有人會挑明。

    “原來是他。”沈喻低低的說道。

    薄星宇懶懶的靠在沙發上,等著沈喻跟他說他們兩個人的關系,誰知道他說了這么一句話之后,就再也沒有了下話。

    “嗯?”

    薄星宇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笑著說道:“你們之間什么關系?你不會是不打算告訴我了吧?”

    “當然不是,我只是沒反應過來。”

    他這一反應有些呆萌,薄星宇沒忍住笑了起來,他拿起自己剛剛放在小幾上的果汁,輕輕的抿了一口。

    “如果你是沈駿的親戚,那我就不會跟你成為朋友,如果是要給他添麻煩的人,說不定我還會跟你做朋友。”

    這下驚訝的人換成了沈喻,他顯然是沒想到,薄星宇跟沈駿的關系竟然不好。

    “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沈夫人是我媽。”沈喻低低的說道,他眼神意味不明的看了沈夫人一眼,雖然知道她把自己帶回來也是不壞好意,但她對自己確實挺好的。

    “沈夫人是你媽?”

    薄星宇驚訝的看了沈喻一眼,他跟在薄淺川的身邊,倒也知道幾分沈家的事,沈夫人可是沒有生育能力的,不然也不會讓一個小三這么蹦跶。

    只是剛剛沈復的反應他也看在眼里,既然沈復都承認了,那就是說,這就是事實。

    不過這樣的話,沈喻跟沈駿兩個人,之間的關系就很難說了,要知道在沈喻出現之前,沈駿可是內定的沈氏繼承人。

    想到向來眼高于頂的沈駿也有這么一天,薄星宇忽然幸災樂禍的笑了。

    “很好,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盡管來找我。”

    說完這么一句話,他便轉頭看向薄淺川還有余希他們站著的方向,一看他們在四處找人,便知道他們是在找自己了。

    “他們好像是在找我們,我們先過去。”

    “哦,好。”

    見沈喻跟薄星宇一齊出現,余希眼里閃過一抹驚訝,不過,她倒不會限制沈喻跟薄星宇兩個人之間的交往。

    “你們兩個現在是朋友了?”

    “算是吧。”薄星宇應了一聲,然后站到了薄淺川的身邊,笑著喊了一聲,“沈叔叔。”

    “哎。”

    沈復看著沈喻跟薄星宇一起出現,雖然嘴上不說什么,但是誰都可以看得出他眼里的滿意。

    嫡出的長子回來,不僅讓他心里有了幾分動搖,還跟薄氏的繼承人搞好了關系,這難免會讓夏怡心里有些不安。

    她將沈駿往前推了推,示意他去跟薄星宇說幾句話,然而他臉上卻露出了難堪的臉色。

    在學校里發生的那些事,夏怡還不知道,要是等她知道了,說不定就不會推沈駿上前了,還會帶著人直接離開。

    沈復自然還不知道這些小孩子之間發生的事情,沈駿沒有上前打招呼,臉色又這么的難看,他心里難免有些不喜。

    “薄總,關于合作的事,就請你多費心了。”

    薄淺川點了點頭,隨后沈復要接待別的客人,他們就先離開了這里。

    “媽咪,我先跟著沈喻去別的地方,等會走的時候我過來找你們。”薄星宇指了指沈喻,低聲說道。

    余希頓了頓,有些好笑的看了薄星宇一眼,不過倒也同意了這件事。

    沈喻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薄星宇拉了出來,沒有繼續留在會場上,也就不知道,在他們離開之后,會場里發生了一件事。

    ——

    沈夫人跟在沈復的身后,笑著跟每個人敬酒。

    忽然,中間的投屏上面放出了一段錄影帶,出現在錄像帶里面的人是夏暖,盡管這么多年過去,她臉上動了些刀子,但認識她的人還是會認出來,這就是她。

    錄影帶剛開始播放的時候,夏怡跟夏暖兩個人就變了臉色。

    里面的場景是在一個醫院里,拿著攝像機的人手似乎有些不穩,導致畫面也有些動蕩。

    只見夏暖先是從一個病房出來,隨后匆匆的趕去了一個放著新生兒的地方,從里面飛快的抱出了一個孩子,然后再消失在了鏡頭里。

    對于其他人來說,這個視頻或許會很莫名其妙,然而沈復跟沈夫人兩個人已經呆在了原地。

    這個醫院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都是一個不想去回憶的地方,因為,那就是他們孩子剛出生的地方。

    至于那個病房究竟是什么地方,當年夏暖過來探望的,只會是一個人。

    那就是,夏怡。

    沈夫人拿著酒杯的手顫抖著,她轉過頭,在人群中準備的找到了夏暖以及夏怡兩個人,怒氣沖沖的走了過去,直接將酒灑到了他們兩個人的臉上。

    “夏怡,當初你是偷走了我的孩子。”

    當初那個孩子的失蹤,沈復找了很久,但一直沒有找到抱走孩子的人,他從來都沒想過,那個人根本就沒離開醫院。

    沈復冷著臉跟在沈夫人的身后,直接朝夏怡的臉上扇了一巴掌。

    夏怡被這兩個人弄懵了,等反應過來后,便不管不顧的往沈復身上撲著,不住的跟他廝打著。

    “沈復,你竟然敢打我,我憑什么打我,當初把我收下的人可是你,讓我生下孩子的人也是你,憑什么你要打我。”

    沈復一下子沒有掙扎開,反倒是一旁的保鏢看不下去,上前將兩人拉開了來。

    “你這個瘋女人。”

    真是瘋了,當初竟然連偷孩子的事情都做出來過,真是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夏怡恨恨的盯著沈復,尖利的聲音一直沒停下來過:“你以為我想這么做嗎?當初要不是你有了家世,還把我養在外面,跟我說會把我孩子帶回沈家,我會做這樣的事情嗎?”

    她那天上午還在開心自己懷孕的事情,結果下午就傳來了沈夫人懷孕的消息。

    她們兩個人連生孩子的日期都這么近,但是沈夫人生下來的那個,生來就是天子驕子,她肚子里的那個,只會被人叫做私生子。

    她要是不為自己的孩子想一想,誰知道他以后會變成什么樣子。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