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農門惡女是團寵 > 第234章 冤有頭,債有主
    周大姐說了一堆,然后拎起蘇草捎帶來的竹蓀,趕著回市集了。

    與周大姐的興災樂禍相比,賀大娘表情有些凝重喊住她。

    “草兒,這事兒吧,瞧這是錢家雜貨鋪子倒霉,但我總感覺這心里不安穩。”

    賀大娘想起什么,跟蘇草提了一嘴:“是了,前兒有兩個在我鋪子里買油條和豆汁兒的,說錢家雜貨鋪子賣的是竹湖酸筍,是從杏花村拿貨的,比市集便宜兩文錢一斤,他們買了兩壇子,一吃那味兒不對。”

    “當時那兩人還說,我這鋪子里的泡酸筍好吃,比錢家雜貨鋪子賣的竹湖酸筍好吃多了。”

    賀大娘繼續往下說:“在鎮上做了這么些年買賣,我家那個也跟鎮上賭坊的人打過交道,那些人說什么吃酸筍臭了,多半是手頭緊為了訛詐錢。光說我賣油條的攤子賺錢吧,多少人眼紅,是我家那個鎮著,才沒來這兒找事。”

    “前段日子錢東家雜貨鋪子賣酸筍風頭大盛,這些人就找上了門。”

    賀大娘擔擾道:“你和潘少東家開的那竹筒食鋪,怕是也要被人盯上。”

    與她預料的一樣,她將泡酸筍方子教給村里人,碼頭和市集賣酸筍的一多,錢東家果然鋌而走險,開始冒充竹湖酸筍的名頭。

    而最一開始,雜貨鋪子又賣過竹湖酸筍,大概是這樣,才有人信了。

    賀大娘說的,蘇草一點兒也不擔憂。

    她還怕人不找上竹筒鋪子呢!

    錢家雜貨鋪子那邊總算有動靜了,蘇草眸眼放光:“多謝大娘提醒,今兒逢集,竹筒食鋪那兒忙,我先去鋪子里幫忙了。”

    賀大娘急了:“哎,你這孩子,怎么不聽大娘勸呢?別走啊,大娘話沒說完,竹筒食鋪是有潘少東家撐腰,可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錢家雜貨鋪子被砸了好些東西,無奈之下讓錢罐子上呂家酒鋪找了魏伶兒來,她一亮出呂主簿小妾的身份,鬧事的人終于愿意跟錢東家去后院了。

    “你是呂主簿家的,咱們賭坊的東家還是玉龍郡來的呢?”

    領頭的王麻子梗著個脖子:“吃了你們泡的臭酸筍,害老子拉了一晚上肚子,別說我不給錢東家面子,看在小夫人你的份上,賠了老子藥錢就算了。”

    “能用錢解決的事兒,都好說。”

    魏伶兒不顧錢東家使眼色,笑吟吟問:“這位大哥以為,賠多少銀子合適?”

    “給十兩銀子算了!”

    王麻子抖著腿:“兄弟們也不能白來一趟不是?”

    十兩銀子,這是獅子大開口。

    王麻子他們都以為錢東家和這個呂主簿的夫人不會答應,但沒想的是,魏伶兒笑了。

    “十兩銀子太少了!五十兩銀子如何?”

    還有人嫌賠錢少的?

    王麻子眼珠子瞪老大:“你在說什么?”

    “五十兩銀子,你們在錢家雜貨鋪子做過的事兒,去碼頭竹筒食鋪再做一回。”

    魏伶兒捏著鼻子看向那壇子臭酸筍:“冤有頭,債有主!酸筍壇子上不是有竹湖兩個字?竹湖酸筍是從杏花村來的,是竹筒食鋪小東家的買賣……”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