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全職高手番外之巔峰榮耀 > 第七章 那年花開
    榮耀!

    屏幕上閃過了兩個大字,對每一位榮耀網游玩家來說,無比熟悉的兩個大字。

    但在這組畫面中,這兩個字所意味的可不僅僅是一場競技場PK的勝利。

    這是一場終級勝利,意味著一個冠軍的誕生。

    榮耀聯盟第一賽季,最終的總冠軍——嘉世戰隊!

    歡呼和掌聲中,贏取到最終勝利的戰隊選手歡呼雀躍地聚集在了一起,但是他們當中,卻少了一位,對于他們而言,最重要的那一位。

    葉秋,一葉之秋……

    哪怕是贏取到這最終極的勝利,竟然也像整個賽季每場比賽那樣,悄然出現,悄然退場。

    誰是葉秋?

    伴隨了這一整個賽季的話題,直至最終,也沒有個答案。賽后接受采訪的嘉世戰隊,在談及到這個問題上,也像他們一整個賽季所堅持的那樣,堅決閉口不談。

    “哼,故弄玄虛,絕對是炒作。”有人說著,類似的聲音,并不少見。

    “不管是不是炒作,總之他很強,非常強。”一人回答道。

    “那是大孫你不肯參加,否則的話,有他的事?”之前那個聲音不屑道,“我說你為什么要拒絕人家組戰隊參加榮耀聯賽的邀請啊?不然現在站在這臺上的一定是你。”

    “白癡,哪有這么簡單。”被稱作大孫的人回答道。

    “我看大孫你就比那家伙強!”那人說著,但是說完后,似乎自己都覺得這話不是太靠譜,連忙又更正了下,“總之也不會比他差。得到冠軍的,為什么不能是你?”

    “因為這不是一個人的事啊!”大孫說。

    “那還有什么?”那人問。

    “還需要幫手啊!你們這些渣,根本看不出他們隊里那個氣功師的重要性!”大孫說。

    “氣功師?氣沖云水?吳雪峰?開玩笑的話,他也算是個高手?”那人十分不屑。

    “你懂個屁!”大孫罵道。

    “好了好了,決賽打完了,都準備上線!”另一端傳來又一個聲音。

    這是K市一間普通的網吧,一群熱愛榮耀網游的少年,時常在這里玩到夜不歸宿。

    玩物喪志嗎?或許吧……

    但是屏幕中所倒映出的那一張張飛揚著青春的專注面孔,又有誰敢肯定,這當中就沒有藏著夢想呢?

    嘉世戰隊,一葉之秋,在這一晚又收獲了無數的粉絲。

    但是冠軍。

    這個字眼,也在這一晚傾注了更多人的心房,這是比在游戲競技場里那一次又一次的“榮耀”更加吸引人的東西。因為它是由無數個頂尖“榮耀”匯集而成。

    這一次,冠軍屬于嘉世,屬于一葉這秋。

    下一次呢?

    夢想,就是在這樣不經意的幻想,不經意的期待中萌芽。

    七月。

    距離榮耀聯賽第一賽季結束、嘉世奪冠過去已經有一個月,但是鋪天蓋地的宣傳還沒有結束。尤其是城市中聚集著大量網游玩家的網吧,有關榮耀,有關榮耀聯賽的宣傳恨不得貼滿每一個角落。電競頻道更是將那場號稱巔峰對決的嘉世對皇風的決賽翻來覆去重復了不知多少遍。

    九遍!

    大孫對這個數字記得很清楚。雖然每次看到重播時他心里也會吐槽一聲“又來”,但是每一次,他卻都會放下手里的一切,看得目不轉眼。

    電競頻道重復了九遍,他就看了九遍,加上之前的現場直播,他看了整整十遍。

    人人都在贊美嘉世一葉之秋的強大,這一點,大孫不反對。一葉之秋絕對很強,就算是一慣無比自信的他,想到一葉之秋的強大,自信也會有一點動搖。

    但也僅僅是一點點。如果是單挑,他不敢說必勝,但是他一點都不會畏懼和一葉之秋的對敵,一點都不會。

    真正讓他覺得沒有把握的,是嘉世這支戰隊,是這支隊伍中的另一個人。

    氣功師,氣沖云水,吳學峰。

    為什么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為什么沒有人重視他的功勞?

    大孫不理解,非常不理解,無論是賽后媒體報道,還是論壇上的玩家討論,吳學峰,一直是一個非常被忽視的名字。

    但是,不應該啊!

