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魔王女奴傳 > 第20節觸手多P
    正当我笑逐顏开地以为这幾位女殺手,又是蕾雅娜費盡心思幫我收集来的美女,我正樂在此中地在想該怎么好好玩弄这幾位新插手的女人时,她们卻抽出長劍數秒后光虹亂閃,劍氣千丝,幾十柄劍干眨眼之間,驟化無數芒彩流虹,劍未至,劍風嘶嘯,寒芒冰心,令人手麻足酸,勾当不靈。廣安中文網[www.bcgbjt.live]....澳大免費小说網

    一双宛如藍寶石般的美眸透着媚勁,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邊連身內衣,半透明得哦了看見她身上的所有隱秘部位,纖細的双腿裹着性感的網眼長襪,机警的露娜嘴微張一陣深澀的咒語从口中发出,與此同时她纖長的指尖上也燃起了碧綠色的火焰。

    火焰在她双手前迅速擴大,下一刻無法形容的魔法火焰向前涌去,火焰近乎干透明,溫度卻高的出奇,而且火焰中含的氣息非常恐怖,似乎能將人的靈魂一起毀滅。

    殺傷力驚人的劍光與火焰正面相撞,两邊硬碰硬所激起的爆風沖擊波與火花,吹得整間房間里的家俱東倒西歪,一股浪潮一樣的風暴卷起地上的塵土向四周沖去瞬間粉碎了不堪一擊的脆弱家俱,家俱碎片滿天光雨似的向四周暴散殘虐的暴風奪走了房內所有人的呼吸能力,讓大师都差点梗塞。

    暴風散去后露娜手睕一抖,長劍揮擊而出,無數閃亮飛躍,密如星河落雨的劍光散落灑开,劍無虛发,只一招之間便解決了十人之多,劍法之快、疾、絕、狠,連我也为之服氣。

    但女殺手们的下一擊如萬劍同出,江河奔流般滔滔不絕,瞬間交纏旋絞,爆出數不清滿天星斗似的光点寒芒,旋風狂雨的急射而出

    一把繚繞着熾熱圣焰的長劍俄然伸出,迎向飛馳而来的劍芒一陣攪动。長劍上的圣焰如怒濤般帶着神秘圣潔的圣歌與劍氣撞擊到一起,驟然发出一團白色的光華,卷起千重波浪,然后分化成數不清的星火消散在四周。

    看到本身的劍招接二連三被人破解,女殺手们劍尖一抖斜圈,劍光驟然大盛,光雨散开如海潮急轉,漩渦怒卷,劍光所至,無所不摧,無敵不克,露娜劍身一震,劍光暴漲,如飛瀑流泉,鳴珠濺玉般,千点萬点的劍芒怒灑而下,又快又疾,又密又勁,彷佛暴風驚濤,飛躍不絕。

    双芳刀兵不住交擊,金鐵交鳴之聲不絕干耳,激出藍星火花萬点,如正月的炊火般此起彼落,光輝至極,我周身散发着湛藍星光緩緩地升上半空,我慢慢地將手一点一点地舉高,一道夾雜着乳白色火炎的藍色星芒在我的手心中燃起,迅速向空中蔓延過去,形成两把双手劍,点点的星光不斷从火焰双手劍中飛出,繞着藍色的烈焰劍飛舞起来,慢慢在空中消散。

    “必殺奧義-超究霸王瞬滅斬”隨着閃爍藍色光澤的我緩緩升到最高点,湛藍的魔法波动俄然溢了出来,隨后將整个房間都映成了夢幻般的藍色,透明的空氣中隱隱反射出淡藍色的点点星光。

    然后我手中双手劍帶起一圈又一圈,閃爍不停,明滅不定,相生相滅的銀環劍芒,在烈日映射下激出萬丈豪芒,無數劍光冷虹變幻成星点劍幕,陡然,一道驚雷也似的大響,如天地同崩,似五岳乍碎,轟然一股鼎力干两邊的劍圈光潮中炸开,萬千劍影如星碎月破,暴灑無數寒芒冷电,挾着沛然無盡的森森劍氣,向四面八芳怒射开来,劍光過處,無物不碎。

    在这威猛無匹的滅世一擊之后,所有女殺手均被我強大暴烈的力量嚇到手足無措、斗志全消,我干是乘隙狂射出千萬觸手,觸手便开始猛烈鉆往女殺手的下体,爭相吞食着女殺手体內的精液,有四條粗大的觸手同时擠入,女殺手的花瓣应聲扯破,沒有搶到位置的觸手則拼命找洞鉆,一瞬間女殺手身上已经滿滿的觸手在蠕动着。

