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鄉村暴操亂倫。 > 第 1 部分閱讀
    我,讓我出診,為他的一位朋友的父親看病,他家在很遠的偏僻村子,我問他為

    何不來醫院就診,他說患者諱疾忌醫,寧可跳大神,請巫婆,也不愿上醫院,結

    果把病給耽誤了,現在嚴重了,只好請醫生去上門治病。廣安中文網[www.bcgbjt.live]一般這樣的診還是不出

    為好,但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我還是去了。其實也沒什么,小毛病,打幾針就

    好了。病好以后的一個月,那位患者,就是那個老頭兒,非要請我吃飯,說是要

    感謝我,推脫不掉,我就去了,在他家住了兩天,在這兩天里,我是真開了眼界

    了。

    那老頭是村長,村里的地頭蛇,請客也很有「排場」,我說的「排場」是指

    吃飯還有人陪酒,陪酒的不是「小姐」,而是老頭兒的女兒和兒媳。當天晚上桌

    上十幾個人,有老頭和他老伴兒、兩個兒子和兒媳,兩個女兒和女婿,加上我,

    還有一個中年婦女,我不認識,坐在老頭兒身邊,一聲不吭,好像不習慣這種場

    合。三杯酒下肚之后,大家漸漸有了醉意,我才知道為什么她這么拘束,原來老

    頭當著大家的面兒,把手伸進那中年婦女的褲襠里,往里面一陣亂摸,中年婦女

    皺著眉頭,也不敢吭聲,任憑老頭兒往褲襠里摸。隨后老頭兒的兒子和女婿也開

    始摸周圍的女人,但是他們摸的可不是自己的配偶,比如他大兒子和一個女婿正

    在摸他老伴兒的,他老伴兒少說也有五十多歲了,竟然把露出來了,像

    兩個小袋子,干癟著下垂,但是還是有人對她感興趣,到后來竟然有人把掏

    出來了,讓老太太給他,天哪!!!這家人竟然明目張膽的。

    看到這里,我不知如何是好,老頭兒看到我的尷尬,就讓他的一個女兒和一

    個兒媳過來陪我,她們兩個倒是輕車熟路,過來就把上衣脫了,把褲帶也解開了。

    這一家人都看著我,我要是不逢場作戲,他們肯定認為我瞧不起他們,所以

    只好跟他們學習,把手伸到老頭兒媳的褲襠里面,摸她的逼。老頭兒女兒用手握

    住我的就是一陣擼,差點兒把我整暈過去。

    酒喝到這里基本就結束了,老頭兒命令他的老伴兒和他的兒子、女婿睡在一

    個屋里,其余的女兒和兒媳和那個中年婦女全都陪我睡,至于小孩子們都在東邊

    的屋里睡。剛安排完,老頭兒的三兒子和兒媳回來了,三兒子住城里,今天老頭

    兒請客高興,把三兒子和兒媳也叫回來了,因為車出了點問題,所以回來晚了。

    我見了老頭兒的三兒媳,大吃一驚,原來她是我一個朋友的前任女友,名叫

    賈蕾,好不尷尬,不過也只好假裝不認識。大家見了面,客套幾句,老頭兒就急

    著讓三兒子吃飯,我們就都回屋里準備睡覺,忽然我想小解,出去到院子里,廁

    所在院子的另一端,要路過倉房。經過倉房時,我看見倉房里亮著一盞油燈,奇

    怪,一般農村怕失火,倉房里是不點燈的,這么晚了,是誰在里面??

    我走過去透過門縫一看,原來是老頭兒和他的三兒媳賈蕾正在,估計他

    三兒媳還沒吃晚飯,就被他給拉到倉房里給操了,他三兒媳半躺在一個木架子上,

    下面墊著破棉被,衣服扔在一邊,全身赤條精光,老頭更是啥也沒穿,拼命往里

    插,操得啪啪直響,還不忘跟兒媳婦親嘴,好像把舌頭也伸進嘴里去了,他

    三兒媳婦賈蕾也就三十歲左右,很是風韻,兩只隨著老頭得,有節律得

    晃動,看的我都硬了,趕緊上廁所,然后回去操老頭的另外兩個兒媳和女兒,

    想到這里,我一路小跑,奔廁所而去。

    小解完,回到屋里上炕,女人們都躺下了,雖然蓋著被,但是看得出來,她

    們都脫光了衣服,看來老頭兒在家里還是絕對得權威啊。五個女人,先干誰呢??

