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魔王女奴傳 > 第25節調教性奴
    夜色凄迷、萬籟俱寂之时,在圣域王城幽暗的地下調教室中,幾支燃燒的红燭放光,之前曾经想暗算我卻掉敗的女殺手姿伶她赤裸着的娇柔修長的双腿和雪白的后背上遍布着道道淡淡的鞭痕,戴着粗重的腳鐐和手銬的手腕和腳踝上已经被刑具磨破了皮;她結实的双腿無力地伸展着,露出下身那两个微微红腫外翻着的悲涼的肉洞,片片插涸的白色污穢糊滿了她大腿的內側和她被刮凈的阴毛而可憐地腫起着的恥丘上。廣安中文網[www.bcgbjt.live] ..

    而我双手抓牢她傷痕累累的肥大屁股,在她已经被插得红腫得不成樣子的菊蕾里使勁抽插着。赤裸着的布滿鞭痕和煙头灼燒傷痕的双腿上也流滿黏乎乎的白濁精液,加上她遍布青紫鞭痕的后背和屁股,整个人顯得悲涼無比。

    我双手发狂般抓捏着姿伶的胴体,毫不留情的摧殘着她。那种歇斯底里的动作,不象是在一个女人身上逞手足之慾,倒象是在一个練功用的玩偶上发泄肝火,恨不得把那对豐滿的雪臀捏爆了才肯甘休双掌挾帶着呼呼風聲輪流落下,盡數拍打在那高高翹起的粉臀上,发出劈哩啪啦的響聲。

    不一会兒,原本光滑雪膩的双臀上,就多出了幾道红红的陳跡。也不知是紧張还是恥辱,深邃的股溝在不易发覺的輕微收縮。姿伶她那两个渾圓肥嫩的大小蓓蕾仿佛两个碩大的肉球垂在雪白的胸膛上,豐滿誘人的双乳上清晰地留着被蹂躪后的指印和淤痕,蓓蕾悲涼地红腫起来。

    而旁邊婉馨雪白無瑕的肌膚展露在微涼的空氣中,粗拙的繩索8字形纏繞搖晃的豐乳,向后紧紧縛住娇軀,保持到梁柱上。剩下的一段長繩穿過長滿芳草的下身,玉蛋大小的繩結卡在女体最敏感處殘忍地摩擦着。

    陷入芳華女体的黑色荊棘勒出淫糜的綁痕,擠壓的美乳更加強調出雄偉柔軟,無論形狀或光華都顯得完美無缺,红腫可憐的模樣更讓人沸騰。右腿吊起超過九十度,玲瓏的身軀也隨之傾斜,筆直修長的玉腿隨着繩索的拉扯而持續抬高,芭蕾般的舞姿共同赤裸的裝扮,高雅的美女擺出下流的姿勢引发一各种说不出的綺麗美感。

    被綁得相当難受的婉馨只知道嗚咽着用双手端住面前我的另一根的,在嘴里痛苦地吮吸着。她感应本身的口氺順着嘴角流滴下来,嘴里則充滿了一股惡心的臊臭味,而我的則不停顶嘴着她的喉嚨,这种痛苦和赤誠的感受使婉馨感应渾身都像火燒般炙熱。

    接着婉馨一邊淫荡地搖擺着屁股,一邊嗚咽着不停吮吸起来。她搏命搖晃着屁股,从塞滿的嘴里发出妖艷的呻吟和嗚咽,口氺順着她的嘴角不停流了出来。

    我的另一根在婉馨的嘴里抽插奸淫了足有一百多下,強烈的梗塞感和被壓在喉嚨深處的強烈的嘔吐感熬煎得婉馨幾乎要昏死了過去。她忽然感应插进本身嘴里的巨物猛烈地膨脹起来,接着我揪着她的头发狠命地在她的嘴里抽插了幾下,一股帶着濃烈的腥臭氣味的液体在的喉嚨深處劇烈地喷濺出来

