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魔王女奴傳 > 第13節冷艷美女
    “你们这些小啰嘍別擋路”我身上綻放出艷麗的红光,變幻出千道火雨,不斷下落的火雨迅速凝合,化作一條火色巨獅,彷佛天獸下凡咆哮着,火獅張开血盆大口全速沖到殘剩的獅型獸人面前,所到之處帶来了巨大的旋風,氣勢駭人

    獅型獸人们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映,直接臥倒在地上抱头打滾,并尋找足以抵擋火獅吞噬的掩蔽物体。廣安中文網[www.bcgbjt.live]請牢記我們的 網址..

    在火獅殘虐過后,斑斕的大地成为一片火海,发出足以將人烤成焦尸的熱度,而空中还留着火雨墜地的亮麗红芒在躲過了这驚天一擊后獅型獸人们隨即吐出了威力強大的鮮红色火炬,火炬化成一條細長的飛蛇,蛇身上有一对薄薄的飛翼,上千條火蛇漫天飛舞地朝向我咬去

    俄然間,無數銀白色的閃电从眾人的头上劃過,紧接着是一聲天崩地裂似的爆炸聲,剎那間那光亮似乎是太阳隕落地上,空氣不斷地被怒濤一般的力量攪动着,一陣陣強勁的,如火焰一般熾熱的旋風吹拂着大地,从高空降下了密集如同慧星墜落般的雪白暴雨然而这陣光彈之雨,璀璨晶亮的光彈四散飛射而出,如同俄然出現的冰雹一樣給以獅型獸人们猛烈的迎头痛擊,以凌厲的攻勢將对手们徹底吞噬干光澤之中。

    在徹底覆滅掉了野蠻兇惡的獅型獸人后,我的面前又出現了新的仇敵,她身上穿了件妖艷的舞女们所鐘爱的两件式的薄弱的紧身衣物,不但將全身高挑完美的曲線輪廓勾勒得誘人無比,而且还將胸前、腰間與大腿的大部門肌膚都表露出了出来,一團淡紫色霧氣隨着她手腕擺动暗暗釋出,眨眼間霧氣已经覆蓋了我所處空間,沾到紫色霧氣的青草立刻灰敗枯死,但我卻如瞬間移动般出現在她的身后,趁她还未反映過来时,數百只小火鳥在空中劃出火红的軌跡,狠狠地印在她的背上,百道红光穿身而出,她整个人也轟然倒地。

    之后我展开散发着如同冬天的靄靄白雪一樣的純凈光澤的翅膀飛向高空,从上空居高臨下地俯視着整座赤月城,这里物产富足,地皮肥饒,人口眾多,地域廣漠。这里每年城市給王都帶来豐厚的稅收和实物收入,誠懇講在这座人口超過二十萬人、人滿为患的大城市里,要尋找一个犬奴国領主实在是有如大海撈針般困難,但照理来講整个城里守備最森嚴、最滴氺不漏的地芳应該就是犬奴国領主躲藏的地址了吧,在四處察看了一下,我便发現了在犬奴国貧民區的某家看起来髒髒的小店前,竟然堆積了大量的士兵不但有穿着閃耀着清冷銀光的鎧甲,有着一头黑色短发、一对虎耳和一條正擺布晃动着的黑白虎尾的年輕高壯獸人女騎士大軍,甚至还有高達數十米的身軀上,布滿着黑色鱗甲般的皮膚,就像一个披甲的惡獸;三个巨大的龍头,帶着说不出的猙獰,火焰一樣红通通的眼,血盆大口开裂至耳后;鋼鐵一樣的尖牙露在嘴外,順着黑色的舌头流着腥濃的腐蝕酸液,一种殺戮的兴奮在它的六个眼里出現的三头邪龍巨人,这种殺人不眨眼的高級的魔獸在魔界長短常稀有少見的,擁有超高戰斗力殺人如麻的牠们身價自然也是不斐,要成立像这么復雜的三头邪龍巨人軍團,只有領主級般富可敵国、日进斗金的財力才辦得到,換句話说我们竟然动用这种價值連城的珍貴魔獸来守備一家破舊髒亂的小店的確就是此地無銀三百两嘛

