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魔王女奴傳 > 第24節小蘿莉奴
    數十只透明的幽靈从我双掌上涌出,它们纏結在一起就像股白色的旋風一樣,伴隨着陣陣刺耳会讓人嚇得魂飛魄散的哭嚎聲旋轉着撲向女劍士,女劍士双掌盤舞紛飛,帶起斗氣烈勁如火。廣安中文[gazww.com]免費小說請牢記...neikuqiyuan.奇緣小说網掌心红氣隱然,如天邊流星似的帶起細長的尾巴,那情境就彷佛是有人拿着一根燃燒旺盛的火炬不斷揮舞,焰影流红,熱力四散,頓时間火炬迎風怒爆,千萬焚燒星挾着勁風飛散,天羅地網似的掌影密如繁星,將飛来的幽靈全數燒盡

    接着我一揮手,一个蘊含着復雜神力的光球拖着無數條細丝再一次向女劍士飛去。

    但女劍士一套火云掌法使得虎虎生風,双掌舞动帶起的熾烈熱勁如两條火龍交纏盤卷,穿梭飛旋,掌風聲凜冽,隱隱有雷震之聲,攻时如天風海雨,激起萬丈波瀾,層層下壓,步步进逼,差点逼得我喘不過氣来,守时凝重如山,氣度謹嚴,实是無懈可擊。

    “这种辦家家酒似的的游戲該結束了”我手中出現了一條閃着金色光澤隨着手指在空中舞动,帶起一道道金色的光帶。光帶飛舞着,互相纏繞着,向女劍士堆積過来,黃金光帶緩緩纏繞在她的身軀上,慢慢的她被一陣五彩的煙霧所掩蓋,叮呤一聲化做一副鎖鏈鎖在她溫婉文靜的身姿上。

    这是一副華美的鎖鏈,鎖鏈通体閃动着黃金般的光輝,金色的概況上光華流动,然后她头上炸开一團圣火,又閃過一抹藍色星光,無數璀璨的星光不住地在空中激荡,長空中忽然飄下千萬片細碎的紫色光屑,宛如只在最深沉的夢中才会出現的紫色的雪。

    而在降下这場不可思議的紫雪后,女劍士也跟着从世上消掉,之后感受到我的表情的雅蝶貼心地和詩涵两人一起握住我的巨龍把玩着,上头的青筋早已表露出来;她们一人含着龍头,一人含着肉囊,她们那工致的舌头舔弄着敏感的肉冠,輕輕的挑弄馬眼,在含着整个肉冠用牙齒輕咬着冠狀溝,修長的手指溫柔的撫弄着根部,那高尚高貴的技巧讓很自然的起了生理反映。

    一旁的雅蝶上身穿着一件幾乎是透明的黑色小網眼的吊帶紧身衣,使她渾圓肥碩的双乳誘人的輪廓隔着紧身衣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她的下身是一條勉強能蓋住多半个屁股的红色短裙,里面穿着一條小得不能再小的t字小褲褲,只能勉強遮住下身那道迷人的小蜜縫,而肥厚豐滿的屁股則幾乎是全裸的,甚至从裙子下擺外就能看到一片雪白嫩美的肉丘

    雅蝶腿上穿着一双用吊襪帶吊着的黑色網眼丝襪,將勻稱修長的双腿修飾得越发性感迷人;她腳上是一双無帶的深红色細高跟鞋,同时襯托得原本就高瘦健美的身材顯得越发修長。

    雅蝶她先是双手捧起那豐滿的双乳,用那娇嫩充血的粉色蓓蕾調皮而挑逗的去碰觸馬口,两顆粉色的蓓蕾在我的馬口上来回刮了幾下,然后仰头給了我一个看似天真的笑容,隨后便用那双乳將紧紧包夾,讓那粗長的陷进那豐滿棉嫩的巨乳下,在那乳溝深處淫荡的滑动。

    她淫媚的伸出香舌,在那分泌的馬口處舔舐了幾下,然后便再次將那肉冠整个含进嘴里,詩涵則竭力地朝前探着头,使那散发出陣陣惡臭的大能順进她的喉嚨深處,然后她开始遲緩地抬起头,用她娇艷的嘴唇和溫暖的小嘴含住我的另一根吮吸起来

    “主人的味道如何呀”“主人的很甘旨母狗很喜歡”詩涵双手握紧棒身,張口吞沒有如香菇头般的前端,象是吃着大陸上最顶級的甘旨,幾次之后護士蘿輕柔地將它吐了出来,改由以舌头舔舐我的下体,包羅两顆飽含無數的生命精華的肉囊。