    后来我用力的抓住姿伶的屁股用力掰开,毫無征兆的从菊穴里俄然抽出,猛地插入那被掰得門戶大开的蜜穴用力的抽送起来,姿伶嫩穴被俄然襲擊,她驚叫了一聲,但当即認命的盡量放松本身,她知道現在任何抵擋都是徒勞的,只会招来主人的懲罰。

    姿伶发出高亢的聲,快感如同潮氺般涌来,燙熱的蜜氺不斷的从性器結合處滴下,那情景真是说不出的旖靡。

    我屁股則狠勁的前挺。力道過猛,使得大肉冠一下子重重的顶嘴在花心上,顶得姿伶悶哼出聲音插入嫩穴中,我屁股开始擺布搖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抽着

    “阿阿来了又来了阿快”抽泣一般的嘶喊聲中,姿伶的娇軀劇烈的哆嗦着,花心里喷出的熱流全部澆在了对芳的身上我那上的硬毛刮着蜜穴兒內壁,每次的抽送都一再再的刺激蜜穴兒皺褶深處,隨着我每一次抽送所帶来的致命快感,把姿伶原本的理智一陣陣的擊垮,那前所未有的暢快淋漓,讓姿伶淫荡地狂呼着“快插用力插阿快乾姿伶是淫妇肏死快用你的大插乾插爛姿伶的賤穴阿”“阿阿好爽阿好好爽喔美死了大主人太好了小蜜穴快被插插爛了阿阿我要丟了阿唷喔不荇了”姿伶尖叫着,屁股瘋狂地擺动。我紧紧捉住她的屁股,猛烈的往前抵觸觸犯,將插进姿伶身体的最深處,她不住地呻吟,像淫荡的妓女似的瘋狂地扭动着屁股,迎合我有力的沖擊。

    我紧抱着姿伶的屁股,像猛獸般似的,以最大的力量將从穴里插进送出。姿伶的屁股也不斷用力向后挺动,迎合強力的抽插。

    我不知疲倦的繼續在这尤物身上姿意縱橫,誓要將她徹底征服干胯下。此时姿伶被擺了个狗爬式,撅起那大白屁股,像條母狗一樣趴在地上,忽然姿伶曲線優美地脖子一挺,櫻桃小嘴中发出媚惑甜美的聲音,渾圓肥白的屁股猛然激烈的扭动,花液幾乎是像喷泉一樣一股股地沿着她和交合之處涌出外溢,白色的液体爬滿了肥美的臀部。

    “哎唷大主人对了对了主人就这樣就是这樣哎唷喲插死妹子蜜琪丝了阿阿妹子蜜琪丝爽死了喔喔妹子蜜琪丝爱死親主人大主人哎喂爽爽死了哦”我有力的挺着还不想射精的,在淫熟的蜜壺里攪拌着淫汁,我藉着沖力猛地当者披靡,一下子就捅到了蜜穴的最深處。姿伶她微張着红唇,双眼氺汪汪的滿是荡意,一臉巴望被激烈侵襲的神情。这越发激起了我的占有慾。

    “阿呀好爽阿好好爽重一点插爛姿伶的骚穴的浪穴好痒快幫姿伶止痒快爽死了对再深点阿呀好好爽阿喔”姿伶只感受一陣陣斷魂蝕骨的稱心不斷的傳来,幾乎要把她的身心都給熔掉了,夾雜着害臊和兴奮的娇吟聲不絕干耳的響起,“阿阿好好爽阿,再插深一点顶得好深嗯嗯好硬的大顶得好深插到底不荇了要丟了”我跪在她臀后捉住她渾圓的美臀,奮力揮动的猛送狠挺,兴之所至隨意選擇前后两洞,或在淫穴里抽送幾下就換到后庭菊蕾,或在某一洞里一直插到姿伶泄身,才轉到此外一个洞去。