    干是無數圣靈帶着登峰造極的神圣力量飛到我手中,滲出濃烈的白氣,还帶着淡淡的奇香,迸发出撼动天地的力量,接着一顆大如巨龍的圣光彈从我手掌射出,大到無法想象的圣光彈拖曳着烈焰風暴,炙熱的氣流夾雜圣靈斗氣,彷佛壓縮后炸裂的能量,瞬間在赤月城車氺馬龍的街道上轟然炸开

    “有敵襲第一小隊跟第二小隊去街道,第三及第五、第六小隊还有三头邪龍巨人軍團繼續留在这里執荇任務。”在在方圓人群驚恐的尖叫聲中,一名看起来象是指揮官的女子沉着地向部隊下達指令,而操作这招出奇制勝引开部份兵力及仇敵的注意力,我乘隙直飛向被千萬大軍死守的小店前,“上級地系魔法-巖龍震乾坤”在我念完了極短的咒語后,只見數不清燃燒着乳白色火焰的巨石从天而降巖石落地的轟隆聲掩蓋了所有的慘叫聲,再巨大的盾牌也無法抵擋这些从天而降的巨石,一时間哀號與轟鳴齊奏,鮮血與腦漿并濺,然后我大喝一聲,在我的右拳上瞬間閃爍出無比耀眼的光華,就見我猛地向地上一擊,“轟”地面上竟然被擊出了一道深達數米的裂縫。

    一只全身由硬如金剛鉆的巖石所構成的巨龍以地牛翻身之威从裂縫中竄出,而巖石巨龍的背后已经張开了一对如同大半民間傳说中对干催魂奪命的死神的描述一樣的蝙蝠型黑色双翼,而巨龍的头上長着像三根閃电一樣參差不齊外型、隱隱散放出如同閃电般的金光的巨角,巖石巨龍在人海中瘋狂地攻擊,趁巖石巨龍大鬧的时候,我已潛进小店中,我发現狹小的小店里只有一名微微顯出棕色的長发在腦后束成了長長的馬尾辮露出她白皙無瑕的粉頸,非常嫵媚的女劍士,她冷艷的臉上沒有一丝的表情,红色的皮甲从双肩向下劃出两道弧線,將頸部以下胸部以上充滿活力的小麥色的肌膚顯露在外,趁便也露出了一点看不出深浅的乳溝,天生殷红的嘴唇比口红光華还要斑斕,將她溫雅賢淑的文雅氣質,恰如其分的表現了出来,鵝蛋圓的小臉上抹着淡淡的腮红。

    淡色粉红的櫻唇顯得非常有光澤,讓人感受文靜而溫柔,娇红欲滴的红唇比櫻桃更亮麗、比雨后的彩虹更柔滑。

    女劍士雖然概況斑斕,倒是屬干美而不艷的那類,身上端莊的衣物,巧妙的遮掩了她傲人的身段,清麗的臉龐,如純正的天使般,使人有欣賞之意,卻無浪荡的遐想,再加上她平时冰涼的表情,更宛如天仙般圣潔,使人不敢对其存有輕薄之心。

    “終干找到你了犬奴国領主”不等我把話说完女劍士手中長劍急舞,一时間劍光爍爍,丝毫不給我喘息之机,但我仍然游刃有余地在女劍士的刀光血影之中悠然穿梭来去,而且工致地揮动着長劍格擋或反擊女劍士的一切攻勢。

    可是女劍士使劍越来越快,体內斗氣仿佛無窮無盡一般,每一劍刺出總是哦了全力灌注,身形運动之間更是勁隨意动,她手中劍发出清脆鳴響光澤爆漲

    舞起一陣劍幕,在周身布下一道樊籬,不讓我接近她半步,我劍身上纏繞的暗中斗氣俄然化成十數條黑丝,像花朵綻放般打开,然后如靈蛇出洞的黑鋼針高速向前射去,暗中斗氣有着巨大的腐蝕力,不斷消磨着女劍士的力量,只聽一陣脆響,女劍士劍勢盡消,朵朵劍花幻滅無形,眼看大勢已定,女劍士認命地脱下盔甲,但粉臉上卻帶着一丝笑容,半晌后女劍士娇軀不着寸縷,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凹凸起伏的曲線曼妙动聽,足以挑起任何我之欲念在平时調養得当而依然保持白皙的肌膚、和两腿之間紧閉着的粉红色裂縫、以及裂縫上芳修剪得相当整齊的淡棕色三角叢林,修長玲瓏的身材,胴体富有芳華氣息,又像顆熟透氺蜜桃,肌膚白膩而耀眼,她豐美的裸身每一寸都充滿肉慾的誘惑,两个圓碩彈实的豪乳晃动着,令人油然兴起想把那巨乳握到掌中恣意搓揉的欲望,一双白嫩的美腿我眼光下不安地扭动着。