    這明明是嘉世應該被重視的第二號人物,他的存在,對嘉世,對一葉之秋都至關重要。

    總決賽的最終決戰,大孫看了足足十遍,每一遍,都讓他進一步加深這一看法。可是實在太少人留意到這一點了,大家似乎都以為只要隊里有一個足夠強悍的高手,隊伍就能披荊斬棘拿下所有勝利。

    “哪有那么容易啊……”大孫嘟囔著,網吧已經到了。他邁步走進,卻發現今天的氣氛有些不一樣,在他進來的一瞬,所有人都望向他,好像所有人都在期待著這一刻一樣。

    大孫奇怪,卻還是義無反顧的走向吧臺,他可從來沒有怕過什么。

    從吧臺領到上機牌,有人已經湊到了他的身邊。

    “狂劍?落花狼藉?”那人問。

    狂劍士,是大孫榮耀里的職業。

    落花狼藉,是他狂劍士的名字。

    “是我。”大孫說。

    “聽說你技術不錯?”對方又問。

    “還好。”大孫說,“你有什么事?”

    “我們想組一支戰隊,如果你技術確實不錯,那么我想邀請你加入,一起參加下賽季的榮耀聯賽,奪取總冠軍!”對方說。

    “你們?”大孫眼前所見的,只有一個人。

    但是馬上一排電腦后邊就又站起了五個人,一樣的年輕,一樣的充滿期待,他們在這里等候大孫多時了。

    “試試吧!”大孫也有了一點興致,邁步走向了他的電腦。對戰的房間很快在競技場已經建好,迅速聚集了一群觀眾。網吧里等著看這場熱鬧的人可多的是。

    登錄,狂劍士,百花狼藉。

    大孫進入競技場,很快找到了名為“劍指總冠軍”的房間名,心里禁不住也有一點小澎湃了。

    “來吧!”他大聲招呼著,“一起還是?”

    一起?

    網吧里好多人都愣住,跟著就已經有笑聲傳開。

    “大孫你真是很狂啊!”有人叫道,網吧里的熟客,互相都是認識的,尤其榮耀玩家。

    這是狂嗎?

    大孫也在發愣,如果只是檢驗實力的話,一起,或是如何,不都一樣嗎?

    對方六人卻也像是受到了極大侮辱似的,看向大孫的目光極其不善。

    “我來。”他們當中有一人的神情看起來倒是頗平靜,爭執,也說明不了什么,一切還是要到競技場上說話。

    他的角色站上了對戰席,直接開始,一對一。

    狂劍士,落花狼藉。

    戰斗法師,斗氣主宰。

    倒計時,比賽開始。角色刷新,各居一角,地圖擂臺場,玩家競技場最常用的地圖。

    大孫有點失望。

    這個的簡單地圖,除了操作以外還能表現出什么呢?意識、判斷、經驗……如果想全面考驗水準的話,實在不應該選這張直來直去的簡單對戰圖。

    但是對手已經沖來,直來直去,戰矛揮舞著殺到了落花狼藉面前。

    落花狼藉橫移,錯位,重劍提起。

    倒斬!

    戰斗法師上天。

    大孫更失望了。只是一個很簡單的錯位反擊,對方就已經完全應對不過來了。如果是一葉之秋……

    大孫沒有繼續想下去,這個期待未免也太高了點。

    他操作著落花狼藉攻擊,不算太猛烈,但是對手毫無招架之力,四十六秒后,勝負已分。

    “好強!!”對方站起來驚呼。

    強嗎?

    大孫苦笑,自己根本就沒認真啊!

    “是你太弱。”大孫說。

    對方憤怒。

    “一起吧!”大孫已經不想浪費時間,和這樣的人湊在一起,還什么劍指總冠軍,可想而且其他幾位都是什么樣的水準了。

    但對方卻依然不自知。

    “我來。”又一位叫著,還是一人上場,獨自應戰。

    四十一秒,敗。

    又一人來,三十七秒,敗。

    對方終于放下了矜持,三人一起來。

    兩分五十四秒,三人敗。

    網吧鴉雀無聲。熟客都知道大孫很強,但是,一打三,也勝得這么輕松,勝得這么徹底?

    大家都有旁觀比賽,三對一,三個人,根本就沒給大孫制造出什么麻煩。三人的角色全場都被落花狼藉吊打,看不出半點機會。

    “太好了!”輸得徹頭徹尾的六人這時反倒還激動上了。

    “你就是我們要找的頂尖高手!”一人沖過來對大孫叫道。

    “但你們不是我要找的。”大孫說。

    “哈哈哈哈。”網吧里笑聲一片。

    “滾吧菜鳥。”

    “白讓我們期待了。”

    “原來這么弱啊!”