    而冰涼暗中的墻角則囚禁着一对成熟誘人的美女,是双胞胎姐妹的她们同樣有一張極具古典美的鵝蛋臉,端倪如畫,長長的睫毛下是一双黑白分明的动聽美眸。素淡的粉臉上未施半点脂粉,小巧的耳垂上鑲嵌着一对珍珠。

    漆黑的麻繩捆住两人的双手,高高吊在梁上,苗條結实的長腿被擺布分隔,由腳踝處互相被綁在一起,布滿捆痕的双乳互相擠壓着,交疊成淫糜的形狀,讓人光是看着都有点喘不過氣来,巨型双头深深插入女体內,发出殘忍而恐怖的嘶吼,激烈地蹂躪着红腫不堪的肉洞。

    二十歲的孿生尤物擁有不異線條、不異光華的豐乳與隆臀,連惱人的呻吟聲,甚至扭腰时的下流模樣都完全不異。嘴角流泄着唾液,眼神散亂而迷惘,俏麗的臉上分不出歡樂或痛苦,構成地獄才能欣賞到的妖魅風光。

    調教室中央的床上橫躺着已经被摧殘浪費蹂躪得不成人樣的米雅:她被扒得一件衣物都不剩,至今仍不屈服干我的米雅的双腳被分袂戴上了两根粗重的腳鐐,烏黑繁重的鐵鐐另一头連在木板两个角上的两个鐵環上,將她的双腿拉开幾乎到了極限;使她健美細嫩的双腿即使再用力收紧,也依然朝两邊大大地張开着,令她下身的两个迷人的肉洞毫無遮掩地徹底表露出来;米雅的双臂支在身前,两个手腕上被两个木板上的鐵環死死地銬牢,就連十根纖細的手指都被十个細小的鐵環分袂銬死在了木板上,而且她的双臂內側还被捆上两塊細長結实的木條,使她的双臂根柢不能彎曲,令被赤誠地赤身銬在木板床上的米雅連趴下身体都做不到

    米雅現在的樣子活像一个貧民窟里最低賤的娼妓,她年輕娇艷的肉体上遍布奪目的鞭痕和瘀青,下身的两个小肉洞都红腫得合不攏了,两个稚嫩的小小蓓蕾上也是被鞭打得遍体鱗傷,米雅两个渾圓挺翹的小小蓓蕾可憐兮兮地掛在胸前,上面殘酷地留着幾个奪目的手印,娇小的蓓蕾已经被玩弄得硬邦邦地膨脹起来;她幼嫩娇柔的下体也恥辱地表露着,遭到我無數次強奸的蜜穴里向下流淌着粘稠的白濁精液,黏液中还夾雜着淡淡的血丝,一直流淌到雪白豐滿的大腿上,大腿根、臉上和凌亂的头发上更是糊滿了骯髒污穢的精液

    而站在她身旁的潔西亞的手上还舉着一支粗大的蠟燭,不时將蠟燭里滾燙的蠟油殘暴地滴在赤裸的小腹上,“好燙”米雅痛叫一聲,身体狂亂地震顫掙扎着,不過潔西亞手上的蠟燭卻依舊繼續滴下滾燙的燭油。

    她手上的蠟燭持續地在蘿莉的小腹與恥丘上揮灑着艷红的燭油,令米雅的嘴里发出痛苦不堪的嗚咽和哀鳴熱燙的蠟油不斷讓米雅慘叫出来,更何況潔西亞是將它滴在米雅敏感的胸部尖端。红色的蠟油與白色的精液在櫻花色的尖端上描繪出冶艷的丹青,潔西亞飽覽着前任主人因痛楚而扭曲的斑斕容顏,手上的动作卻毫不停歇,無法抵擋的米雅眼睜睜地看着熔融的燭油从潔西亞手上傾斜的蠟燭前端掉落本身白嫩敏感的玉体之,上直到整根蠟燭都燒盡为止,她丟下燭臺,撲上米雅依舊哆嗦着的身軀,爱憐地吻去她臉上的淚氺。

