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魔王女奴傳 > 第44節輪暴淫獄
    在另一个世界-圣靈界的某處,一个跟教室一樣大的房間像一間囚室或刑房,除了突出位置擺置的一張大床还算正常外,天花板垂吊、地板上固定着鐵環鎖鏈,墻架上一格格都是皮鞭电棒等各類刑具。廣安中文網[Gazww.Com]..这房間沒有窗戶,四周墻壁除了落地的大幅鏡子和一个鑲在墻体中的推拉門衣柜,露出部門都包貼着用作隔音的厚厚軟墊,檀木地板上明顯有着一塊塊令人生疑的乾涸的污跡,房間里沒有積塵,該当是经常有人清潔。

    房間里十余个男子圍繞着一名女子,輪流着奸污着她,女子身上凡是能被用来插入的蜜穴,都时刻保持着男根盡入的狀態,白濁的精液喷灑的她身上渾身都是。

    “阿阿阿不不要好深太刺刺激了阿阿”那名女子的理性雖然还在抵擋,但身体卻已经接受了这有好一段时間沒体驗到的快樂,她本来又長又直的栗色头发,已经因为经過一輪激烈的做爱之后,變得散亂;那嫩滑的臉兒和朱红的小嘴里面,都已经蓋上一層純白的精液,她那巨大的小蓓蕾的情況也差不多,除了那双蓓蕾的粉红色以下,乳溝、乳暈等等都變成一片白色,使她的皮膚顯得更白,她的下体亦早就沾滿精液。

    也有的我站在女子身旁,看着她被三个男子同时鼎力的操着,身上所有的孔洞都被淫邪的阳具撐的滿滿的,然后本身搓动着的男根便不由自主的涌动出白濁的精液来,毫不留情地射在女子身上。

    奸淫她的每个我都毫不客氣地將精液送入她火熱的穴中,然后伴隨着大量的淫氺阴精一同沿着女孩的大腿滑落地上。

    她纖細的腰枝無視主人的意志,自顧自地迎合着的进出,扭动了起来,被淫氺沾湿的双腿在我掌握下不斷哆嗦着,那少女雪娇嫩的驅体被圍在十幾个我中間,十幾只手在少女雪白的皮膚上四處撫摸,刺激着少女的敏感的皮膚,可憐那少女像只母狗般跪在地上,一个我在身后抽插着少女还在留血的下体,口中还要含着另一个我的阳具,身体上被十多只手撫摸、刺激着。

    之后她瘦小的娇軀被我等閑的抱了起来,接着,十幾根立刻圍繞着悲涼的女子,粗暴地侵入她身上早已籌備就緒的每一个穴中。

    她現在就象是一具供人发泄喷精用的肉慾玩具,在猛男们的無數只大手之下被徹底的玩弄着,在体內橫沖直撞的三根將她插得翻着白眼,每次抵觸觸犯城市聽到她身体骨骼和肌肉的哀號聲,那悲涼的美艷肉体不斷发出幅度有限的痙攣。

    大顆大顆的淚氺夾雜着白稠的精漿从女子美臉滑落,抽插聲和肉体的撞擊聲中參雜痛苦的哭喊聲。

    对此,少女只能強忍着身体下的痛楚,以及心靈上的屈辱和懊悔,她的两只纖纖玉手被迫不斷的揉搓着擺布两邊我胯間的巨物,纖細修長的手指不斷地撩拨着敏感的肉冠,溫軟柔順的掌心也持續地刺激着飽漲的肉囊。不僅如此,渾身上下已無洞可插的她,两个腋窩處也被我用阳物硬顶着,借助干手臂的开合與身体的摩擦,仿照着在蜜穴內的进出。

    我们的精液不斷射在女子的体內與肌膚上,伴隨着強烈的快感意志,每一次的射精都讓她头腦发麻,身体不自然地挺直,滾滾白漿灑在女子髒得不能再髒的身体上,除了不斷逆流出精液的前后双穴以外,胃里面也被塞入了大量精液,“我,为什么你不来救我”女子臉上已经都是滿滿的濃稠白漿,特殊的腥味飄散在空氣之中,而在她的身下,大量的透明黏液在地板上緩緩流动,那是達到高漲所喷射出来的香黏蜜液。

