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共生紀事 > 第一〇九章 山洞探險(下)
    陸紀堯指指宋煜,“煜哥叫我進來的,我覺得他想把我當成小白鼠,看看我會不會也出現那種幻覺。”

    宋煜還捆著屠立璜,確認了他不再有幻覺之后,將他松開放在陸紀堯身邊。

    “那你出現幻覺了嗎?我猜你沒有。”宋煜轉頭問道,雖然說是猜的,神色卻頗為篤定。

    陸紀堯搖頭,“確實沒有。”

    說著,他也走向石桌,想到林語林身邊去。

    那石桌此時發出輕微的機括運作聲,又一個小木盒出現在那石桌中心的方形平臺之上。

    但這一次,里面只有兩顆進化珠。

    嗯?

    每次數量不一樣的嗎?

    屠立璜回憶了趙世軒的筆錄,他似乎是說,他們一行探險隊有六人,而桌上的進化珠也有六顆,本來還以為是巧合,這么看來,似乎是按照人頭給的?

    他第一次進山洞的時候,他們有四個人,出現了四顆進化珠;而他第二次進洞的時候,應該有三顆,可是只有兩顆。

    六顆、四顆、兩顆……難不成不是按照人數,而是按照等差數列給的?

    不對,他剛才雙腳沒著地,可能被判定為是行李或者就是把他和宋煜當成一個大胖子了。

    屠立璜想著,把這猜測說了出來,林語林贊同道,“很有可能,那個通道里可能有檢測人數的裝置。”

    “不過,你們為什么一個都沒出現幻覺?只有我出現幻覺,是我異能太普通,不配保持冷靜嗎?”屠立璜想不明白。

    宋柯只是神秘地笑笑,并沒有告訴他,在場的除了他之外,都是隱族人。

    倒是被他這么一問,宋柯猛地想起自己在哪里見過這種類型的鑿痕了。

    在雅梧山深處的隱族祭壇。

    這事情,難不成還和隱族有關系?

    進化珠肯定是唐楊放在這里的,那么這個石室是早已存在的,還是唐楊按照祭壇的樣子布置的呢?

    從石室內壁上鑿刻的痕跡無法判斷,畢竟這石室內部,沒風沒雨甚至沒人撫摸內壁,完全就看不出有磨損的跡象。

    宋柯心里有了結論,對另外幾人道:“應該就是那個人設置的機關。”林語林幾人都知道,和進化珠有關的,唯有唐楊一人而已。

    只有屠立璜好奇地問道:“誰?”

    宋柯有些奇怪他為什么要管這閑事:“你不認識,而且你也管不著他,更有可能,你還打不過他身邊的人。你確定要知道嗎?”

    屠立璜不明所以,疑惑道:“那我難道沒有被牽涉進這件事中嗎?有所防備總是比較好吧?”

    “牽涉進來也沒關系,你看趙世軒不是活得好好的嗎?那個人我了解,不會對付你的,放心吧!”

    宋柯知道,唐楊總是對自己的研究成果充滿信心,認為沒有異能者可以抵擋住進化珠的誘惑,所以只會下手這么一次。

    如果有人能夠抵擋住誘惑,那么他也只會對自己的研究更加用心,不至于會追著把研究成果塞給對方試用。

    不過想到趙世軒竟然能抵擋住,宋柯心里暗暗稱奇,明明那個趙世軒只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族子弟。

    屠立璜還想再問,宋煜打斷他道:“現在緊要的是把這里的進化珠掏空吧?免得再有人誤入后拿了進化珠吞服。”

    屠立璜一想也是,剛想對石桌動手暴力破壞,又被宋煜攔住了。

    “你也太粗暴了吧!暴力破壞萬一不小心弄到個什么奇怪的機關搞出個什么事可怎么辦?溫和一點,多用用腦子。”

    隨后宋煜對林語林和陸紀堯說道:“我們四個一起出去,再進來。然后重復,把他庫存耗光!”

    林語林和陸紀堯比了個OK的手勢,就跟著宋煜往外走,屠立璜見狀,也忙跟上。

    他們四人進進出出又跑了五六趟,終于不再出來新的進化珠,數數也有十七顆,加上之前的六顆和趙世軒他們的六顆,一共二十九顆。

    宋煜把這些進化珠交給宋柯保管,可能宋家人本身就能操縱能量,所以進化珠對他們的誘惑力幾近于無。

    宋柯接過進化珠,又數了數,總覺得哪里不對。

    二十三顆,

    二十三顆,

    二十三顆……

    他靈光一現,唐楊似乎有個怪癖,喜歡湊整,有點像外界所說的強迫癥。

    而這總共二十九顆進化珠,和他的作風完全不符啊!

    合理猜測,應該至少是三十顆。

    他們獲取的這二十三顆他全程看在眼里,肯定沒有問題。

    那么趙世軒當初支支吾吾不肯說明發生的事,是不是有什么隱情?

    說不定當時他們得到是七顆進化珠,當然,也有可能是之前就曾有人進入過這個山洞,拿走了部分進化珠。

    無論如何,這個數量不對。

    因為東百山景區在異能者事務管理上被劃分到了申港分部的管理范圍,趙世軒幾人也是申港分部的成員,所以宋柯還是把這個猜測告訴了屠立璜,他需要一個人來幫忙查一下當年的事。

    屠立璜聽后也對趙世軒起了疑,到底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才能讓他和那幾個共同探險的隊友諱莫如深?

    “現在趙世軒的探險隊就剩下了他一個人,而且近來他都深居簡出,很難看到他,我大概需要些時間來查查他的事,再探探他的口風。”

    屠立璜一口應下關于調查“可能消失的進化珠”的事,如果有一枚進化珠流落到外界,就肯定會導致一人的死亡。

    “那枚缺少的進化珠,會不會就是上京異能者交流大會上出現的那枚?”林語林提出了自己的猜測。

    宋柯搖頭,他不覺得有人能夠撐得住三年不把進化珠吃掉的。

    幾人仔細地拍下照片之后,就沒有再逗留。

    一早上下來,太陽也已經升至最高,正午時分了。

    幾人也沒有下山,現在下山剛好能碰到不少游客,所以他們早已準備在山上待到晚上風景區清場關閉之后再回家。

    他們在山上找了一處較為平整干燥的地面,距離山洞并不遠,又從各自包里拿出口味各異的軍糧,利索地準備起了“午飯”。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