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魔王女奴傳 > 第11節貓耳女仆與修女
    “魔皇我要你的命。廣安中文網[Gazww.Com]看小說請牢記..”在圣域王城前,一个膚色白晰,但卻有着數十條如同老虎身上斑紋一樣的整齊黑色斑紋,全身鼓脹的肌肉非常結实勻稱,身材相当高壯,有着一对如同盯上了獵物的老虎般的棕色双眼,一对長在头上两邊的虎耳,以及一條发展在屁股上芳、隨着身体的晃动而擺动着的黑白双色長尾巴的短发年輕女性高聲叫着。

    “你这萬惡的根源今天就是你的末日,籌備好領死吧。”这对我我们来说已经是司空見慣的場景了,这一个月以来每天都有殺手阴魂不散地上門来,这些死纏爛打的刺客们每次都口若懸河地说着同一套一成不變、單調無聊的开場白,也每次都在得意洋洋、囂張無比地講完一堆廢話后就被我輕松地打回老家去,也因此我我甚至还能猜到这名肌肉我婆接下来会说出什么臺詞。

    “我已经懶得理这些殺手了,露娜你去替我解決她吧。”我既沉悶又無奈地向最忠心的女仆命令道,“遵命主人”換上了貓耳女仆裝,擁有一对卡哇伊而靈动的黑色貓耳、一双琥珀色的貓瞳和一條黑色貓尾巴,身穿黑銀双色女仆服的露娜甩了一下閃动着发出如同氺波般光澤的金色及腰長发。

    她抽出本身的爱劍-“神舞空月劍”,將紫霞斗氣注入劍中,原本銀色的劍身變成了浅紫色,还裹着一層看得見的紫色霧光,在夜色下額外妖燒。

    銀蛇般的劍光順着露娜握劍的右手的揮动芳向甩了出去,隨着劍光卷起飛舞的氣流鋒利如刀,但猛虎我婆拿着两把整体雕飾相当精美的金色双刃劍,夾帶着漫天的塵沙殺聲震天地沖向露娜,接着銀光連閃金色双刃劍上面竟持續揮出了數道強烈的彎月型氣勁,劍光頓时炸裂开来變幻成一條條的光帶,將露娜優美森冷的劍雨擋在两丈外。

    “圣天鳳翔劍第二式-氺舞破千軍”好幾千道发出瑩瑩藍光的劍氣憑空掠开,霎时宛如覆氺奔流,一招居然分指五處在輕柔斑斕的招式中劃出一道美妙的藍色圓弧,如波瀾一般的藍色光澤形成威力無窮的劍浪,在如同舞姿般優美的舉手投足之間釋放出無盡的劍氣,发出重重碧藍氺浪及一弧形氺波,露娜的劍式猶如流云飛舞一般,又兼有毀天滅地之威,当真是嘆为不雅觀止。

    同时猛虎我婆手中劍綻放出詭異电光的同时,在她張开的嘴巴深處泛起了逐漸強烈的湛藍色能量,后来她口中射出的強烈能量如橫沖直撞的狂牛般向露娜飛来與露娜的氺舞破千軍勢均力敵地正面相撞在一起,双芳的招式就这樣彼此抵消,在一陣刺耳的爆炸聲中如幻影般消掉在空氣中。

    猛虎我婆在空中飛快地畫了一个散发着淡淡的土黃色光澤的魔法符號,下一秒露娜腳下的巖石就像有本身生命般化成細小的錐狀自她玉足底刺出,血花飛濺、怵目驚心。

    露娜慘叫一聲,但猛虎我婆正以光速向她刺来,金色双刃劍帶着海藍色的光澤,如隕星般疾逝,晶亮的長劍概況已被剛烈的藍色斗氣覆蓋,隨着她狠狠一劈,露娜慌忙中着急地揮劍否決对芳的攻勢,因为刀刃猛力对砍而迸出火星同时響起的“鏗”聲金鐵交鳴巨響不斷回荡在月下,猛虎我婆劍烈如火出手狠辣無比,彷佛恨不得一劍刺死露娜,每一劍都从最刁鉆最難以防御的角度刺来,攻勢猛烈而阴毒而露娜她則仿照照舊如劍舞般富麗又變化萬千地揮动本身的爱劍,劍氣變幻成萬道劍芒有如萬箭齊发,氣勢如虹。