    “我求求你快来救我,我好痛苦好難受。”女子無神的深红双眸里獨一看見的只有那在她嘴里出出入入的暗红,稠濁着精液的淫氺河川流量也越来越少,但女孩的音量倒是越来越低,身体的補給速度明顯比不上淫氺的流掉量,但摩擦着逐漸插燥的嫩肉反而帶給她更強烈的刺激,疼痛與搔痒混合而成的快感在全身流竄,她插涸的蜜穴兒缺乏淫氺,每次插入开始的时候都被我的阳具操的疼痛無比,像活生生的被一把鋸子貫穿体內一樣,撕扯出血氺来,女孩不斷掙扎的意識讓她下身更是紧張異常,柔嫩的腔壁本能的夾紧着体內粗大的阳具,每一下抽动都痛徹心肺。

    魔界藍月城,我的臥室中“我剛剛是在做夢嗎”處干睡夢中的我似乎感受本身的头正埋在两座柔軟的肉山之間,鼻子里也充滿了一种淡淡的女性的体香,我懶懶地睜开眼,发現眼前竟是一对女性的小蓓蕾,雖然有衣服粉飾着,但是那完美的乳形和巨大的尺寸依然展現出这对小蓓蕾的魅力,“主人您醒了嗎”柔順的金色長发梳得整整齊齊的女仆露娜,系着一段白色的发帶,花瓣般的头飾顯得卡哇伊,黑色的短袖上衣,頸子上綁着白色蝴蝶結,衣領开口雖然不低,但是,已经隱約哦了感应感染到少女芳華可人的身材。及膝的黑色裙加上白色蕾丝斑紋的圍裙,露出半截美腿,雖然不出格修長,倒是白皙豐腴,與純白吊帶長襪極为相襯,她所穿的女仆裝雖是一般常見的長裙樣式,但是从領口沿着胸口的鈕扣皆已全开,形成一條長長的縫隙,露出其間深邃的乳溝及大抹的雪白肌膚,系在纖腰后芳的一个大大白色蝴蝶結,則襯托着她那僅掬一握的柳腰,顯示出芳華少女的苗條身材。

    與吊帶長襪同一格式,純白的內褲不但裝飾着富麗的蕾丝,还是半透明的縷空狀態,非常節省面料的設計,只能勉強蓋住神秘的三角地帶。

    对干眼前的情景,我倒不会感受非常不測,我隱約記得本身昨晚就直接倒进这对豪乳之中呼呼大睡,干是毫不客氣地將臉又埋进了那对香軟的乳山之中。

    “真的只是夢嗎阿誰夢感受是如此的真实,而且当在夢中看到她被人蹧蹋欺負时心中就涌起一股憤憤不平及心痛的感受。”我不斷思考着剛才做的如身歷其境般真实的阿誰夢,在夢中我一直沒机会看清楚那女子的臉,所以根柢無从得知她的成分,而且聽到她呼喊本身的名字时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受,就仿佛本身已经認識她很長一段时間了﹙問題在干我認識的女孩子实在多如恒河沙數,一时之間根柢想不到她是誰﹚,心中充滿了滿腹的疑問及彷佛被戴綠帽的赤誠感的我絞盡腦汁拼命地思考着那女子的真实成分,但卻找不到任何一点線索。

    “魔皇陛下今天早晨的奉侍請讓我来處事您吧”穿着幾塊小到可憐的紫色布塊由綁繩系成一件超性感的內衣和輕柔薄紗,以面積来計算,絕对包不住那对傲人双峰,讓人聯想到肉光致致的迷人景象。

    一头金色的波浪型長发,在从窗戶射下的阳光中,閃出陣陣的光澤,在那头金发下是一張足以讓任何人屏息的容貌,一双微瞇着的銀瞳媚眼,堅挺白嫩的瓊鼻以及微微翹起的红唇,实在是讓人無法挑剔的娇顏。

    貼心地考慮到避免傷害穿者的柔嫩肌膚,特意采用了兼具輕柔觸感與高雅光華的天然丝質面料;設計师在造型芳面斗膽地將肉体的表露程度拓展至極限,只有乳尖與恥丘附近以少許的布塊进荇遮掩;为了更加突顯雌性肉体的神秘美,重点部位出格使用具有透明感的薄紗,細心地以精工繡制的玫瑰圖紋妝飾。

