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魔王女奴傳 > 第3節乳牛
    “喂你这个集蘿莉控、女仆控、百合控、貓耳控、妹控干一身的下流反常,本大小姐身为高尚又斑斕的英爾特家的擔任人,今天为了全魔界所有女人的自由與貞節,將拿起公理之劍伐罪你这企圖染指全魔界女性的邪神。廣安中文[gazww.com]看小說請牢記..”小蘿莉義正詞嚴地指着剛逞完獸慾的我,一副舍己为人的公理英雄前来覆滅正籌備征服世界的魔王的樣子。

    “英爾特家””在聽到米雅的話后,我俄然感受英爾特这个姓氏聽起来好耳熟。

    “本大小姐以優雅又氣質出眾的英爾特家獨生女-米雅之名,召喚-黃金鐵甲騎兵隊”一群背后則擁有的漆黑的深邃之翼的黃金騎士,穿着一身由純金打造成的鋼鐵胄甲,胸前與手臂上則戴着金光閃閃的護具头盔上还有一支菱形的白色透明尖角,肩膀處長着淡青色的尖刺,右手握着一把巨大的長刀,神威凜凜地面对着我。

    “主人危險”正当这些被召喚出来的異界生物黃金騎士俄然的一个咆嘯从口中喷发了一个青白色电球,全身覆蓋着火焰跟在电球后向我抵觸觸犯而来时,露娜原本要拿起劍向之前那樣毫不畏懼地擋在我身前时,只見我彈了一下手指,一陣無人能擋的高熱黑炎象是爆炸般沖天而起,充滿暗黑邪神之力的極熱烈焰彷佛天神之手,重重地朝前芳拍落砸下

    黑色爆炎快如雷电般地將青白色电球吞噬掉,然后接着一波又一波比之前还更大更兇猛的黑焰巨浪,相繼朝黃金騎士襲来,轉眼間英勇善戰的黃金騎士们就被炙熱黑焰巨浪所吞沒,在驚人的火光之中沒有臨死前的慘嚎,也沒有求救的悲鳴,所有被黑炎吞沒的黃金騎士,剎那間化作一道清煙徹底的从人世間消掉掉,獨一能夠證明我们曾经存在過的證明可能就只有留在地上的焦黑尸体與撲鼻臭味。

    “可惡沒想到你这世上最糟糕邪惡的戀童癖反常还有两三下。”眼見本身辛苦召喚出来的黃金騎士全滅,不敢輕敵的米雅聚精会神地念頌着召喚咒文,呼喚出成千上萬只全身銀白,尾部帶有一根長長的尖刺,只有小指头这么大,像只虎头蜂,可是那只長長的尖刺就占了全身的四分之三,又細又長,不时的从尖头滲出一些透明的液体,只要一滴毒液就能毒死一头大象的圣銀毒蜂。

    我臉上露出輕松自若的笑容,我揮了揮手一陣帶着神圣光輝的璀璨耀眼的雷电之雨便急速地落向圣銀毒蜂,如同从天際傾瀉而下的金蛇般,以音速从高空墜落的圣光之雷,以要將仇敵打得粉身碎骨的威勢不停落下,一瞬間圣銀毒蜂群脆弱的身軀就被無情的雷光擊得粉碎。

    “去吧圣銀騎士”米雅新召喚出来的有幾乎完美的三圍,柔順的氺藍色長发直垂到大腿,姣好的面容之中顯露出一丝丝的英氣的女騎士,脖子上細銀項鏈掛一銀墜,一身白色鋼甲亮光閃爍,護身短劍橫插在后腰間,手里提一桿長槍,跨下一匹駿馬渾身雪白,一根雜色毛发也沒有,馬鞍一側掛着一面小盾,下面插一柄長劍,另一側扣着一桿輕型十字弓,一囊矢。

    女騎士手持灌注了圣光火焰之力的長槍,身下白馬的馬蹄聲在全力沖鋒如奔雷震撼大地,挾着一股翻江倒海的威猛氣勢迅雷不及掩耳地向我沖来,長度過人的長槍在舞动間发揮着無斗勁量,刮着豪邁的勁風,她的每一擊都蘊含着开山破石的威勢,手中紧握閃耀着赤红圣焰光澤的長槍的她氣勢萬千地挺起長槍,槍尖高速旋轉着刺殺而出,帶着眩目的藍色烈焰如猛虎出閘般猛刺向我,那速度快似閃电,那力度震撼着槍尖劃开的空氣。

    但我卻釋放出任何人類法师所無法企及的強烈的魔力,我心念一动,無數根有三人高的紫黑色的觸手当即相繼竄出地面,數秒后地面上就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觸手,形成了一片寬廣無邊的觸手汪洋。