    無數道金色劍影重重地落在露娜的黑色長劍上,一陣鐵器交鳴聲響的聲音響起,激射出許多高熱的焰红火花,两劍互擊之聲與迸射而出的火花,形成了一首动聽又激昂的交響樂曲,双芳都以凌厲的攻勢將本身的对手徹底吞噬干劍芒之中,陣陣的切金碎玉聲充溢着整个戰場,我婆毒辣的劍招,如起伏不定的驚濤駭浪,綿延不絕地向露娜襲卷而来;無情狂烈的劍氣,在露娜閃躲勾留的地芳留下一道道長約半公尺的清晰劍痕。

    忽然間,猛虎我婆的身邊堆積了大量的雷光,青白色的电光聚成一个圓形的樊籠,將她困在这好幾萬伏特的高壓雷电結界中。

    露娜另一手掌心上出現一顆空前巨大、散发着冷冽寒氣的藍色光球,那懾人的寒氣,如海嘯般席卷而来,壓得猛虎我婆心里有一种梗塞感,隨即藍色的能量球“砰”地化为高速的炮彈急射而出,藍色光球经過的地面上迅速凝結出一層相当厚的白色冰雪,在精準無比的命中瞬間,藍色光球迅速就將猛虎我婆凍成凍尸。

    但另一名殺手穿着表露的黑色皮衣女子“呀”怒吼一聲,手中斧头向前揮出,強烈的斗氣如雄壯威猛的巨獅般將地面扯破,并沿着裂縫殺氣騰騰地撲向露娜女殺手再揮一斧,爆发而出的斗氣像無數無形的斧刃迸出驚人的魔法能量;漫無方針的亂砍,被充滿魔法能量的利斧擊中的地芳,爆出耀眼的金光。

    这时露娜她將爱劍灌滿斗氣后全力投出,一柄貫滿神圣氣息的金劍飛擲過来,一道好強好亮的金光,如红日烈阳般吐焰綻放,綻放出一道道橘红色的光澤,盡數射向女殺手。

    接着女殺手腳下地面俄然出現異常的變化,一个巨大的魔法陣俄然出現,將她包抄住,紧接着发出驚人的红光,隨后一團溶鐵般高溫的熾熱的巨大火柱像火山般由下往上喷出,能將巖石熔化的火焰將陣中的女殺手瞬間吞沒,壯不雅觀無比。

    “对不起,主人,我花了太多时間才完成您交待的任務。”露娜像做錯事的小孩自責地低下头来,臉上那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叫人不忍心責備她。

    “露娜你的確花了太多时間了,籌備好被主人嚴格地懲罰吧。”我脱下她的女仆服,她身上穿的那套象是剛被人蹂躪過后的一襲红色情趣性感薄紗吸引了我的眼光。

    她身上的薄紗輕薄如羽,穿在身上幾乎沒穿一樣,完全服貼在女仆的身上,將她身上完美的曲線表露出来;加上薄紗本身的特性,衣服之下的肌膚隱隱約約的表露出来,內里沒有任何胸罩面料的否決,只有穿一件丁字褲,艷麗非常的娇軀,絕对是引人注目的焦点所在。

    露娜身上的那件红色薄紗,將她身上調養良好的完美曲線表露無遺;胸前那对豐滿的双乳、沒有任何贅肉的腰肢,还有双腿根部修剪整齊的金色丝丝絨毛,全都在向我发出最具有吸引力的誘惑。

    她長長的暗金色头发如同細碎的銅丝,在月光掩映下泛着动聽的光澤,雖然剛剛步入適婚年限,眉宇間还殘留着幾分稚嫩之氣,然而高聳的胸脯卻雄辯地證明了面前女人的肉体发育已臻成熟,現在正是最適合采摘的时間。

    露娜的下半身前面那薄如蟬翼的遮羞布根柢发揮不了遮蔽的感化,尤其是剛修剪過阴毛的蜜穴更是看的清清楚楚,反而讓我有一股想撕掉直接上的感动。

    从后面看則是只有一條红色丝繩陷入斑斕的股溝中,露出白晢的渾圓俏臀;而圈住腰部的細繩又是高腰設計,把整條修長的美腿又修飾出更完美的比例,是一件尺度的超迷你小丁字褲。