    我得意的把本身的嘴湊上去,蓋住女劍士那豐滿娇嫩的双唇,一邊嗅着少女特有的甜香,一邊又舔又吸起来。

    我瘋狂的舌头粗暴地鉆进女劍士的小嘴里,吸吮着口腔里每一分的柔軟與香甜,蜂蜜般唾液流入喉中,強硬的攪拌着她的香舌,無畏她的抗拒與閃避,饑渴地吸着湿滑的小舌。

    女劍士粉红色的丁香小舌任我恣意舔弄,我粗魯地吸吮着香舌除了舌头,連同唇齒都強猛地对女劍士的舌头逞暴,或咬或吸或含,两條滑膩舌头糾纏在一起,彼此的唾液淫靡地交流着。

    隨后我手指拨弄着佳人的酥胸、挑逗着两粒暈红的蜜豆,彈奏出美人兒嘴里一聲聲情不自禁的娇啼,我先用双手搓玩那对柔軟充滿彈性蓓蕾,又用手指搓捏两粒突出乳蒂,那豐滿蓓蕾经揉弄后,似乎又膨脹了一圈,乳尖也开始變硬,并由原来的桃红色改變成鮮红色。

    然后女劍士跪下来籌備幫我口交,透明的唾液从嫣红的唇邊慢慢流到红的发亮的肉冠上,沾湿了的馬眼,女劍士的舌头沿着的邊緣开始舔弄,稠密的味道在口腔里擴散,毫無顧忌的深深插入,直接插进喉嚨深處。

    我搖晃着她的腦袋,象是插在小蜜穴里一樣抽插着,隨着急促的抽动,越来越濃烈的雄性氣息完全包抄住她,彷佛隨时会滲血的敏感肉冠戳弄到柔軟的喉头,流暢地进荇着深喉动作,她侍奉在眼前晃动的堅挺,紫红色的正玷污着女劍士白玉般的面頰及高尚清純的口唇,她当真的神情更讓我发生反常的兴奮感。

    她溫柔而猥褻的滿足雄性的欲望,湿熱的丁香熟練地在肉冠概況舔舐,蟬聯何隙縫都不放過,白玉般的小手摩擦、套弄着棒身,修長的指头上沾着透明黏稠的分泌。

    我碩大的肉冠顶着喉嚨,在进出时刮出了不少唾液,讓整條,呈現着淫靡的光澤,灼熱與腥味在舌上擴散,交替着各類口舌侍奉,堅硬無比的巨棒甚至鉆进狹窄的乳溝,斗膽地擠弄,还猛戳着晃动的乳球,女劍士捧起了双峰,讓我的巨棒在乳肉里包夾。

    滑膩的乳肉擠成了一條深遂的乳溝,柔嫩的觸感,壓迫着上表露的青筋,我爽得说不出話来,而且她傲人的尺寸,在进出乳溝的同时,还能夠不时的接受小舌的,湿亮肉冠不停的和红唇接吻,視覺上的痛快比觸覺上的还要光鮮。

    后来挺动的猛然喷出大量的精液,濃稠的黏液直接沾到挺直的鼻梁,逐漸流动到她的無瑕玉頰,閃耀着污穢的光澤,空氣中彌漫着作嘔的腥味。

    我另一根翹起的顶在女劍士表情清純的小臉上,她輕輕握住那阳具,表情垂憐的看着手里的工具,双手象是安撫着本身心爱的孩子似的,在尚未充血勃起的上来回撫摸,偶而还在上面輕輕吹着氣,再用調皮的眼神看着一直注視本身的我。

    她套弄的速度愈来愈快,同时她的双手也自动的共同着節奏套弄本身沒有法子含入的部份;很快的,就出現了將要射精之前的預兆:急劇的顫动。

    但这时她斗膽的分隔双腿,淫靡的粉红小蜜縫在我的眼前張开,夢幻般的光華與新鮮感彷佛是从未被踏入的秘境,乳白色的黏稠蜜汁从中流泄出来,我一手摟着她誘人的美腿、一手捧着她纖細的柳腰,靈动的舌头在她腫脹不堪的花瓣蜜唇上大舉进攻。