    對了,干那個中年婦女,想到這里我掀開那個婦女的被子,也不用,直

    接就用插,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大家不要受a片的影響,實際上男女操逼,

    很少象a片里描寫的一陣撫摸,一陣親。大都是直接插入,干到射精為止。我也

    沒客氣,按住那個中年婦女就是一陣抽送,她四十多歲的樣子,腰有點粗,很豐

    滿,一抓一把肉,捏起來手感真好。我也沒忘了學那老頭兒,一邊干一邊親嘴,

    要兩不耽誤還真不容易,操的狠了,嘴就親不上了,真佩服那老頭兒,干他兒媳

    婦很是專業。這中年婦女姿色一般,其他幾個也差不多,普通的農村婦女,身體

    很壯實,收縮有力,夾的很緊。身上沒有香水的味道,只有女人身上特有的

    那種汗味兒,配合她的呻吟聲,真是妙極了。

    了一百多下,我就站起來,讓她給我了一陣,然后就換了一個女人,

    也不知道是老頭的哪個女兒,扳過來就是一陣暴操,每個人一百多下,然后,

    再換人,如此把五個女人操了兩遍,算一算總共插了一千多下,憋不住了,準備

    射精,正尋思著把精液射進那個女人的里呢?這時候,老頭的三兒媳賈蕾開

    門進來了,也不搭話,頭發亂蓬蓬的,脫衣服就上了炕。我一問,是老頭兒讓她

    也來陪我睡覺,我問她:女人都陪我,那男人怎么辦吶??她回答到:我婆婆陪

    他們六個睡,我汗,還不把老太太操死啊!!

    不管那么多了,我把賈蕾褲子脫掉,一下就把插進去,她里面粘呼

    呼的,是那老頭兒的精液,真掃興,要是干凈的逼多好!行了,將就了,我猛插

    了二十多下,就射了,射了好大一波,拔出來時,精液也跟著流了一大灘。

    射了精之后,身體一下就松弛下來了,整個人癱在炕上,飄飄欲仙,炕上的

    六個女人當中,除了賈蕾之外好像都沒有滿足,她們圍著我看了半天,也不見我

    的有任何動靜,于是很失望地散開去睡覺了。沒辦法,我又沒瞌藥,干了一

    千多下了,已經實屬不易,各位不要把a片里的情節當真,沒有那個男人能狂操

    一個多小時,除非瞌藥。a片的男優也沒那么強,多數都是分幾次拍的,然后剪

    輯和在一起,好像很強的樣子,實際上普通男人頂多也就二十分鐘,象我這樣干

    半個小時的就算強的了。

    賈蕾好像很累的樣子,現在躺在炕的另一端,看來是想睡覺了,她被老公公

    一陣操,估計連飯也沒吃。這老頭兒也真是的,就是干妓女也要讓人家吃飽飯吧?

    何況是自己的兒媳婦,人家風塵仆仆趕回來,連飯也不讓吃,拖進倉房就是

    一陣操,現在飯菜都涼了,家人都忙著操逼,估計也沒有人給她準備晚飯了,真

    是太不講究了。

    還沒等我感慨完,門又開了,老頭兒的大兒子進來了,光著膀子,一只手拿

    著衣服,另一只手提著褲子,看來是剛從「戰場」上下來的。進了屋直接就奔炕

    上的賈蕾過來了,也不客套,掀開被子,爬上去就要操。賈蕾不樂意了,一把推

    開他,說:「人家要忙了一天,都要累死了,你去干大姐她們幾個吧。」老頭兒

    的大兒子心有不甘,說:「妹子,我也知道你辛苦,可是你兩個月也不見得回家

    一次,把我們幾個都想死了,今天無論如何也要陪大哥爽一下。要不是老爺子發

    話,讓你妯娌幾個都陪劉大夫睡,我早就過來了。別怕,我剛才在媽的身體里射

    了一次,再干你,也不會用太長時間。你再堅持一下。早就知道今天我們哥幾個

    肯定要拼命干你,所以我準備了潤滑液,我去給你拿來。」

    賈蕾一看,今天不讓他操恐怕是不行了,只好再堅持一下,強打精神,說:

    「不用潤滑液了,咱爸和劉大夫剛射完,精液還再里面,權當潤滑液了。」(我

    汗,敢情我寶貴的精液當他們的潤滑液了,太虧了。)老頭兒的大兒子聽到

    這里,心花怒放,撲上去噗哧一聲,就把插進去了,噗吱噗吱干了起來。

    老頭兒的大兒子說的沒錯,不一會兒,其他幾個人也過來了,一個個衣衫不

    整,看來都辛苦「工作」過。老頭兒的兩個女婿和二兒子都圍住賈蕾,排隊等著

    操她,而老頭兒的三兒子則過去抱住大嫂親嘴。實際上賈蕾的模樣要比她的妯娌

    們要好看的多,起碼細皮嫩肉的啊,一定是老三很長時間沒操大嫂她們幾個了,

    而對自己老婆早就沒興趣了,「家花沒有野花香」這就是這個道理啊。

    聽他們談話才知道老頭兒已經睡著了,他們才敢過來,原本老頭兒讓這幾個

    女人都陪我睡,這哥幾個好長時間沒干到弟妹了,早就忍不住了,好不容易才等

    到老頭兒睡下,全都跑到這個屋里,排著隊操賈蕾。老頭兒的一個女婿還抱歉的

    對我說:「劉大夫,不好意思啊,哥兒幾個都想壞了,要不也不能打攪你,我老

    婆在那邊閑著呢,讓她陪你睡吧。」我笑著說:「沒關系,我正準備睡覺呢,你

    們哥幾個好好玩吧,難得人這么全。」

    話雖然這么說,但是我也不能在這屋里睡覺了,因為一下子炕上聚了十多個

    人,哪里還有地方讓我躺著啊,于是我借口出去抽煙,穿上衣服到另一間屋子去

    了。

    到了剛才大家一起吃飯的那間屋子,桌子已經撤了,燈還沒關,炕上就躺著

    兩個人,老頭兒和他老伴兒,老頭兒已經睡著了,鼾聲震天。他老伴兒光著身子

    躺在炕上,兩腿叉開,陰部流出很多的精液,稀疏的陰毛全都緊貼在身上。我忽

    然想起來,賈蕾說他們哥幾個全都在這屋里睡,一定是他們幾個把老太太操成這

    個樣子的,陰部都腫了,五個男人啊,干一個老太太,還能不腫。

    我到外面找了個毛巾,蘸了點涼水,給老太太擦洗陰部,不能用熱水,否則

    會腫的更嚴重。給老太太擦的時候,她醒了,問我:「劉大夫,你怎么到這屋來

    了?」我回答:「睡不著,出來走走。」老太太明白,我是沒地方睡了,又不好

    意思直說。于是對我說:「這幫孩子,真不懂事,劉大夫,你就在這屋睡吧,我

    陪你睡。」然后就要幫我脫衣服,我急忙說:「沒事兒,大娘,您看您都累了,

    還要陪我。」老太太看著我說:「劉大夫,你是不是嫌我老啊?」「啊,不是」

    我急忙解釋:「我是怕您累著。」「沒關系,我都習慣了,以前也有好多次

    他們好幾個人干我一個。來吧劉大夫,不用擔心我。」

    老太太都說道這兒了,我還能說啥,心想:那就操一下吧,別干時間太長唄,

    實在不行就讓老太太給我。于是我又脫了衣服,原本搭拉下去的又硬起

    來了,不知道哪來的精神頭兒,對準老太太的陰部,一下插了進去。一般這年紀

    的婦女里是很干燥的,不過有他們哥幾個的精液在里面就不一樣了,很光滑,

    粘呼呼的,雖然有點兒松,但是我還沒干過這么大年紀的女人,所以仍然很有興

    致,挺槍躍馬,一頓猛干。

    這老太太不是很緊,你想啊,這肉套子都操了快四十年了,還生了五個

    孩子,又有那么多男人沒好氣的操,還能不松。我操了五十來下,就把拔出

    來了,一來實因為老太太的肉套子太松,二來是怕把老太太累壞,萬一她有個心

    臟病、腦血栓啥的,可別鬧除人命來,我是醫生,所以我知道老年人的這個年齡

    可是心腦血管疾病的多發期呀。拔出來以后讓老太太給我了一會兒,也沒射

    精,本來也不是很有,只是想知道一下干老太太是個什么滋味兒,所以就讓

    老太太休息了,我出去到院子里抽煙去了。

    因為原創,所以精彩——鄉村暴操

    在院子里抽煙很是愜意,農村的深夜很是清爽,連鳥也不叫了,我坐在臺階

    上看星星。不一會老頭兒的大兒子出來了,我跟他調侃,「爽了??」「恩,真

    他媽爽!老三媳婦真好,上次操她還是兩個月以前的事兒,我跟老三說了,讓她

    多住幾天,老三工作忙,明天就要趕回去,讓他老婆一個人留下。」

    我有點疑惑,問道:「讓老三一個人回去,沒有老婆,他晚上不寂寞嗎?」

    「沒事兒,」他說:「說好了讓我媳婦和老二媳婦跟他一起回去,還有我大

    閨女,她們三個陪老三一個人,咋都能伺候好他,你就放心吧。」

    「啊?還有你大閨女??」我驚訝的差點把下巴掉地上,「不就你們幾個么?