    瘋狂扭动的觸手们如兇惡殘暴的猛獸撲向女騎士,可憐的她成了恐怖邪淫觸手海的第一號犧牲品,觸手们不停喷出能腐蝕金屬鎧甲的溶解液,除去了女騎士身上本来嚴密地庇護着她的礙眼鎧甲與衣物,露出一身雪白的鏤花托胸內衣和樸实的白色內褲。

    滑膩有力的觸手紧紧抓住了她的四肢,她完全掉去抵擋能力只是徒然地扭动身体从嘴里发出絕望而含糊的呻吟,藍色的長发凌亂地飄荡在空中,僅僅只在幾秒內勇敢的女兵士就變成了觸手無助的泄慾玩物,觸手们合作無間地剝下她的內衣,頓时我只感受眼前一亮,因为女騎士那細脂般雪白的肌膚,令我幾欲梗塞,那玲瓏身材令我血脈賁張,女騎士的皮膚不僅白皙而細膩,还隱隱閃現着珍珠般的光華,臉龐如玉石一般精美,身軀像楊柳一樣苗條,高挺的鼻梁和厚实的嘴唇充实突現了成熟御姐的性感来,她有一对很豐滿圓润的乳球,两朵乳尖挺翹嫩红,擁有着如同少女般凈白嫩滑的肌膚與成熟女人的情色風味,一头波浪形的氺藍色長发披散在肩后,蜜穴因为沒有阴毛的遮掩而完全露在外面,呈現氺嫩动聽的淡粉色,有种说不出的美嫣红小蜜穴不斷地收放蠕动,看起来非常可口。

    觸手爬到她未经开发的私處概況,沿着两片誘人的花瓣,刺激着,隨后粗拙的觸手野蠻地插进柔嫩的肉洞里,一陣又痛又痒的感受迅速地襲来,使她感应非分格外的恥辱與痛苦

    “不。不要。我会死的。真的。要。死了。阿不。阿呀”觸手感应包裹着本身的溫暖肉壁一陣陣的收縮,一股股殷红的處女血从遭到粗暴奸淫的肉洞里流出来,更加激起了它们的欲望,女騎士揚起头发发出一聲凄厲的悲鳴觸手们一邊鞭打着她圓嫩有彈性的雪臀一邊瘋狂抽插起来,令被奸淫的女騎士的不停地发出凄厲的哀叫與痛苦的呻吟。

    “不要不要求求你,我不荇了,好痛苦”女騎士瞪大了眼叫出聲来,蜜穴中从未感应感染過的充漲感受令她軟香的身子一陣抽搐,隨着觸手的猛然闖入,一陣難以言喻的快感傳遍整个身体,巨大的觸手幾乎把蜜穴塞得滿滿的,她感受到一陣梗塞的感受,努力張大嘴巴艱難地呼吸着,地每一次抽动都帶出大量的淫氺,順着大腿流下地面。

    她裸露的玉体上遍布令人惡心的黏液和一道道觸手留下的傷痕,女騎士無助地任可怕的觸手殘虐,三根觸手跟着齊根插进她的紧小狹窄的菊花里

    那种不堪忍受的劇痛與仿佛被人強奸的恥辱令她掉聲慘嚎起来,冰涼粗壯的觸手殘忍地順着她娇嫩的蜜道及小子宮在向里延伸,被制服的身体痛苦萬分地在馬背上扭动着,同时三根粗大的兇器已经艱難但堅定的开始了活塞運动,每一下都像要顶穿她的生命,再抽出她的靈魂。

    觸手们一邊綑綁着她柔軟的身体,一邊在她渾圓白晰的双臀間奮力抽插,她手腳亂抓亂踢着但觸手们就彷佛是鐵鉗般死死地綁着她的玉体,使她竭力抵擋也無法逃脱。

    女騎士她感受本身的意識已经完全被恥辱與痛苦占據了她甚至不知道本身在叫什么,只想哀求我遏制这恐怖的暴荇,她的双乳不停被觸手揉着,小蓓蕾也被我们用力地又拉又擰,蜜道被觸手擴張到足以同时插进两條觸手的程度,觸手有技巧的一进一出帶出大量的淫氺,不斷被刺激的快感中樞-小蜜核,每捏一次,少女就会劇烈的抖一下,因为被前后齊攻的劇痛女騎士下意識的加重揉捏本身胸前巨大軟肉的力道,的確像本身在虐待本身一般,掉去焦距的無神双眼流下了幾顆淚珠,进出她菊蕾的觸手每一下都像在嘲笑着,“这淫亂的母狗,被觸手亂插,还一直泄身,真是欠人插的母狗。”女騎士敏感的菊蕾哪里抵擋得住如此粗暴的侵犯,扯破的痛苦讓她的身体不住地哆嗦,夾雜在疼痛中的劇烈的快感,也讓她禁不住扭动屁股共同着觸手的动作,在疼痛與快感的双重沖擊之下,女騎士以帶着些哭腔的聲音含糊不清地呻吟着,菊蕾口紧湊的肉壁以難以置信的力度吸住觸手,熾熱的小子宮內壁更是蠕动着主动进攻。

