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紅塵籬落 > 第三卷第七十五章 江俞軒為張函背鍋
    這幾年西城在大力發展中,一個古老的都市需要和現代化城市接軌,其需要改造的不單單是儀容儀貌,還有很多的方方面面。

    而這座古老的城市容納的人也愈來愈多,相對應的城市配套的實施基本都會改變。

    江俞軒最近和姐姐一直在加班加點,在某江國際社區周圍都是西城南郊的改造項目,西城將要將南郊改造城一個新的文化新區。

    這是西城這幾年來改造項目中的最大的一個項目,如果能拿下來,江家在西城就會是跑在前沿的企業,這附近有六個樓盤,一所中學,一所小學,這個項目在十月底就會進入招標流程,一點也馬虎不得,所以江俞軒都沒有時間參加公司的會議。

    江家姐弟倆吃過飯,江俞琪才知道陳子昂用心良苦,他們后期項目上要接觸的兩個人,陳子昂都給她介紹了。

    這一頓晚飯是吃得值。

    馮睿在酒桌上問江俞軒和陳子昂什么時候結婚時,大家都怔了一下,陳子霖是知道江俞軒和陳子昂的關系的,他覺得二嫂有點事多,正準備回話。

    江俞軒說:“我們結婚只是一個形式,什么時候結都行。”

    “怎么能什么時候結都行呢,你們都多大了啊?”

    “呵呵,二嫂這是關心子昂的生活嗎?我們是先上車后買票,我和子昂的孩子都已經大了,上小學了呢。二嫂就沒有必要擔心了吧。”

    “你說什么,你們孩子都大了,子昂,是真的嗎?”馮睿驚問,陳子建也是一臉吃驚的看著陳子昂。

    “我.....”陳子昂不知道怎么回答。

    “吃蝦。”江俞軒將手中剝的蝦塞進了陳子昂的嘴里,陳子昂一個“我”字就被江俞軒給打住了后面要說的話。

    “子昂到北京的那一年我們就在一起了,二嫂沒有想到吧?我們不但有了孩子而且還是龍鳳胎。”江俞軒驕傲的說。

    “哎呀,恭喜,恭喜,你怎么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訴我們呢,當初和張函在一起就自作主張,現在還是這樣,連孩子都有了啊。”馮睿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思。

    江俞軒一時沒有回應過來馮睿會這么說。

    “二嫂啊,現在的年輕人想怎么樣就怎么樣,當父母的和他們自己都不說什么,我們當哥哥姐姐的就不能說他們了吧?”江俞琪聽見馮睿如此說陳子昂心里也很不舒服。

    馮睿不是應該維護陳子昂嗎?怎么還拆臺呢?

    “來,來,喬總,我們喝酒,喝酒,祝喬總生日快樂。”陳子建拿起酒杯,他真是后悔帶著馮睿一起來了。

    江俞琪想到飯桌上的情況,問江俞軒:“軒軒,你在吃飯的時候說的話都是真的?”

    江俞軒正在開車,夜燈打在他的臉上忽明忽滅,江俞琪看不到江俞軒臉上的表情。

    “張函最近在西城。”

    “你怎么提起張函來了?”

    “你以后會明白的,對了姐,和陳子昂的二嫂保持距離。這個人不地道。”

    “我還說最近去拜訪她呢,陳子建的外號可是寵妻如命呢。”

    “眼睛被鷹啄了,你記住,正常的工作關系找陳子建就好,別的,沒有必要去找他們。”

    “聽說,馮睿的背景很強,是陸家和張家呢。”江俞琪說。

    “不管她的背景有多強大,你都不要去招惹她,聽我的沒錯,這種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給你挖個坑呢。上次停工的事情就是她和她弟弟搞的事情。”

    “你調查出來了?”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你在西城這么多年了,怎么就不多了解了解西城的對手?”

    江俞琪沉默了。因為有著爸爸在前面支撐著,她從來不屑于勾心斗角。

    “姐,商場如戰場,這個是千古不變的真理,我在陳子昂公司里的這幾年什么事情都見過,小公司真的很鍛煉人。”江俞軒嘆了口氣,他和陳子昂一起奮斗的日子快要結束了。

    “我知道,可是......”

    “沒有什么可是的,一個的人道德感和責任感有可能會隨著環境來改變的。不要把人想的那么美好。”江俞軒想到了馮睿。

    “我問你和陳子昂的事情,你給我繞這么多。”江俞琪有些不滿弟弟打岔。

    “我和陳子昂之間清清白白,同事和朋友的關系,我要共度一生的人是倩楠。”江俞軒是認定了就不會放手。

    “你今天這樣說是有意的?”

    “我看不慣馮睿那種高高在上的樣子,在座的哪個人比她差?”

    “你這樣做,陳家怕是要誤會了。”

    “就是要讓他們誤會。”陳子霖安排座位是有一定的目的的,估計陳子霖會想到他二嫂會在吃飯的時候給陳子昂難堪?

    陳子霖真是一個有趣的人,不知道后期他要怎么處理家里的事情?

    “你最近在西城,你和伯安他們那邊的事情怎么樣了?”姐弟倆這幾天都忙,忙著連吃飯都在聊項目上的事情。

    “大哥帶著大嫂出國考察去了,文文也是到處跑著考察,我們準備做一個新的項目了。”

    “你們也真是有精力,身兼數職,要我就受不了。”

    “我們都是把八個小時的時間當十六個小時來用。不趁著年輕折騰一把,老了就會后悔,當然,社會也需要我們這樣的人,哈哈哈,不過,姐,你已經夠優秀的了。”

    郝景文給他發的郵件他看了,不知道陳子昂是怎么個打算,這幾天忙的都沒有時間和她聊天,今天雖然坐一起,但是不適合說別的話,還有,他說那番話的時候,陳子昂一直低著頭,想著她那吃驚的表情,他心里爽得就像是一口氣吃了八十顆小尖椒,熱血沸騰。

    嘿嘿,陳子昂,哥哥我在你身邊隱藏了六七年,你就是一個小透明。

    想到陳子昂這個小透明,江俞軒又是一陣苦惱,我走了,陳子昂這個粗線條怎么辦?

    “我佩服你們幾個。明明有很好的出身還要自己去打拼。”江俞琪感慨的說。

    “誰也改變不了出身時帶來的一切,如果你能改變自己,讓自己脫離出身所帶來的桎梏,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去生活,那才叫本事。”對于陳子昂那個小透明,他還是挺佩服的。他們算是同一類人吧?

    “真是不理解你們的想法。”江俞琪其實也很能干,但是她將她的能力歸功于家。

    “不理解沒事的,你只管當好我的姐姐就是,哈哈哈。”他姐姐也是個厲害的角色,要不然能主管一方業務?

    “明天就休息一天,你陪陪倩楠吧。”江俞琪說。

    因為他們太忙,說好的婚期推遲了,張倩楠也到西城了,張家算是通情達理的,要不然這事情說不過去。

    “他和張函忙著有事情呢。你明天休息一天,我聯系一下大哥和文仔。我這幾天都沒有和他們聯系了。”

    張函將姐姐送到家之后,就回到了他和張倩楠暫時的家。

    夜,柔情似水,張倩楠披著齊肩短發正在低著頭寫寫畫畫。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