    “小母狗很喜歡主人的呀那就更用心奉侍它呀”詩涵主动舔着我肥大的肉袋,湿熱的小嘴包覆着粗長的,淫糜地吸吮着,熟練的口技讓我好爽不已。

    “是主人”詩涵非常聽話地更加努力吮吸起来,她感应了本身的口氺不停順着嘴角流了下来,流滿了那粗長的和本身的脖子,我的实在太粗太長了,小蘿莉感应本身的嘴完全被它塞滿了,甚至連呼吸都非常困難。

    此时的雅蝶全身上下只剩下胸罩和小褲褲,黑色的胸罩包裹着两个巨大渾圓的小蓓蕾,胸罩邊緣露出一片迷人的雪白;白色的小小小褲褲掩蓋着隱秘的部位,透過小褲褲甚至能看到里面那成熟誘人的蜜穴柔美有致的形狀来

    我享受着两女溫暖的小嘴,我感应一股難以控制的快感在本身体內涌动翻騰。我俄然身体一陣抽搐,猛地將插进两女嘴里的抽了出来

    “阿”两女发出一聲短促的驚呼,她们还沒来得及反映,就感应一股帶着濃烈的腥臭的白漿在本身眼前劇烈地喷濺开来份量十足的精液一下子全射在她们俏麗的臉龐上,淫靡的模樣讓人看了必定忍不住要提槍大戰幾十回合。

    詩涵渾圓的双眸閃动,居然慢慢撩起了裙子,粉红迷你裙底下,黑色褲襪包裹的双腿修長而纖細,雖然顯得娇小,身材比例卻已经相当完美。丝質光滑的小褲褲遮住微微隆起的秘谷,由緞帶綁繩構成的艷麗感丝毫不共同小蘿莉的春秋,傍邊的豐滿感明顯有点不足,但是,瑰麗而清純的畫面卻構成了詭異的魅力。

    沒什么耐性的我急色地解开衣扣,尚未完全发育的胸部象是浅浅的小丘,根柢不需要胸罩的掩蓋,而顶端的突起呈現淡淡的櫻色,異常敏感的蓓蕾幾乎等不及到被碰觸,只要感应感染我視線的匯集,就会自荇綻放。

    接着我抓住雅蝶胸罩及小褲褲使勁一扯,深黑色的胸罩及小褲褲立刻被扯斷,两个渾圓白嫩的大小蓓蕾立刻跳了出来被粗暴地撕开的內衣下,誘惑地裸露出两个仿佛孕妇一樣豐滿腫脹無比的巨大小蓓蕾两个繁重地掛在胸前的雪白的大肉球立刻引来一陣眾人充滿驚訝和淫穢的贊歎。

    她下体那两片嫩红肥厚的肉唇竟然已经微微張开了,露出了里面包裹着的、已经膨脹變硬的肉珠粉红的嫩穴則不停地微微翕动着,伴隨着雪白肥碩的屁股擺布的扭擺荡晃,顯得無比妖艷誘人

    “母狗本身爬過来”我挺起尺寸驚人的,嚴厲地命令道,雅蝶整个人趴在地上像只牝犬般爬着,默默搖着屁股,溫順地坐上主人矗立的,她身子一沉,將巨龍沒入蜜壺里头;干此同时,我腰部用力往上一抬,巨龍狠狠地顶嘴到她的花心。

    “哦哦嗯嗯主人的塞滿了母狗的淫穴哦”雅蝶雪白高聳的屁股跨坐在我身上,淫荡的上下挺动腰部,蜜穴與粗大的接合的丑態畢露,肉体碰撞的聲音極为響亮。

    “阿再再深一点加油阿就快要達到女人孕育孩子的圣地了”她嘴里不停地哀號哀號着,繁重地掛在胸前的两个肥大豐滿的小蓓蕾隨着主人的奸淫狼狽萬分地搖晃着,一根烏黑粗大的狂暴地在雪白渾圓的双臀間快速进出,帶得娇嫩的蜜穴嫩肉里出外进,樣子顯得非分格外淫荡香艷。

    同时我貪婪的大嘴慢慢貼上詩涵的胸膛,一口含住逐漸硬挺的帶核櫻桃,舌头靈活地包覆着娇嫩的乳尖,仔細地吸吮着。大手撫摸着裙底溫暖光滑的臀腿,我也把小蘿莉抱到大腿上来,零距離撫弄娇弱的女体。

    我撫摸的动作雖然溫柔,態度卻長短常強硬,護士蘿咬着下唇,露出白皙的玉齒,默默地承受着,她羞人的表情與姿勢,加上身体自然的扭动,充滿莫名煽情的意味。

    我狂暴而繁重的抽插使雅蝶感应一陣陣的暈眩,那种火辣辣的疼痛使她無法忍受,雅蝶赤裸着的身体隨着奸淫抽插的節奏哆嗦抽搐着,放聲呻吟哀號起来

    “哦用力点人家好好爽哦你顶到底了”雅蝶沉甸甸的一双巨乳仿佛两个又圓又白、細膩娇嫩的大肉球,艷光四射地裸露在空氣中,再加上那两片暗红色迷人的乳暈和两个娇小矗立的蓓蕾,她感应那根野蠻插进本身蜜穴里的在遲緩地抽出,她痛苦地扭动着屁股嗚咽着,忽然感应主人的大快抽出小蜜穴时又重重地插了进来,而且是重重地一插到底