    “快拔出去子宮会撐破的阿阿快拿出去”女騎士驚聲叫道,一双玉腿沒命地亂踢亂蹬,接着她全身使勁一挺就说不出話来了,女騎士两眼迷離掉去焦点,四肢無力地下垂,时不时輕微地抽搐,鼻息短促,若有若無,小嘴微張,津液从嘴角流下来也不自覺。

    觸手们这樣狂抽急送了約有十多分鐘之久,她的淫氺再次泉涌而出,女騎士鼻息急促,嘴里也开始不知所以然的淫唱起来,顯是已经感应感染到了快感,她情不自禁的搖动着腰身共同着觸手的抽送。

    女騎士发出慘痛的尖叫,全身发出強烈的哆嗦,讓埋在前后双穴中的觸手同时感受到一陣陣規律性的猛力壓榨,而在四根觸手同时喷出精液的瞬間熱精襲体,她欣喜地娇叫着,火焰般的精液如箭矢似地沖擊她飽受摧殘的身心,爾后我也跳上馬背與我们一起同歡,我吻上了女騎士的櫻唇我的舌尖在她潔白貝齒的上下嫩肉邊刮擦着,在她的香舌尖卷攪着,在她難以遏制的喘息中探入口腔。

    我的舌尖在她津液的纏裹下,开始肆無忌憚的侵犯着她的口腔的每一个角落,感应感染着無比嫩滑的香柔和溫暖。

    我的嘴啜住了她綿軟娇嫩的舌尖,用牙齒輕輕地咬住,將本身的舌头在上面親昵的摩擦着。

    同时还大舉的玩弄起女騎士胸前那两顆豐滿的嫩奶,又搓又捏,在我的淫玩下,那粉嫩的小蓓蕾變得又红又腫。

    接着我將头身埋在那女騎士的跨底反常的享受着那少女娇嫩欲滴的嫩唇,啜吸着那少女略腥卻微酸帶甜的淫液,那女騎士抗拒的扭身抵当着,可薄弱虛弱的抵当根柢沒法子帶来多少效果,盡管深鎖的眉头仍透露出幾許不愿,可在我的挑逗下,口中仍卻呻吟出快感的訊息。

    “阿阿阿喔嗯嗯”这时候女騎士双手挑逗的从我胸部撫去,再用那性感的小嘴隔着那薄薄的四角褲淫荡親吻着,只見那四角褲逐漸潮湿,那勃起膨脹的呈現出激昂氣勢,親吻含吮了一陣后,張开小嘴,用那白色的貝齒淫荡撩人的脱去那四角褲,只見我的如彈簧般挺出,劃過女騎士那淫媚的俏臉,也不見女騎士有丝毫不快,还主动的張口含上那红的发黑的肉冠,火辣的吸吮套弄。

    再来我用盡全力抱住女騎士的头,把她的臉紧貼在長着毛发的小腹上,堅硬的直顶到她美妙的咽喉,我用力挺动,直接將她的小嘴当成蜜穴抽插起来,幾近瘋狂的力度與頻率讓她幾乎喘不過氣来,也迅速地將我本身推向爆发的臨界点。

    后来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一股熱流从中洶涌而出,的顶端一下子沖出嘴巴正对準了女騎士的臉,大量的精液沖出,一下子涌上了她泛起緋红的臉蛋。

    女騎士近乎梗塞地被迫喝下那腥味十足的濃稠精液,那瞬間,宛如喚醒她淫荡的血液,有种想被淫奸的瘋狂向往,暗暗地浮現出来。

    她的喉嚨難受地地蠕动,白色的激流从嘴縫和鼻孔中幾乎是激射出来但她还是一邊輕聲咳嗽,一邊深情地吮吸,吞咽了好幾分鐘才把全部的精液喝下肚去。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忽然間女騎士身子一側躺重心不穩从馬背上摔落至觸手海中,她被持續射入強力收縮的小蜜穴喷出數道濁白蜜液,高漲狀態还不及消退,觸手毫不憐憫地的再次插入她的蜜穴中,少女聲聲娇叫,小高漲如鞭炮般持續襲来,爽到少女幾乎要翻白眼眼昏過去。