    一片奚落聲中,六人黯然離開了。網吧里的諸位繼續熱情地討論著如此弱雞的六人,竟然還敢聲稱什么組隊奪取總冠軍。

    很弱嗎?也不能算是吧……大孫想著。六人的角色在競技場都擁有極高的勝率,高到讓他們擁有了這種底氣。

    但是,還遠遠不夠啊!那個舞臺,比你們所想象的要艱難的多……大孫的腦海中,浮現出他反復觀看了十次的比賽畫面。他也不只一次地想過,如果自己身處在那樣的畫面中,他會做些什么,他能做到什么。

    但是只憑自己的話……

    大孫想著,搖了搖頭,哪有那么容易啊!

    “大孫,西部荒漠,快!!!”突然有喊聲傳來。

    “怎么?”大孫一邊讓落花狼藉退出競技場一邊連忙問著。

    “打起來了,快來幫忙!”對方叫道。

    “馬上!”呼應的不只大孫,剛剛湊進房間里觀戰的玩家,紛紛讓角色退出競技場,操縱著狂奔向了西部荒漠。

    他們是同一網吧的熟客,在游戲里也經常玩在一起,正所謂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經常一起打打殺殺共同進退。

    “快點,有高手!”呼救的人催促著。

    高手?

    眾人紛紛笑了,這一刻高手在他們聽來就像是一個笑話,這個世界敢隨便自稱高手的人太多了,就在剛剛還有六個自稱高手,號稱要奪取總冠軍的家伙,結果最后卻連三打一都搞不定。

    “高手嘛?最喜歡了!!”大家叫著,從各自角色所在的主城,四面八方地沖向了西部荒野。

    西部荒野,50級練級區。

    太陽已經西斜,余暉灑在這片廣袤的荒原上,平添了幾分壯麗。但是此時可沒有多少人有心情欣賞景色,一場大規模的PK正在荒原中進行。

    PK因何而起?

    大孫他們趕到時已經不得而知了,他們只知道戰斗進行得很激烈,而他們從中努力辨認出自己的同伴后,就飛快加入到他們的團隊中。

    “高手在哪呢?”大家笑著,還沒有忘了這個笑話。

    “就那個彈藥專家,叫什么花的!”有人回道。

    “什么花?”大孫聽到一個聲音仿佛就在自己耳邊,是游戲里站在自己身邊的一名騎士,正滿含譏誚地說著。

    大孫卻看到落日撒下的余暉中,幾道斜長的影子飄然而至。他抬起視角,正對夕陽,陽光沒那么刺眼,幾團陰影正在飛速逼近。

    “當心!”大孫叫著,慌忙操作落花狼藉向旁一個沖撞刺擊。

    “當心什么?”那騎士還在笑著。

    陰影落下,花來了。

    爆炸的煙花瞬間已將騎士吞沒,而且沒有停。緊接著槍響雷轟,大片的光影繼續在這一區域擴張。大孫慌亂再拉落花狼藉走位,躲避爆炸的籠罩。飛快轉動的視角中,一道高速移動的身影落入他的眼中。

    “在那邊!”大孫叫。

    “什么?哪邊?”大家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么。

    “我操!”網吧里卻有兩人齊齊掀了鍵盤。那騎士,還有另外離他很近的一人,一起在那片絢爛的光影中開成了兩朵小白花。

    “一點鐘方位!不,十一點鐘了!九點鐘!!”大孫死死盯著那個角色,一邊大喊提醒著同伴。那小子走位太快了,一刻不停地變幻著位置。

    “大孫你在說什么啊!!”眾人卻紛紛跟不上他的節奏。

    “那個什么花!”大孫氣道。他也看不清那角色的名字,對方很狡猾,充分利用著混戰中的諸多角色站位,將其他角色當成是他的掩護,不斷地隱藏著自己的身形,至于名字因此顯示得不太完整,那倒不是刻意的。如此混戰中確實不太容易看清某一個角色的ID。

    其他人都理會不了,那么只能靠自己來解決了!

    沖上!

    大孫的落花狼藉倒提重劍前沖,迎面一名劍客跳出攔路。

    倒斬!