    “好好爽那里要融化了,快要死了”我一邊插雅蝶一邊脱下詩涵的小褲褲拨开紧閉的花瓣,柔軟的胵肉喷出炙人的熱氣,狹窄的秘所呈現奇妙的粉红光華,嫩肉紧紧纏住入侵的手指,鮮嫩的肉芽蜂擁着耀眼的珍珠,輕輕一壓,就涌出新鮮的蜜汁,潮湿的景象無比淫糜。

    后来我轉過詩涵幼嫩的身子,托起青澀的小屁股,慢慢分隔潔白的臀瓣,比起成人的污穢的浅褐,甚至咖啡色,白皙中帶着粉红的光華象是斑斕的櫻花,害羞的縐折縮成一圈,隨着主人的撫摸而来回收縮。

    “主人你好厲害我我不荇了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主人,請繼續插我,阿阿阿阿操死我吧”我粗大的不停插进雅蝶的蜜穴奮力抽送着,露娜一只手里还拿着一根烏黑粗長的假插进雪白的双臀之間那飽受蹂躪的菊蕾里鼎力地插进抽出着,我臉上的表情说明我对干能夠同时肆意地奸淫侮辱御姐與蘿莉是多么地兴奮和滿足

    雅蝶結实有力的双腿使勁地用力夾紧主人的腰,使她豐滿的屁股能把那根露娜插在她后庭里不斷收縮蠕动着的假深深地夾进小子宮里,雅蝶不斷扭擺荡晃着屁股用她已经开始感应灼痛的小子宮磨擦着那粗大的假。

    “阿哦哦嗯阿哦哦嗯嗯主人母狗現在的感覺好好哦”“主人,母狗好喜歡主人的肉棒”这时詩涵稚嫩女体在強烈的刺激下,蜜穴早已经湿漉漉了,泥濘不堪的湿地流滿淫蜜,將黏稠的爱液涂抹在菊蕾上,我的慢慢插入狹窄的秘洞中。

    “主人請溫柔一点。”詩涵赤裸的身体紧張地痙攣起来,不停地朝前努力挺着,被我从屁股后面侵犯施暴的恥辱和痛苦使她繁重地喘息着,不停呻吟哀求起来。

    但我完全当成耳邊風,我那粗大無比的已经殘忍地插进了詩涵的菊蕾,在她肥厚豐滿的屁股中狂暴地抽插起来在她的小子宮里重重地戳插着,使她感受本身仿佛屁股都要被撕成了两半一根粗大得近乎恐怖的大插进菊蕾,在柔嫩的小子宮里狂猛地撕扯沖刺着詩涵立刻不住地抽泣着呻吟起来

    雖然不如第一回扯破酷刑的劇痛,但我的巨大的兇器依然讓詩涵瘋狂,她激烈地呻吟中夾雜着慘痛的哭嚎,白嫩的小屁股輕輕哆嗦,迎合着来回不斷的急速抽插。

    她感应本身屁股后面娇嫩的肉洞被殘忍地擴張着,火熱堅硬的一点点地侵入本身恥辱的小子宮,使她她哀思地哀號着,卻一点也不敢掙扎,只能狼狽地順着菊蕾里的侵入而輕微搖擺撅起了雪白豐滿的屁股,痛苦的淚氺不停地流了下来。

    半昏迷狀態的詩涵任由我親吻她的娇柔的小嘴,逆流而来的口氺有如飛躍的洪氺,当用力插入更深處时,詩涵双眼迷蒙,喝下嘴里湿黏唾液,甚至獻出香滑的小舌,主动索求着舌吻糾纏。

    菊蕾里的还在殘暴地插入,護士蘿感受它幾乎已经插滿了本身肉洞,甚至能感应被扯破的菊蕾流出的鮮血流到了本身的大腿上她艱難地朝后微微撅起豐滿的屁股,再也忍受不了这种野蠻的摧殘詩涵的嘴里发出凄厲含糊的哭號

    她扭动纖細的腰肢,小巧的臀部高高矗立,流泄的淫蜜如同喷泉一般四濺。濁熱的濃精灌入幼女体內,滾燙的巖漿在子宮里翻騰洶涌,詩涵发出一聲虛弱的哀鳴。

    魔王女奴傳

    ----------------------------------------------

    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http://www.bcgbjt.live 查閱。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