    我粗暴“嘶”的一聲,上半身的半件胸罩从中間被用力的撕开,露出迷人雪白的酥乳,而早已堅挺的蓓蕾誠实的表達出此刻露娜內心的巴望。

    我大手一下子就拨开丁字褲的那條細繩,撫上那溫暖的玉戶,她那因为除過毛而沒有毛发的恥丘上一片柔嫩,天生毛发稀少的細膩肌膚在撫摸下敏感的戰慄,我簡單的摸了两下,直接捏住了尚在外皮中沉睡的小小的蜜蒂。

    右手指尖則是有意無意地逗弄露娜的巨乳,針对持續呈現堅挺狀態的两顆桃红色蓓蕾頑強地发动攻擊,我耐心的吻住渾圓的蓓蕾上玫瑰色的乳蕾,共同着手遲緩的揉弄着,手指按上了还在嫩皮之中的肉蕾,輕輕地揉搓起来,之背工指也插进了已经潮湿的花徑中,像一樣浅浅的抽插着,露娜紧張的扭动着身子,敏感的嫩肉中滲出透明的淫汁。

    我对勁地看着露娜被欲火宣染得更为艷麗的臉蛋,接着扣起双手食指,“啪”地一聲輕響,两根手指不偏不倚地彈在女仆堅挺的蓓蕾上,她瞪大双眼,两腿一陣哆嗦,一股小小的氺箭从光滑的蜜穴中喷出

    “才这樣就泄了阿真是淫荡的女仆。”我一邊说一邊仍持續着对她的爱撫,甚至將她的淫氺均勻涂布在她劇烈起伏的双峰之上,懷里的娇軀,臉上泛着羞澀的緋红,堅挺碩大的胸脯,在劇烈起伏中帶起一,層層迭迭的乳浪,再加上她不时发出娇喘的低吟,令我的下半身升起一股躁熱感。

    其实在我的中,目前为止胸部最大的是擁有g罩杯乳牛族的微微安,第二是是三十二f罩杯妖犬淫奴族的夢欣,第三是吸精墮天使族的三十四e罩杯女仆露娜及同尺寸女英靈潔西亞,接着是三十四罩杯的兔耳修女蕾雅娜,再来是三十b罩杯的傲娇蘿米雅,最后則是同樣是三十二a的蘿莉双人組-玉乳花精族的詩涵與獸耳蘿幽靈的小可。

    然后我殘忍的用力咬着娇小的蓓蕾,沒有被咬住的蓓蕾劇烈的晃动,在長发覆蓋下的臉发出連綿不斷的哀鳴,露娜臉泛緋红的春潮,双腿不安地紧夾,不时来回廝磨,再加上偶而从她鼻孔里喷出細微壓抑的娇喘,她輕閉的眼眸,在細翹的睫毛微微顫动歙掃下,有着说不出的萬种風情;潮湿柔軟的红唇半开半閉,不时喷吐出聽了令人酥軟的淫聲浪語。一聲聲清脆勾魂的單音,宛如催情的美妙仙樂。

    露娜敏感的淫慾体質正全面啟动每一條欲望的神经,下面的淫氺更是在高明技巧的挑逗下自然而然地像黃河決堤般的泛濫式喷发出来,流滿了整个大腿。

    隨后那紫红的肉冠慢慢的沒入露娜的下体,飽脹到扯破一樣的感受讓她感受本身快受不了,用力挺进早已湿漉漉的骚穴里,龍根擠入了灼燙的蜜穴中,里头竟已是汁露泛濫,肉冠浸在她濃稠的爱液里,給嫩肉咬囓似地吮着,说不出的快活。

    斑斕的女仆似乎不堪的攻勢,不停搖晃动雪白的屁股,迎合着我的侵犯,理智與官能的糾纏,使她掉去判斷的能力,一邊呻吟着一邊妖艷着扭动着肉舞,蜜道庇護似的分泌出粘滑的液体,但潮湿的蜜穴仍然無法承受这樣的的入侵,我一下一下猛沖狂撞地抽插着露娜的骚穴,再加上露娜早已變成欲火焚身的敏感体質,稍受点刺激就会快感連連。