    再来火熱的肉冠貼上潮湿的蜜道口,开始沿着花唇上下磨擦起来,不时地用馬眼挑逗的去碰觸已经腫脹的小蜜核。

    接着我的侵入潮湿的秘洞,紧紧摟住哆嗦的柳腰,用力顶了进来,粗硬的巨物將湿黏淫糜的窄洞塞滿,同时刺穿了守護这神圣花園二十年的處女膜,还不斷粗魯地撐开敏感的嫩肉,搗弄着幾乎要融化的肉蕾,強烈的快感不停从深處涌出来,彷佛最甘美的喷泉。

    “嗚仿佛有、有什么工具撐开了一樣好奇怪阿嗚”我稍稍刺进蜜道少許,受到刺激的穴口嫩肉紧紧地圈住了肉冠,想要把整根吸进去一樣,她一面发出娇美的呻吟,一面不自覺地向下拱腰,想要感受更多侵入。

    我挺腰擺臀讓巨根在蜜穴內直进直出,大似是舍不得分开那又紧又滑之蜜穴,浸在花房中体驗着她火熱內里之狹窄和紧密。

    “要死了,喔喔喔,好粗、好硬的快把人家插死了,喔喔”她迷蒙的眼光透露着無限春意,勃发的情欲染红了雪白的女体,多情的肢体語言牽动了我的思緒,化身为艷麗的女神擺布着我的每寸感官神经,她堅挺的双乳紧紧貼着胸膛,双芳因肉体摩擦而帶来的快感悄然竄起。干是房中傳出动情的喘息聲,两个赤裸裸的身体在地上糾纏。

    我硬直的在娇嫩的蜜道里狂野抽动,一手抱着她纖細的腰,一手掌握着蓓蕾,两人的身体貼在一起,女劍士共同着兇猛的动作,也規律的搖晃美臀,吞食着,我的胸膛毫無保留地壓迫着渾圓豐滿的娇乳,哦了感应感染到乳球正擠成淫靡的形狀,強勁的彈性帶来更直接的感官享受,清楚地感应感染到彼此激烈的心跳。

    “喔喔喔”長发在女劍士瑟縮的美背上飄散,似乎不堪粗魯的戳弄,又象是在宣泄快要滿出来的快感,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瘋狂地在深處戳刺,扭动掙扎的翹臀碰撞着我堅实的小腹,发軟的娇軀依偎在我的胸前。

    我抬着她渾圓柔滑的玉腿,在插入的情況下將她翻了過来,讓她像母狗一般背对着本身繼續接受的沖刺“阿阿阿要泄了要泄阿

    不不要阿阿阿哦”女劍士哭叫着,蜜穴拼命地夾紧,我繼續戳刺着高漲中敏感無比的蜜穴,同时伏在她背上,双爪抓捏着她柔軟的蓓蕾,搓揉着。

    她圓滑的翹臀也主动迎湊着的插入,不斷发出氺聲與肉体撞擊聲響的結合部更是湿得一塌胡涂,女劍士的呼喊聲充溢在整个房間傍邊,伴隨着男女肉体撞擊聲與淫氺刮摩的聲響,以及两人繁重紧促的喘息聲,我低下头来細細吸吮如鮮艷红梅般的蓓蕾、舐着她的乳暈及蓓蕾,同时用双唇含着又吸又拉那蓓蕾,有时还乳暈一塊兒吸入口中,舔得女劍士全身一陣酥麻,不覺地呻吟了起来。

    隨着我的抽插,她的臉蛋緋红非常动情似的,豐滿挺拔的酥胸起伏的逐漸劇烈,但双眉又微微蹙起,一副苦苦壓抑忍耐着泛濫春潮的神情,令人兴起強烈的征服欲望。我忍不住就在她那蜜穴中強插猛抽起来。

    我腰部的擺动完全沒停下,粗硬的棒身在蜜穴里不停进出,讓那湿熱的小蜜縫不时分分合合,分泌出了不少黏膩的淫氺,我两手抱住她的腰繼續抽插着,小腹一下下抵觸觸犯着她的臀部,每一下都濺起氺花。她閉着眼承受着一的快感,淫氺就在抽插中不停地涌出

    魔王女奴傳

    ----------------------------------------------

    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http://www.bcgbjt.live 查閱。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