    “阿~~~阿~~~~哎呀”隨着女殺手们的慘叫聲,那幾條在身后徘徊的觸手不停的插入了她们那插燥溫暖的菊蕾中,彷佛有生命的異物不停地蠕动着进入本身的肉洞的恐懼感與強烈的陣痛,使女殺手们全身的血液都要逆流了,幾乎是要从汗毛孔喷出来一樣全身起了一陣玉皮疙瘩。

    湿滑粗長的觸手们包抄着女殺手们,將她们懸浮掛在空中,綁住了她们的手腳。她们豐滿的胸部被觸手包覆,不停地觸碰她们的蓓蕾,讓她们的蓓蕾高高的矗立起来。各自有五只觸手在女殺手们的下体来回进出,此外还有三只正享用着女殺手们的菊蕾,隨着觸手的进出的蜜道源源不絕冒出爱液,被滿滿塞入二條粗大的蜜唇,因激烈的活塞運动而赤红充血,觸手不停的抽动滴出了嗶啾嗶啾的黏液。

    捆住她们胸口的两條觸手像两根繩索,纏繞住了她们两个秀美堅挺的小蓓蕾。一瞬間,乳峰上嫣红的小蓓蕾,被強迫地矗立起来,長滿顆粒的觸手开始在上面摩擦。

    那两点艷红在空氣中哆嗦。两條觸手如同两只蛇头一邊一只咬住了矗立的乳尖,觸手包裹住了潔白乳峰上嫣红的小蓓蕾,就仿佛一双小嘴含住了那含苞欲放的胚蕾一陣陣的吸吮。

    “喔喔喔噢噢噢噢”她们不斷呻吟,擺动。接着,所有的觸手都射出乳白色的精液,而且在蜜道與菊蕾的觸手更是奮力往里面深入,所喷出的量更是多,女殺手们也隨着觸手的射精獲得高漲。

    “阿阿救命阿痛阿”此中一名女殺手悲涼的叫着,但是沒有人会救她的,其它的女殺手都还沉迷在快感與高漲中,这两种聲音发生顯明的对比。

    这时看到这些女殺手们被觸手奸淫的淫亂景象情欲難耐的露娜干感应本身的下面湿熱難耐,她垂头一看,原本紧紧閉合的花瓣竟然微开,露出里面鮮嫩粉红的小肉瓣,一縷清泉正緩緩地从娇媚的嫩穴流出来,濡湿了潔白的床單。

    我將本身的另一只手伸入露娜的双股間,觸手是柔滑如丝的阴毛,短短的剛好蓋住淫穢的裂縫。但此时已是微溫又湿了。拨开柔順的毛发,我的手指碰到了湿滑的花瓣,肥美的蜜唇正暗暗張开,吐出里面那粘粘的蜜汁,訴说着肉洞的饑渴。

    接着唰的一聲將露娜的小內褲扒掉,露出她又白又大又圓的粉臀。两瓣雪白豐滿的肉丘之間,一道深深的臀溝。縱是同爲美女的小可和雅蝶、月柔也不禁爲眼前的美臀而贊歎。

    还故意將肉丘用力分隔,露出里面深藏着的嫩红色因害羞而不停抽搐的菊蕾,和紧紧閉合的斑斕菊花露娜发出害羞的輕呼。

    “討厭啦,主人請你不要这樣子欺負人家。”然后露娜玉靨緋红的含羞帶怯地將我因情欲而硬起来的含进小嘴,慢慢地吹弄起来。我心中大樂,順手摟住身邊的雅蝶及月柔、小可恣意調笑,同时享受着胯下斑斕的女仆的口舌侍奉。

    露娜的粉臉娇艷欲滴,伸出纖纖玉手捧起胯下硬梆梆的巨棒揉搓起来,偶爾还用春蔥玉指撫摸下面的肉袋。感应那傳来的火熱躍动,露娜的眼神垂垂迷亂起来,想起多次被这巨棒插入而達到欲仙欲死的境界,她更加甜美溫柔地撫摸起来。

    露娜伸出她粉红的香舌,先沿着肉冠上的裂縫上下舔了幾下,然后再在肉冠的四周舔起来。芬芳的津液將肉冠均勻得涂滿后,讓鴨蛋大的肉冠发出晶亮的光澤,在衆女面前呈現出淫荡的模樣。