    “阿阿阿好疼不荇壞掉壞掉了阿阿阿”露娜小蜜穴的穴口被擴張到極限,嫩肉環成紧繃的圈勒住了肉冠后的棱,女仆的臀部不停的扭动,滑膩的肉壁帶着吸力與磨擦着,引起我一陣陣酥麻的快感,我扭动起本身的腰身讓开始深浅程度不一的連環刺擊撞得露娜蜜穴深處花心劇痛,我哦了感感受到她蜜道的紧实收縮,便开始了更深入的前进。

    “阿”露娜全身打顫,发出令我斷魂萬分的悽楚哀叫“呃阿阿阿”我顶到最深的开始鼎力的撤退退卻,柔嫩的子宮幾乎被粗大的肉冠掏出来,被磨擦過的內壁发出灼熱的疼痛两人彼此間毫無間隔,露娜用力地擁抱我,彷佛要把本身擠进爱人的身軀里,在強烈的摩擦扭动下,斑斕的女体忘情的呻吟,女仆在主人的抽插下,搖晃动着翹臀努力迎合着。

    那根拔出一半,卻仍然充滿着她整个蜜道的,又一次重重的插入,仿佛能給我帶来快感的并不是紧縮充滿彈性的蜜道,而是柔滑娇嫩的子宮一樣。

    我从后抱着露娜的娇嫩翹臀噗滋噗滋猛插她飽受蹂躪的鮮嫩美穴,我双手抓着女仆的双手往后拉,插得她上半身猛然抬起,清麗的臉上滿是痛苦掉神的媚態。

    我双手挑逗她每一根敏感神经,撩起她躲藏內心、積壓許久的情欲;在花心旋磨抽送間,不斷引出大量透明蜜液,灑落在插燥的地板上,作为女仆动情的最佳證據。

    隨着悠長的呻吟,溫熱的嫩肉層層迭迭的紧紧包裹住,鼎力的蠕动着,一股液体从身体最深處涌處,全數在小蜜穴的蠕动下涂抹在堅硬的上。

    我双手抓着露娜渾圓誘人的白嫩美臀上下猛搖猛插,兴奮地吼着女仆鮮嫩柔滑,火辣誘人的勻稱曲線散发出眩目妖艷的媚惑美,我激烈地與她舌吻并搓揉着她那圓碩柔美的e罩杯雪白美乳,雪白誘人的美乳隨着抽插的激烈節奏上下搖晃。

    顶进子宮深處的仿佛要攪动她的靈魂一樣,时不时被我粗拙的毛发磨擦的嫩芽也變得充血敏感,我繼續將強而有力的拼命往前顶,在她紧密的小蜜縫里恣意馳騁。

    隨着巨棒的鼎力抽插露娜红腫的蜜唇翻进翻出,粉红色的粘液被帶得四處飛濺,这时修女蕾雅娜也来到我身邊,蕾雅娜穿着一件寬松的襯衫跪坐在我腳邊,襯衫前面的鈕扣全沒有扣,罩杯的巨乳將襯衫高高顶起,襯衫剛好將两顆蓓蕾蓋住,卻蓋不住那深深的乳溝,还隱約看到襯衫下凸起的蓓蕾,这服裝比赤身更誘人,除了襯衫外沒有此外衣物,下身的神秘處被双腿紧閉着,只有少許阴毛外露,令人有粗暴地拉开双腿都雅清楚的感动。

    蕾雅娜的双手在本身最私密的三点稱心地勾当着。左手拇、食两指,輕捻柔軟、堅挺酥乳上的嫣红突起;因充血而堅硬乳蒂,在她靈活巧手的挑弄下,时而拉長,时而紧捏;再共同右手探向腹下芳,在那片萋萋芳草下的桃源秘縫里面勾当。

    修女口中发出的呢喃囈語,隨着她一手揉按粉嫩蓓蕾,一手摳弄淌着潺潺淫汁蜜穴的力道輕重,而有不同的凹凸急緩聲調。

    蕾雅娜毫無顧忌地在搔首弄姿就把襯衫都脱了下来露出那性感的肚臍內衣,而擺出的姿勢更是充滿了斗膽挑逗的意味,尤其是当她跪趴在地上时,那双手壓擠出深邃的乳溝再配上那性感小野貓的妖艷眼神,給人有令人看了就想上她一下的欲望。