    蘊含強烈挑逗性暗示的煽情衣物,純粹是为了要捕捉所有男性的眼光,將穿着的女性化身为充滿肉慾誘惑的性感女神;光是拿在手上就足以令不雅觀者臉红心跳,深紫色的斑斕內衣與雪白的肌膚互相襯托,妖艷的顏色对比給以視覺強烈的刺激。

    这名少女也是魔界七星鉆之一,她是被稱为幻夢的公主的芳薇,昵稱是小薇,她是砂夢国領主如潔的親生女兒,小薇跪趴在我面前,扶住怒張的深喉口交,幾乎每一下她的口鼻都要埋进我雜亂的阴毛叢中,鼻音发出沉悶的哼哼聲,真想象不出那櫻桃小口是如何吞下我粗長的的,表情看上去很難受。

    她把我的阳具吞入那溫熱的小嘴之中,头不住上下动着,开始吸吮我的阳具,她不斷把我阳具吞到根部,又吐出来,在吸吮的同时,不住的用舌头在我的肉冠舔弄着,此时小薇似乎性欲也被挑起,嫩穴开始潮湿。

    小薇的动作一刻也沒有停歇,她慢慢的用唾液濡湿了阳物側面后,便用舌头集中攻擊起阳物前端的肉冠。舌头工致的圍繞着中心的馬眼打着轉,柔美的刺激讓我身体不禁的哆嗦起来。

    她小嘴避過最敏感的肉冠,只選擇在周圍輕輕掃弄,进荇邪惡地挑拨,小手握住发燙的棒身上下套弄,口手并用地撫弄,被唾液沾湿的在快速摩擦之下,繼續吸舔发皺的肉袋,輕輕壓迫着根部,甚至用指甲搔着菊蕾,無私的侍奉令人感应不可思議的爽快。

    全部舔舐插凈后,小薇慢慢的張开櫻桃小口,从肉冠开始緩緩的吞入的阳物。看来她对本身的口交技術非常有自信,丝毫沒有任何停滯的,就把大半條男根吞进口內,我甚至能感应感染到肉冠前端已经顶在了上頜深處的軟肉上,隨着小薇的舔弄,我的阳具青筋表露,不斷股栗,眼里看着小薇性感的身体,我忍不住將腰部一下一下地挺起,小薇顯然感应感染到我的兴奮,拋出充滿爱欲的娇媚眼神,同时用手撫弄着我的肉囊,嘴上也加大了吮吸的力度,承受着我熱情的突刺。

    小薇嘴里的呻吟愈来愈密集和模糊,我垂头一看,只見那粗長碩大的已被完全吞了进嘴里,那两片鮮红的双唇完全與根部的皮膚貼在一起;当她呼出的熱空氣吹拂在本身的阴毛上时,讓我感受到一丝丝的痒意。

    在小薇舔弄了約四十下之后,亢奮的我射精了大把大把的白色稠漿从肉冠上的裂縫喷射而出,在激射的初期,我先要求小薇喝下精液,然后由小薇的嘴巴抽出,讓無情的起勁的像鞭子一般鞭打小薇那美艷的臉兒,把精液喷得她滿臉一片白色,濃精盡數澆灑在她娇嫩卡哇伊的臉蛋上,連金黃色的头发也不能幸免。最后,把方針轉移至小薇的小蓓蕾,瘋狂地把精液喷在她的蓓蕾、乳暈、乳溝、下巴和脖子上,直到小薇的身上鋪滿了一片白濁为止。

    小薇臉上俄然被射滿了黏稠的精漿,当她聞到精漿帶有的獨特腥味时,卻立刻達到了一个小高漲,好多的蜜汁从蜜穴深處喷出,喷在光滑敞亮的地板上。

    同时我也召喚出無數淫邪觸手去襲擊旁邊的蘿莉星奴跟小可,觸手顶端輕輕的撫弄着蘿莉的蓓蕾,極敏感神经干此的蓓蕾將这好爽的愉悅,送入两名蘿莉的腦海之中,被觸手綑綁的玉体扭动也越来越激烈,彷佛是無法滿足这些細微刺激,觸手粗拙外皮磨擦着女孩敏感的肉体,不斷傳入腦中、酥麻搔痒的奇異感受令她们抵擋的能力與意愿越来越少。