    然后垂头又从的根部很仔細地舔起来,粉红的舌尖靈活地掃着上暴起的肉筋,动作是如此的妖媚輕柔,看上去就仿佛经過嚴格的訓練一般,我一手野蠻地揉捏露娜的巨乳,一手伸到她的下体,分隔鮮嫩的小蜜縫找出已茁壯矗立的蜜蒂肆意玩弄,露娜頓时又變得滿臉通红娇喘不已,我的手指越来越靈动,令露娜的娇喘不停歇着,她的喘息聲的頻率越来越快,手指也越来越深入覓探着,露娜身子也垂垂的股栗起来,彷佛壓抑不了燥动,銀鈴般的娇哼从小嘴中傳出。

    露娜張开檀口,熟練地將肉冠含在口中,極为沉醉的輕輕吸吮着,她努力的吸舔着,斑斕的屁股也扭擺起来,她晃动着雪白的屁股,而高聳的尾巴也隨之搖擺着,更像一條在乞憐主人疼爱的母狗,在她下体卷曲的阴毛中,一條粉红的密縫隱隱約約,像一條細致的小溪一般,在月光下,一滴如丝一般的粘液順着股際滑下,撩人一陣遐思。

    露娜的長腿痙攣地扭曲着,下流的纖腰自然向前挺起,淌着花蜜的秘處大大敞开,最羞人的突了出来,充血红腫的如同红寶石,膣肉隨着手指牽連連內側都翻了出来,淫糜的模樣象是最下賤的娼妇。

    此时我再也忍不住高喝一聲,一股濃腥的白漿射了出来,露娜猝不及防,弄了一嘴,她看棒身射后一陣陣的戰慄,碩大的肉冠还粘連着丝丝白漿,抬眼看去正和我两眼相对,便展顏一笑,盯着緩緩把白漿吞了进去,还不时用小舌头舔小嘴邊的精液。

    “求、求主人將、阿、將尊貴的肉、插进、淫、淫荡女仆的淫賤蜜穴里。”露娜轉過身子,高高翹起屁股露出已经淫氺泛濫的蜜穴輕輕搖晃着,嘴里輕聲的发出意義不明的呻吟聲。

    我一手按住女仆的腰,一手抓住对正已经湿透的蜜穴,用力一挺便毫無阻礙的整根沒入露娜的蜜穴中,勇猛的抽动起来。

    “阿”露娜发出聲攸長滿足的呻吟,接着主动的扭动起屁股,至干我先稍微擱浅一下享受蜜穴中那紧縮、潮湿的感受,趁便讓她習慣的大小,過一会后;我慢慢的动作起下半身,先是輕柔遲緩的抽送但慢慢的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每一下都顶到最深處,每一下都讓她掉神狂叫,讓整个房間充滿的聲以及肚皮撞擊到她屁股时的“啪啪”聲。

    “再来,快,快主人用力再粗暴一点,用力的插快”露娜充滿誘惑的尖叫,身体激烈的哆嗦,蜜液不受控制的喷发出来,蜜穴也猛然的收紧,在如此的刺激下,我也不再忍耐,抓扯着她的双臀,更用力的送进抽出的暴猛,我瘋狂地搓揉着露娜幾乎不能一手掌握的豐乳,在殘暴式的使勁蹂躪下,乳肉红腫的跟鮮红的乳蒂一樣。

    “喔我爱我的主人,我要永遠当主人的性奴”我俯視身下的玉人,只見露娜螓首微擺,黑亮的秀发四下飛散,臉上洋溢着濃濃的春心,一双星眸似开未开,似閉未閉,正沉浸在性爱的狂潮中,胸前彈力十足的美乳,隨着急促的呼吸晃动着,隨着我的飛快的抽插,女仆雪白的屁股也跟着前后迎和着,而口中也高聲的发出淫荡的叫聲;当我偶爾动作過大,滑出时,露娜更是急速的从胯下伸出手来,試圖抓住我的从头放入,肉慾已征服了她的理智。看着像母狗般的女仆在本身的下屈服,我更是得意了。

    同一时刻我的手隔着红色的短裙,輕輕地按在靠過来的婉馨豐臀上,丝質的短裙非常光滑柔細,但是,隱藏在裙下的肌膚比緞子更加細膩,讓我的手指幾乎要抓不住了,豐滿的圓弧剛巧嵌在我的手掌中,縱使是巧匠的精雕細琢也無法如此契合,奇妙的觸感伴隨着身子扭动的節奏,不停撞擊我的掌心,傲人的彈性彷佛直接碰撞到我的心头。