    似有若無的微弱星光灑落在她身上,反射出繁星点点的光暈,她星辰般柔亮的眼瞳蘊含羞澀與喜悅的淚光,絕美的面孔依然清麗,卻增添了一份嫵媚,完美的維納斯女神在我面前完全解放,赤裸的胴体在淡淡的銀暉下閃耀,使得她性感幾近全祼的胴体呈現出看似圣潔無暇、实則淫穢不堪的景象,令人看了之后,不禁血脈喷張,兴奮不己。

    当我出格猙獰恐怖的超大肉冠抵上蕾雅娜即將飽受蹂躪的黏稠嫩唇的时候,弄得她娇軀打顫,花蕊湿淋淋,之后擠开紧夾成狹小縫隙的肉壁,当者披靡,一直插进溫暖的蜜穴盡头

    我右手搓着那雪白幼嫩高高翹起的露娜美臀,左手捧着任由在掌心跳动圓碩乳球,紧紧握住豐滿的乳峰,指头深陷进誘人的罩杯的球体,超群的彈性與柔軟度当即激荡着指尖,傲岸地展示其驕人之處,暗红色的乳蒂受不住激烈的挑拨,逐漸膨脹突起,彷佛可口的堅果般硬实。

    我盡情搓揉蕾雅娜白嫩的蓓蕾,揉弄着她鮮嫩可口,因快感而哆嗦的粉红蓓蕾。

    “阿阿主人你好厲害我我会死阿不要不要再

    顶哦阿会会去”我的手仿佛不受控制一樣紧紧地捏住了两人充滿彈性的蓓蕾及雪臀,鼎力的揉搓起来,而下体的动作也俄然變得粗暴,仍然充血紧縮的嫩肉被俄然而来的抽插翻进翻出,帶出充滿泡沫的淫汁浪液。

    “阿主人好棒好熱呦而且好粗好厲害喔”“嗯喔这感受好奇怪呀唔仿佛要飛上天了”蕾雅娜近乎錯亂的呻吟着,唇角一道細長的口氺沿着臉頰流下娇小的赤身隨着有力的沖擊上下晃动,滑嫩的感受紧密地包裹住了肉冠,隨着我的猛力撞擊,蕾雅娜的全身都變得僵硬,張大的嘴里只能发出不成調子的單音,嫩白的小腿繃得筆直,仿佛被燒红的金屬球棒塞进体內一樣,整个子宮都被向內推擠。

    “不要阿不要嗚嗚不要”在斷魂的求饒與呻吟中我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唇舌,飽受摧殘的柔嫩肉壁紧紧的夾着并纏繞我的,香甜的蜜汁順着我的棒身流出,“不不要我会完蛋的真的要死了阿不阿呀”蕾雅娜全身一陣哆嗦,砰地一聲癱在地上,火熱的蜜肉紧夾着,比先前更多的蜜液狂泄而出,弄得滿地都是淫氺,她拼命扭腰擺臀迎接的插入,歡喜地叫出本身心中的淫慾,她全身癱軟的任由我在本身的身体上殘虐,曲起的膝蓋被壓得分隔到蓓蕾两邊,我望着她渙散迷蒙的眼神,以及高漲时后浮現的臊红肌膚,再聽到她刻意壓低聲線的哽啞娇喘,欲火更盛地狂插猛戳

    “阿阿阿好主人我不荇了喔你今天的玉茎出格的大插得我喔好阿好好爽呀喔”我指尖輕拂她性感的粉頸,滑過白皙細滑的粉頸,同时,親吻她圓润的耳垂,此时我把蕾雅娜往前壓成狗交的淫荡姿勢,开始从后面強而有力地抵觸觸犯着她的骚穴,再度展現出年輕人的爆发力,讓蕾雅娜幾乎爽得快飛上了天,再用力沖刺一分多鐘后,又把又濃又稠的精液射进她们两人的穴中,三人才好爽地分隔喘口氣休息一下。

    魔王女奴傳

    ----------------------------------------------

    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http://www.bcgbjt.live 查閱。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