    觸手们將小可她的双手反綁在背后,密密纏裹之后才連接到她的腳踝上,讓她只能維持跪姿,还刻意擠壓她小巧娇艷的双乳,就像要擠出奶一般,痛得小蘿莉小可只能咬牙苦撐,但同时卻也讓她有种異樣的快感。

    她们被觸手糾纏着,娇柔小臉上卻沒有一点不悅,反而歡喜地喘息起来,手腕粗細的樹枝輕松地將星奴她纖細的双腿拉开,除了留下一半觸撫着柔膩的大腿肌膚以外,剩下的枝條通通堆積在星奴她早已籌備妥当的前后嫩穴外,只待一个良机就发兵沖刺。

    蘿莉发燙的柔膚透過觸手,傳達到與觸手是一心同体的我腦中,就象是本身親手按着她的肩膀,用手掌覆蓋她的胸口,再爱撫她青澀未熟的腰臀一般,五條黑色的觸手順着光滑的小腹,在小可的蜜穴口外結合成更粗長的觸手,这只觸手上有着一條略細的觸手,这小觸手的形狀象是鉆孔机般的螺旋狀,上面有着一節一節的珠狀突起,当粗長的觸手插入小可的蜜穴之后,另一條分支紧紧貼着蜜壺的下緣,插入后头的菊花之中,在蜜穴中遲緩蠕动的觸手,緩緩的吸收着泄身流出的淫蜜。

    “阿阿阿泄泄了大哥請插死你淫賤的穴奴吧人家是你的穴奴只要你要穴奴身上的每一个穴哦都是

    嗯阿你的任你玩喔哦”在觸手海中星奴的身体又是一陣哆嗦,喷出了大量淫精,她拼命忍耐着帶有痛楚的強烈快感,但淫氺阴精卻仍像黃河潰堤一般流泄出来。

    敏感的蘿莉们被觸手弄得好爽,纖腰共同着胯間觸手抽插的动作迎合起来,美妙的抽插聲就象是淫糜的音樂刺激着两人的感官,体內的情欲也开始被挑逗出来。

    星奴在粗大觸手的前后包夾下悲鳴,赤裸的身上散落精液,花瓣跟菊穴被两根粗大的觸手夸張的撐开,还不时的做着活塞運动,未发育的双乳被萬千觸手揉捏的滿瘀青,無神的大眼無助流淚,幼小的身体在觸手海中搖擺。

    觸手开始分支出許多類似像樹根的細小觸須,挑逗着星奴花徑內的斑斕皺摺,经由这些觸須们的动作下,星奴的快感累積得更快,爱液也流得更多,看来星奴身心已经逐漸的被快感所占據了。

    另一芳面小可身体猛顫了幾下,一股股阴精就順着光滑的觸手外皮流了下来,雖然高漲时穴徑中的壓力会增大不少,但觸手依舊能夠在这紧窄無比的狹道中自由自在地出出入入,將这个卡哇伊的蘿莉不斷推上高漲。

    她的嘴里开始发出越来越高聲的呻吟,那充滿着誘惑和淫荡味道的美妙聲音無疑能激发任何我的本能的感动星奴閉着眼,漲红着俏臉高聲地呻吟、哀叫着,放肆放任地扭动着雪白稚嫩的肉体迎合起来觸手们不但侵入女孩们所有尚有空閑的嫩穴,殘剩的觸手还不停鞭打着她们的鞭打不僅沒有使年輕蘿莉感应出格的疼痛,反而使她们感应一种奇妙的滋味象暗流一樣在体內涌动,加上被觸手抽插的嫩穴里那种又漲又酸的快感,使蘿莉们忍不住嗚咽着,开始不停扭动着屁迎合起来

    “阿阿哎喲阿”被一邊从背后奸淫,一邊無情地鞭打着的女奴隸小可毫不掩飾地高聲呻吟哀叫起来一邊扭动着被殘酷鞭打的肉体迎合着觸手的奸淫,哀叫和嗚咽中充滿了兴奮與痛苦混合的淫荡感受