    然后潔西亞又拿起另一跟蠟燭謹慎地滾燙的蠟油滴在米雅肌膚上,从米雅痛苦扭曲的斑斕臉蛋與她瘋狂抽搐彈动的娇軀看来,哦了知道潔西亞手上的蠟燭到底帶給她多大的刺激。

    最后她將蠟燭塞在前主人那还垂流着白色黏液的蜜穴中,“阿”雖然这樣不需要滴蠟油固定,但逐漸融化的蠟油卻会落在蜜穴旁潮湿的花瓣上,而且被火焰灼傷的恐懼更会帶来異樣的快感,遭到如此对待的米雅身体哆嗦着,卻讓更多蠟油掉在那不斷抽搐震顫的蜜肉上。

    “哇阿”米雅慘叫一聲,裸露充血的小蜜核及蜜穴再度受到高溫蠟油的攻擊,此刻米雅的確羞愧得恨不得立刻死掉,她閉着的眼里流淌出大滴大滴的淚氺,眼淚混合着口氺順着她雪白優美的脖子流滴下来,弄得她裸露着的嫩白的双乳上都湿答答的,她感受本身的尊嚴已经喪掉殆盡。

    “你这見風轉舵、趨炎附勢的變節者,明明就是我的守護英靈,为什么幫着阿誰飛揚跋扈、人面獸心的畜生来熬煎我”肝火沖天的米雅充滿了怨恨及怒火的眼神死盯着潔西亞高聲問道潔西亞她披着件又輕軟、又稱身的薄紗,看上去娇媚而不掉端莊、婀娜多姿的曼妙身段,然而她最讓人着迷之處,倒是共同着她动聽体態所流露出来的,那种慵懶而成熟的風情和舉手投足間濃濃的女人味,就彷佛是情欲的催化劑一般,令人一見之下就油然兴起犯罪的欲望“親爱的小米雅,我現在已经是主人最赤膽忠心的性奴隸了,你看这个項圈就是我屬干主人的證據。”潔西亞她纖細優美的脖子上被一个皮制的項圈紧紧套着,項圈上的鐵鏈被站在她身邊的我抓在手里,使仿佛一條狗一樣被我牽着;“小米雅你也来插手我们吧,主人的巨棒会令你如置身干天堂般好爽的。”“你休想我絕不会成为阿誰寡廉鮮恥、只会作奸犯科的大淫魔的性奴隸。”潔西亞说完便一口將我的另一根巨棒含住,擺动着头部上下套弄起来。

    她的动作相当熟練,不时的发出嘖嘖的吸吮聲,我勃起的被潔西亞溫暖的口腔吞沒,靈活的舌头还立刻卷上了棒身,超越了手淫數百倍的快感,又一次的給以了我射精的感动,她口交时的樣子既馴服又娇媚。不一会兒,就被亮晶晶的唾液完全濡湿了,閃耀着淫靡的光澤。

    狹窄的口腔擠壓着,湿熱的舌头卷弄着外皮,她盡力的舔吸着,雪白的胴体也共同着擺布搖擺起来,徹头徹尾象是一个久经歡場的風塵女子,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強迫着精囊釋出精液,最后就在喉嚨的吸吮之下,我無法再忍耐的又一次的喷发,將依然濃郁的精漿餵給了潔西亞享用。

    此时我抽出大搖大擺地走到米雅面前,手握着棒子对米雅她卡哇伊稚嫩的小臉射出溫熱的液体,猛烈地喷濺在米雅她的臉上和赤裸的身体上,一直流进她大張着的嘴里。帶着一股濃烈的刺激氣味的液体流进米雅的喉嚨,使她感应一种難以形容的羞愧和委屈

    淡黃色的液体流滿了米雅的臉上、脖子、和身体上,順着她張开着的嘴里涌进她的胃里,使米雅絕望赤誠地嗚咽着,號啕大哭起来

    魔王女奴傳

    ----------------------------------------------

    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http://www.bcgbjt.live 查閱。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