    怎么還有你閨女的事??」「恩,大人們在一起操逼,孩子們也跟著學,開始不

    讓他們操,但是也管不住,索性就放開了,讓他們隨便了。這不就在東屋,十幾

    個孩子睡在一鋪炕上。」

    我說:「哦,那怎么不見他們過來一起玩啊?」「不行啊,怕女孩子懷孕,

    她們都沒有啥措施,萬一懷上了,很麻煩。」「那你讓你閨女陪老三睡,就不怕

    它懷上?」

    「不怕,老三家里有安全套,我老婆也去,能照顧她,老三干我閨女時,叫

    他帶上套就行了。家里也是這樣,有時候鄉里計生委發放免費的避孕套,老爺子

    就讓孩子們也過來一起玩,干那幾個稍微大點的閨女時就帶上套子。」我心里想

    :還要等發放免費的避孕套,自己不會買呀?真是的。嘴上雖然這樣說,心里卻

    一陣狂跳,太刺激了,這一趟可沒白來呀。

    「那幾個孩子都多大呀??」我問道,「多大都有,最大的女孩兒十四歲,

    就是我大閨女,最小的才六歲,都開苞了。老爺子發話了,誰的閨女誰來開苞,

    睡第一宿,我兩個閨女,一個兒子,那兩個閨女都在五歲以前就被我給用過了。」

    「要小心吶,可別懷上,近親交媾懷上的孩子可不好啊。」說完這話,我好

    后悔,是不是自己太實在了,不該說的也說,可是他卻沒在意,回答到:「那是,

    不過這些孩子都不知道到底是誰的,只知道親媽是誰,不知道親爸是誰。前些年

    都想多生幾個,女人們都沒避孕,大家有在一起搞,也不知道到底是誰的孩子,

    反正大家都一樣,誰的老婆生的,誰就當孩子的爹。」

    「哦,那一定很刺激吧?」我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剛開始覺得新鮮,時間

    長了也沒啥意思,孩子們還小,身上沒有肉,摸一把凈是骨頭,就是有個嫩勁兒。

    要不找幾個陪你睡?讓你嘗嘗小女孩是個啥滋味兒。」

    「啊,不用了,可不敢吶,萬一懷上了咋辦呢」我假意推脫,實際上都

    硬了。他看出我不好意思,就說:「沒關系,找幾個小的,我去給你叫去。」說

    完,他站起身到東屋窗口,喊他的二閨女和小侄女。我也跟過去看,屋里炕上一

    大群孩子,各個赤條精光,有的還在操逼,還有的,有的孩子太小,還硬不

    起來,就在那里亂摳亂摸,居然還有打架的,亂成一團。這種場面估計很少有人

    能想到,別說親眼看到了。

    不一會兒,兩個孩子出來了,他給我介紹,一個九歲,一個六歲,就是最小

    那個,叫這兩個小一點兒的陪我,主要是怕懷上。我看屋里的男孩子最大也不過

    十歲,看來不帶套也不會有事。的確我要小心點兒啊,不過那個稍大一點兒的閨

    女好像很漂亮,應該就是他的大閨女了。不管那么多了,先吃碗里的,先玩玩這

    兩個,于是我站在院子里,讓那個九歲的給我。我用手摸她的胸脯,還沒發

    育,就是很柔軟,用老頭兒大兒子的話說,就是很嫩。

    老頭兒大兒子也沒閑著,他把那個六歲的女孩兒拉過去親嘴兒,還用手摸下

    面,估計這小女孩兒還不能感受性的快感,只能機械地配合大人的動作。我站在

    那里把那個九歲的女孩兒抱在懷里,在重力的作用下,插了進去,只能

    插進去一半,就頂到深處了。她的很緊,小孩兒嘛,當然比那個老太太

    緊。就這樣我們兩個在院子里干這兩個小孩兒。

    我問他:「你們這樣,有多長時間了?」他回答:「那可有年頭兒了,早在

    我結婚以前,老爺子就是村長,有名的造反派,我是武工隊長,那時候我家在這

    一片兒就說一不二,看誰家的閨女好,就捉到家里來,說是讓她交代反革命罪行,

