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農女種田十里香 > 第181章 救了仇人
    世態炎涼,她最后只能步行了。

    走著走著累得氣喘吁吁,話都說不出一句了。

    路過某個山彎彎,這時小黑聽到一道微弱的求救聲,小黑說:“小米,有人求救,我們趕緊去看看。”

    易小米凝神靜聽,“沒有啊,你是不是聽錯了?”

    “跟我來。”

    小黑飛在草叢上空,“就在里面,你趕緊拉出來,他氣息很微弱,快要死了。”

    易小米趕緊進到高高的草叢中,才看到一個滿臉胡子拉碴的白發老人。

    她趕緊拉出草叢,“他還活不?”

    小黑叼出一片人參,“你趕緊喂進去。”

    “為什么是不知名的?”易小米開始以為是人參,猛地發現不對勁,雖然和人參相似的手感,味道卻不是。

    自從蘇醒,不傻了,她的嗅覺不用功德近距離的也很靈敏。

    話雖然如此,她還是趕緊給老人喂了。

    小黑默不作聲。

    她疑惑的問:“以前你讓喂的人參片不是人參,對吧?”

    小黑:“……”

    沉默是金。

    “我說呢,為什么一出事,人命關天時刻,就拿人參片,對方一下子就蘇醒,原來不是人參片。”越想越氣,索性她抓起小黑,狠狠地揉搓,潔白如雪的羽毛一下子成炸毛的雞窩。

    小黑掙扎著,“我說。那個是續命草,可以拖延時間,讓人清醒。不太嚴重可以直接好。我跟你講,我不告訴你是為你好,里面有很多是你空間還沒大起來,不能讓你拿的。”

    “以前為什么不早說?害得我以為人參是萬能的。”易小米把它一丟,拍了拍手。

    小黑自知理虧,沒計較的拍打翅膀,整理羽毛:“以前你空間還沒大到那個范圍,現在大到了。自然就可以告訴你了。”

    “空間還沒長到可以看到這續命草,為什么不可以告訴我?”

    “告訴你了,草就消失了。”

    “原來如此。”說著她進到空間,宛如站在天空下,太陽溫暖如春,不刺眼。

    “小黑,空間長大了,居然有這么多,這么多的人參和靈芝,太好了。還有這個這個這個,都是什么?都不用我來種就已經有,這個空間真是神啊。”

    她看著每種草藥至少都有一畝地一畝地多,人參和靈芝認識,其它看不出來,指著問,興奮的不知怎么形容了。

    小黑悠悠然的回答:“百咳草,除瘟草,續命草。”

    “原來種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她一種一種的看,仔細觀察:“百咳草,形如水滴落下去時,濺起的水花被凝固,有點像放大的雪花,但是綠色;

    續命草和人參相似,難怪我以前沒看出來,但卻更像白蘿卜;

    這除瘟草我記得,之前救了我們村的家禽瘟疫,全好,還不帶后遺癥,王大夫當初受益匪淺,都把我胡編亂造的夢奉為花仙降臨。

    它雖然像雜草,在哪里都不起眼,卻是寶,治天下所有瘟疫。

    應該說,這些,所有草藥,它們都是寶,我發大財了,可以賣好多出去,把銀錢送乞丐,哈哈,我的壽命一定長命百歲。”

    欣喜的轉圈圈,猛地發現一片五顏六色,美麗的讓人憋住呼吸的花海,“那些又是什么?”

    她跑過去,遠處五顏六色的花海中,“它們像棉花一團團,卻比較輕盈。”

    她低下頭吹了下,“跟蒲公英一樣,一吹就飛。好美啊。”

    “駐顏草。那可是容顏不老,非常尊貴,在京城賣的話一株萬兩銀。”

    “哇!”她欣喜的張大嘴巴。

    “說明一下,除瘟草只能治家禽的瘟疫,不能治人的。”

    “那也很厲害。這里比桃山還要大,太好了。”

    “快出來。人要醒了。”

    易小米一眨眼間,人已在老人旁邊,豎起眉頭問【沒醒啊】

    【你剛回來不久,他就醒了】

    【他在裝?】

    【嗯】

    易小米一聽,心情不好了,果斷的扯了一把旁邊的雜草,一股勁塞進老人嘴里,“老人家,您一路走好。看你面黃肌瘦,肯定是餓死的。俗話說,寧做飽死鬼,不做餓下魂。老人家,你多吃點。”

    沒幾下,老人悠悠醒來,把嘴里的雜草吐了,“咳咳,咳咳,小娃娃,你干什么?”

    易小米憋笑,扶起老人,“老人家,您還活著?太好了。”

    老人家氣道,“易小米,你沒裝了。我還不知道你?”指著草,“故意的吧。”

    易小米眨巴眨巴眼睛,這次是真的懵的。

    老人家蹙眉,反手把她手腳抓住,空出的另一只手扣住她脖子,“怎么?難不成想說不認識我?易小米,今日你落到我手中,正好,我報了十年前的仇。”

    “你個死道士,黑心腸,恩將仇報,大壞蛋。”小黑著急的飛過來啄,解救小米。

    聽到這里,易小米再遲鈍也反應過來了,感情她救的老人是無塵。

    這一不小心救了仇人,這下死定了。

    她氣的大罵小黑:“小黑,你看看你,讓我救仇人不說,還害了我。爹娘,女兒不孝,要先行一步了,我們來世再見,女兒還要做你們的女兒。”

    老人家,也就是無塵道士聽了,看小黑,“原來是只有靈性的,看我不收了你。”

    小黑飛到上空,“無塵,你是修習之人,罪孽深重,是投不了胎的。小米以德報怨,你不僅不感恩,還想殺人滅口,你想這輩子過后就魂飛魄散是不是?”

    無塵冷笑:“你是修習的鳥兒?”

    小黑說:“不是。”

    “你不過是只會說話,有點靈性的烏鴉。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會說話,那不過是得到哪個世外大師的靈符,要是再敢跟我啰嗦,看我不燒了你的靈符。”

    小黑松了口氣,它最怕無塵發現它是神鳥了。

    但是看樣子,無塵只覺得它喝了得道大師的靈符。

    很好的誤會。

    “快,仔細搜搜,無塵絕對在這里。跑不了遠。”

    聽到這個聲音,無塵得意的笑一冷。

    小黑說【小米,想要功德不?】

    易小米氣呼呼的【人都要死了,還要功德干什么?】

    【小米,以德報怨功德最多,你想活命不?】

    【廢話,留著等死啊?能活著,誰想死?趕緊的,想辦法逃】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