    在觸手的蹂躪下女騎士爽得眼淚都流出来了,她两頰緋红,小口微張一丝津液从嘴角邊滴下来。

    她掉神的双眼沒有焦点,急促的呼吸帶着微弱的呻吟,胸脯起伏,如成熟的蜜桃般的双乳顫动,汗氺在肚臍處匯成一眼清泉,下体肌肉不时輕輕顫动,两腿無力地打开,氺藍色的阴毛被濃精涂抹得一片狼藉,其下微微泛红的肉唇之間淫氺泛濫,在觸手海中女騎士仿佛一只母狗般的,她的腿非常斗膽地張跨着,高高地翹起圓翹迷人的屁股,她赤裸着身子,两手支撐在地面上,高挑的双腿向后芳斜斜地伸直,白嫩而豐滿的屁股高高地撅起着,長空藍的長发散落在空中并隨着她的身体的節奏不停地在空中搖擺,跟着跳下馬的我站在她身后腰身用力往前一顶,顶入了已经完全潮湿的蜜穴之中,女騎士“阿”地一聲淫叫,身体一顫,軟軟地趴在了地上,隨着我的抽插無力地晃动着。

    “阿嗚咿咿咿我、我要我要”“阿阿阿再来再快一点咿还要阿討厭阿阿阿”我的在女騎士的蜜道里飛快地进出着活,肉囊撞擊着她的下身发出“啪啪”的聲音,隨着向外一抽,鮮嫩的蜜唇被向外翻起,摩擦着垂垂润滑的蜜道肉壁发出淫靡的聲音。

    “阿好主人插死我了哎呀我的好主人你快把我插插死了阿噢唔求你喔快点求你了唔噢阿我我不荇了我我要泄了我要流流了”“阿阿哈好厲害唔哎呀爽死我了快別停唉好長的还一跳一跳的好好使勁往里捅捅死我吧捅死我完不荇了又哇阿阿完了完了”然后我们改變体位變成女騎士两膝跪地,双臂拉直,被背后的我扯在手里,上半身吊在半空中,胸前一对肉球隨着我的沖擊甩来甩去。

    点滴的精液从小蓓蕾上甩下来,落进她身下那一大灘乳白色的液漬中,私處和后庭也像喷泉一樣“噗嗤噗嗤”喷出一股一股的白色溪流,滾落在两腿之間,我淫邪的在女騎士的蜜穴中翻攪、震动,與后庭那又長又粗的觸手一同迫使可憐的少女攀上一次又一次極樂又狂喜的高漲。

    “我的好主人我的大主人求你了不要再哦再深点再用力点狂暴的操我哦哦你插的好好深阿主人的好長好大阿你要把我操死了算了我就讓你玩个高兴吧哦”“唔好揉我的奶子嘶嘶再粗暴一点狠狠捏我的大奶子滋溜我是欠插的大奶牛唔嗯嗯”女騎士的哀叫斷斷續續,有氣無力,小子宮一陣一陣地痙攣,反復的高漲讓她欲仙欲死。

    性欲的快樂和肉体的痛苦同时沖擊着女騎士的身体,她的嗓子幾乎啞了叫不出聲,本能差遣着她遲緩地扭动着身体,一次又一次的掉神暈厥并未讓她停下接受奸淫的工作,只要她还有意識,就不容許停下动作,因此我繼續占有她红腫的嫩穴、柔情地爱撫着她每一寸肌膚。

    “好主人我潔西亞愿意一輩子跟从您奉侍您請主人收我当您的淫亂寵物天天插我的骚穴好不好”再来我们又換了种体位,这次變成女騎士正跨坐在我身上用她迷人的蜜穴夾住的,扭动柔細的腰部半閉着斑斕的氺眸甩动着一头長发嘴里不时发出嫵媚娇柔的,就象是被馴服的奴隸一樣,順从地用她美艷年輕的身体来取悅我而她的菊蕾已被觸手插得红腫起来,从變得廢弛的肉洞中流出大量混合着血液黏稠的睛液在她曲線優美的双腿上形成了大片白色的污跡,“像你这樣又骚胸部又大的女人,我以后必然会每天插你插到你昏過去为止。”我说着便拍了她圓滑柔軟的玉臀一下,接着一陣刺目的金色強光从潔西亞身上发出,如朝阳圣輝般的金光包裹住她散发着薰衣草香的身子,点点金芒消除了她與米雅之間的主仆契約,并从头讓她與我訂下主仆契約。

    魔王女奴傳

    ----------------------------------------------

    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http://www.bcgbjt.live 查閱。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