    實際上就是她陪我們睡覺,漂亮的閨女干完了,小媳婦也行。過了好些年,農村

    人可以進城打工了,村里的女人們就都往外跑,剩下的要么一大把年紀,要么奇

    丑無比,看了就惡心,老爺子奈不住寂寞,就在自己家里想辦法了,最先干的是

    我老婆,那天我們爺仨喝了點兒酒,把我老婆騙到莊稼地里,玉米長的老高,周

    圍都看不見,我們就在那里,把我老婆給弄了,等到天黑了我們才回家,我老婆

    都不能走路了,是我們把她攙回來的。打那以后,老爺子嘗到了甜頭兒,就把老

    二的老婆也給弄了,當時老二老婆正懷著孩子,大著肚子被我們強行給干了。接

    下來沒有幾天時間,其他幾個女人都這樣被我們給用了。」

    他一邊干他侄女,一邊跟我講,「這些女人剛開始都不愿意,時間長了也沒

    辦法,就任憑我們干了。干老三媳婦最麻煩,她是城里人見過市面,怕她不依,

    在老三結婚那天晚上,我們在她的酒里下了春藥,等藥性發作了,我們四個一起

    上,干了個痛快,還拍了很多照片。第二天把這些照片給她看,威脅她要是敢聲

    張就把照片給她父母看,她沒轍了,只好就范,等她生了孩子以后,反倒很風騷,

    聽說跟她單位的同事還有一腿。老爺子最喜歡的就是這個兒媳婦,每次回來,老

    爺子總是第一個去操她,哥幾個也最愛干她,這不,排隊等著干呢。」我回過頭

    去,看屋子里面,幾個男人圍在賈蕾身邊,只能看見賈蕾的兩條腿,高高翹起,

    其他部分都被擋住了,估計她現在都沒有知覺了,早就麻木了。

    因為原創,所以精彩——鄉村暴操

    說到這里,我忽然想起那個中年婦女,就問她是誰。老頭兒的大兒子說:「

    是我們村里的,她沒出去打工,在家務農,以為自己四十多歲了,應該沒事兒,

    可是還是被老爺子給盯上了。去年夏天,她丈夫和兒子下地干活去了,留她在家

    里做飯,我們爺仨摸進她家里,把她給弄了,當時我們威脅她說要是不依就把她

    兒子抓起來,可是她還是死活不依,我們只好動硬的,我和老二按住她,老爺子

    把她褲子扒了,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把插進去,女人就是這樣,等到插

    進去就不反抗了,就是在那里一陣號啕大哭,沒人理會她,我們爺仨只管操,一

    直干到中午,村里人都聽見了,也沒人敢吱聲。后來她丈夫回來了,要跟我們拼

    命,被我家老二給打躺下了。一直到把她丈夫打趴下,我家老爺子都沒動地方,

    始終趴在那個女人身上,還插在里面,真是有定力,根本沒把她丈夫當回事

    兒。」

    「后來她丈夫在村里呆不下去了,帶著兒子進城去了,過年都沒回來,家里

    就剩下她一個人,一到晚上,老爺子就叫我們把她接過來睡,現在她基本常住在

    我們家了。」

    我心里想,你們他媽的也夠缺德的了,啥壞事都干得出來。本來我干你們家

    的女人,還有點兒不好意思,現在來看,是不干白不干吶。想到這里,我也加快

    了的抽送力度,用力干他的閨女,插了兩百多下就射了。

    天晚了,漸漸涼了,我就回到老頭兒睡覺的那間屋里,兩個孩子一左一右躺

    在我身邊,我拽過一條被子蓋在我們三個身上,今天太累了,沒多久就睡著了。

    第二天上午我醒來的時候大概有十點多了,老頭兒和他老伴兒都不在屋里,

    被褥也疊起來了,只有我和賈蕾兩個人還躺在炕上。我看她還在蒙頭大睡,一定

    是昨晚累壞了,昨晚我睡覺的時候,她還在被人操,不知道干到幾點才讓她睡覺。

    我掀開她的被子,她什么都沒穿,好啊,我的又硬了,此時沒別人,正