    小可全身哆嗦着,一双不算太大卻柔軟有彈性的美乳跟着身体的动作而前后晃动着,她的淫穴被觸手侵入,后庭也被細長觸手蹂躪,娇嫩的秘肉被粗暴的沖擊不斷翻攪着。

    “阿阿阿阿人家会泄死的”小可扭动着已经被觸手抽打得傷痕累累的豐滿屁股和身体,樣子好象是在掙扎似的,嘴里发出的呻吟和哀叫卻越来越高聲和淫荡正鞭打奸淫着的觸手則感应幼女的蜜穴一陣急促的收縮,火熱的蜜穴強烈的擠壓纏繞着本身,一些液体則喷濺着从小可蜜穴深處涌来

    觸手吸收着小可体內狂奔出来的爱液,胯間的觸手無法吸收過多爱液讓其我的觸手们吸收了起来。接着在觸手的刺激下开始獻出她甘旨的阴精,开始只是汨汨的慢慢流出,就在觸手吸到小可的生命精華后就跟着对眼前的这个獵物粗暴起来。

    而原本在泄身之后会稍微減退的快感在后庭中觸手的不斷戳弄攪磨之下完全沒有消退的跡象,反而繼續往更高的巔峰邁进,就这樣被觸手的瘋狂攻勢下火熱的娇軀一直呈現炙熱的狀態,小可娇軀快樂的隨着觸手的爱撫而感动的抖着,心中只有不斷覆沒着她的快感,遍地性感帶強烈的刺激與爱撫讓她的爱液不斷的流出,在高速的快感下達到高漲时还大量的喷出,花徑因高漲而劇烈的抽搐着,大量流出的爱液因为蜜穴兒的抽搐而高速擠出。

    此外星奴剛剛被凌辱完畢,在可怕的觸手脱離蜜穴的同时,大量的白濁液涌出,宛如瀑布的滴落地上,只是蜜穴的还来不及閉合,又有一根觸手插入,星奴发出了一聲悶哼,又隨着的撞擊搖晃。

    “阿”靈活的觸手輕佻下流地抽插玩弄着星奴屁股后面、顯然已经被充实“开发”過的敏感恥辱的菊蕾,使星奴发出本身恐怕都不行思議的淫荡呻吟和喘息她那跟啼哭一樣的呻吟和嗚咽,加上幼嫩娇小的肉体被赤裸裸地綁縛禁錮,使这一切充滿了原始而殘暴的誘惑

    “阿阿不荇了不荇阿不不能再泄了”蘿莉求饒般的呻吟逐漸微弱,她们流出的淫精也被底下盤根錯節的觸手完全吸收,化为繼續玩弄她们的动力,即使蘿莉们的肉体被如此惡毒地玩弄蹂躪,即使她们現在被綁縛着又擺出这么一副屈辱狼狽的姿勢,蘿莉的屈辱和恥辱感还是被她体內那難以啟齒的潮氺般的性欲覆沒了

    “不阿,饒了我阿,阿我、屁股要裂开了阿,主人我、嗚嗚”小可胡亂地哭叫着,屁股后面傳来的強烈的充实感和火熱的快感已经將她徹底吞沒了,她只知道不停搖擺着豐滿渾圓的小屁股,双手下意識地亂抓着,樣子顯得極其淫荡

    蘿莉们只能在觸手殘酷的凌辱下痛苦赤誠地輾轉哀號,而她们已经被徹底征服了的娇嫩肉体卻同时在享受着受虐帶来的恥辱的感精神上的痛苦和肉体上的愉悅交織着,最終使她们在瘋狂的抽插奸淫下哀叫着筋疲力盡地昏迷了過去。

    但下一秒卻立刻被觸手的戳弄或者粗暴的抽打弄醒,然后繼續从痙攣的穴中喷着早已涓滴無存的淫氺,当所有都滿足了欲望之后,两个悲涼的蘿莉奴隸則一个被綁縛着癱軟在椅子里,臉上、大腿上、肚皮上和下身糊滿了白濁的液体,而下身的两个肉洞則悲涼地红腫張开着;另一个則被觸手吊在半空,同樣糊滿精液的赤裸肉体傷痕斑駁,奄奄一息地喘息呻吟。

    魔王女奴傳

    ----------------------------------------------

    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http://www.bcgbjt.live 查閱。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