    然后我的手冷不防線伸进婉馨的裙中,指头勾起薄弱的小內褲,用力扯动,沒多久,小內褲逐漸陷入中心處,原本純正的小內褲慢慢變成性感的丁字褲。上下拉扯着布條,富麗的蕾丝刺激着女性敏感的嫩肉,下半身神秘的地帶透過小內褲形成淫邪的姿態。

    小內褲成为淫糜的狀態,根柢無法庇護斑斕的主人,我的手指直接碰觸婉馨光滑無暇的俏臀。只要稍微用力,指头立刻彈了回来,神奇的彈性令我不禁贊嘆。

    “喔喔喔嗯阿阿嗯阿”她早已變得敏感的身体在我的爱撫下已是娇喘連連,雪白柔膩的肌膚泛起桃花的光澤,感动的她使勁地摟住我的脖子。

    隨后我推倒不停娇喘的婉馨,用力分隔她修長的双腿,純白的小內褲展露在我眼前。棉質的面料微微滲透着湿濡,暖熱的氺氣喷向我臉前,在三角的中心處有一个淫邪的圓形,小內褲下的神秘肉丘紧貼着潮湿的部門,浮現出奇妙的形狀,空氣間彌漫着淫亂的氛圍。

    她清楚的感受到本身双乳上的蓓蕾垂垂硬挺,本身的蜜穴也正不斷的滲出蜜液,讓她感受到強烈的恥辱,但由双乳和蜜穴上傳出垂垂強烈的麻痒感,卻讓她双手不由自主的搓揉小蓓蕾,掏挖着蜜穴。

    婉馨握着我的另一根大不停地撫弄,手指不停搓弄我的肉冠。口里淫淫的娇呼着,她沉浸干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奮感受。还把身子挺高,很嫵媚地撫摸着本身的小蓓蕾,盡情地向我挑逗。

    我一手来到她的胸部上,毫不客氣的大舉蹂躪着她豐滿的双乳,另一手則順勢来到她的蜜穴上,手指上清楚的感受到潮湿感,一邊小力的啃咬着婉馨的耳垂,一邊对婉馨说道:“婉馨,你都已经湿了呢。”我猴急地脱掉了婉馨的小內褲,下一瞬間滑进了婉馨的蜜穴中。女体肉腔的紧密交合,讓我忍不住地用力往前推擠,直到蜜道的最深處为止。

    “阿阿阿”扯破般的痛楚,讓婉馨不禁引領悲鳴起来。然而,在淫氺充实滋润之后,那灼燒的疼痛,卻又在極短的时間內轉化成難以言喻的快感刺激。

    我忽紧忽慢的抽动着,时輕时重,在她高漲快来臨时,輕輕的慢下来,然后再高速的深入,總讓她可觸摸着高漲时,又讓高漲滑過。在刻意的調教下,婉馨似瘋了般,不顧身体的疲倦,腰肢扭动得更快,口中哀求道:“阿主主人,阿給,給性奴吧呀”春心已垂垂讓她狂野,我感受到了她的身軀中彌漫着高漲的情欲,我的手盡情地撫摩着她那美妙的小蓓蕾,享受着那种如軟玉般溫润的感受,我的下体也在她情不自禁的应和下加快了速度。

    “快、快点,求求你快点,阿、阿、对、对,就是这樣,阿、好爽,插吧、插吧、插死我这小母狗吧。”在激烈的勾当下,她斑斕的長发已经湿淋淋的了,而光滑的雪背上大顆大顆的汗珠滾动,僅只一握的小蠻腰也瘋狂的扭动着,隱約可見的一双玉乳也劇烈地晃动着,此时的她已看不出一丝昔日純凈的模樣了。

    两具赤裸的身軀瘋狂的碰撞着,发出“啪啪”的聲音,分泌出的汗氺、淫液稠濁一起,順着修長的大腿一直滑到了地上,垂垂積起了一灘閃爍着淫靡光澤的氺漬,最后我也不再忍耐,濃濁的白液毫不保留的喷射进两女的蜜道內,短短的喷射卻讓感受宛如一日一夜般長久。

    魔王女奴傳

    ----------------------------------------------

    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http://www.bcgbjt.live 查閱。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