    好干她。于是我把從她后面插進了里面,剛要抽送,卻覺得有點兒

    疼,昨天操逼操的太狠了,都磨的紅腫了,今天還沒緩過來。沒辦法,只好

    把拔了出來,穿上衣服,到外面看看。

    大家基本都起床了,孩子們在院子里玩耍,現在看他們還有小孩子的樣兒,

    跟昨晚可大不一樣了。大人們有的在做飯,有的在院子里閑聊,老頭兒和他兩個

    兒子去村委會開會了,老三坐在院子里,老二媳婦站在他跟前,背心撩到上

    面,短褲褪到腳底下,叉開雙腿,雙手撩著上衣。老三的頭埋在老二媳婦的兩腿

    之間,正在舔她的陰部,兩只手還在用力捏老二媳婦的。我趕緊把頭轉過去,

    不敢再看,不行啊,還沒有恢復,不能操逼呀,還是別受刺激的好。

    午飯過后,老三要開車回城里去了,我也正好搭車一起走,同行的還有他的

    大嫂、二嫂和大侄女,而他老婆,也就是賈蕾留在家里,要下個禮拜才能來接她,

    不知道這一個禮拜的時間,她要被這些人操多少次啊,這下老頭兒可有事兒干了。

    回去的路上,我們一路閑聊,我問老大媳婦:「大嫂,你閨女都這么大了,

    咋沒個避孕措施啊,萬一懷孕了,還得打胎,多不安全吶!」她說:「我也知道

    不安全,但是也沒辦法啊,十四歲的孩子,哪家醫院也不能給帶環兒啊。」聽到

    這里,我趕忙說:「這還是問題,我就是大夫啊,我給她上環兒。」老大媳婦問

    :「劉大夫您不是外科的么?怎么婦科的也能看。」我說:「在大學里什么都學,

    內科、外科、兒科啦,就是到了醫院里才分的,婦科的也懂。」

    「哦,那好,咱們今天就去你們醫院吧。」老大媳婦說。我趕忙答道:「不

    用了,在我家就能做,晚上我把需要的器械拿回來,給你閨女上環兒。」于是老

    大媳婦和她閨女就到了我家里,老二媳婦跟老三回家,約好了,三天后我把老大

    媳婦母女兩個送到他家。恩,不錯,這兩天我又有女人陪吃陪喝陪睡覺了。

    到了我家里,我告訴她們母女,帶環兒要先休息一天,不能行房,帶上以后

    至少也要休息一天。她倆點頭稱是,于是我安頓她們住下,家里就我一個人住,

    租的房子,我老家在外地,又沒結婚,就租房住。正好,留宿她們母女倆也方便。

    我趕緊去了醫院,請了三天的假,弄到了相關的器械,準備給那女孩兒帶節

    育環。

    到了晚上,我淫心又起,拉著老大媳婦去淋浴,把她身上涂滿浴液,光溜溜

    的,摸著那個舒服。老大媳婦三十五六歲的樣子,皮膚還算好,可能也沒干過什

    么力氣活,不是那么五大三粗的,不過有些發胖,肉墩墩的,小腹上都又桔皮組

    織了,就是因為皮膚松弛而脂肪過多,皮膚上出現的褶皺。兩個也不那么堅

    挺,有些下垂,是布袋型的,跟她婆婆的有點像,不過正合我的胃口,我就喜歡

    操這樣的老逼,老逼好操啊,可以為所欲為,不像那些小姑娘,操的狠了就吃不

    肖,老逼往往見過市面,什么玩法都會,又不怕疼,象我這種九世轉世的人

    最好找這樣的老逼操才最合適。

    鄉村暴操

    洗完澡,我把老大媳婦拉到客廳,扔到沙發上,抱著她看電視,她閨女正看

    得出神,節目是個韓劇,我不感興趣,我感興趣的是這母女倆。于是我

    ----------------------------------------------

    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http://www.bcgbjt.live 查閱。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