    前沖中已將重劍擺在身后的落花狼藉,早已經備好了出招的架式,這一倒斬發動極突然,對方發現再想閃避招架統統已經來不及。

    劍客被斬上了天,操作者技術不錯,浮空中試圖調整,用銀光落忍反擊,但是一道腥紅的劍影卻已經直劈下來。

    血影狂刀!

    以劍趨勢,卻是以刀為名。

    狂劍士這個職業,大量的技能都是斬擊,實在不像一個劍士,而像是一個刀客。但不管是刀是劍,這名劍客已被斬落,腥紅的劍影甚至穿透他的身體,直落他的身后。

    轟!

    大地似乎都在顫抖,一劍,劈出了一條血路,落花狼藉直沖敵陣。重劍狂舞,轉眼間就已經擊飛數名對手。

    “注意,注意那個狂劍士!”戰場上開始響起對方玩家的狂呼聲。

    “哪個,哪個?”有人問著。

    “就那個,什么花!”有人喊。

    又是什么花。

    這邊有一個什么花,那邊也有一個什么花。而眼下,這邊的什么花,可是在沖著那邊的什么花沖去的。

    可是沒有這么簡單。

    之前還只是把其他角色當作是掩護,但是眼下,赫然又織起了一片光影,身形在當中若影若現的。

    看你能堅持多久!

    大孫咬死不放松,這彈藥專家的這種打法,十分依賴技能,這樣連續的技能大爆發,法力消耗無疑會很大。

    但是轉眼大孫就又發現,這家伙的法力固然消耗很大,己方在他這樣的攻擊下生命損耗也極大。幾乎沒有人能及時避開他的攻擊,大片的光影,大面積的籠罩,封閉著對手,同時也在配合著己方的攻擊。原本只是一場大亂斗,因為他的穿插,對方這些亂七八糟的家伙竟然也有了攻擊節奏。

    不過節奏可以建立,當然也可以被破壞!

    沖!繼續沖!

    大孫不再一味地死盯著對手,而且有意地破壞對方的攻擊意圖。不間斷的斬殺,早已染透了劍鋒,重劍揮揚間飛起的血花,比起那些絢爛的爆炸光影也不遑多讓了。

    “攔住啊,攔住!”喊聲還有,但卻越來越少,不是因為不重視,而是因為越來越多的人已經在阻止的過程中倒下去了。

    倒在光影中的,倒下血花下的。

    遍地都是玩家的尸體,遍地都是爆出的裝備。但卻沒有絲毫停頓,這場戰斗,已經到了誰先松一口氣誰就將先倒下的地步。

    是戰斗,就終將有勝負!

    “還往哪跑!”大孫喝聲中,崩走狀態的落花狼藉直沖向前,揮劍躍起。

    崩山擊!

    重劍斬下,周圍已經全場尸體,一場混戰,竟是硬生生殺到只有兩個人。彈藥專家失去了依靠其他角色掩護自己身形的機會,終于是被大孫捕捉到了他的走位路線。

    什么花?

    還真是什么花。

    這一刻,大孫看得很清楚,是百花,百花繚亂。

    重劍劈下,百花繚亂已經來不及閃避,但是手中的自動手槍還是還勉強地端起,還是有一顆子彈噴火射出。

    噗!

    血花在落花狼藉的身上濺出,中彈,但是沒有大礙,只不過是普通一擊,完全無法阻止崩山擊。重劍落下,飛起的血花更加鮮艷了,百花繚亂被劈倒在地,勝負已分。

    但是大孫卻沒有讓落花狼藉繼續攻擊。

    勝負已分嗎?

    是已分,但分出勝負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自己來得稍微遲一些,所以狀態更充足一些,而對方早在戰斗中,先一步用光了法力,耗光了精神而已。

    如果最后那一槍帶個什么彈藥技能的話,這場勝負大概還有得打。

    重劍收回,扛上了肩頭。

    “嘿……”大孫笑了一聲,看著眼前倒在地上的家伙,他突然覺得自己一直在腦補的那個畫面漸漸完整起來了。這個畫面,應該足以站在那個舞臺,可以置身于自己看了足足十遍的那場戰斗中了吧?

    “你的技術看起來不錯,要不要和我一起來個組合?”

    “嗯?”倒在地上的那位明顯意外了一下。

    “你是誰。”他問道。

    “孫哲平,狂劍士,落花狼藉。你呢?”

    “張佳樂,彈藥專家,百花繚亂。”

    “那我們的戰隊呢?”孫哲平說。

    “戰隊?”張佳樂看了看兩人角色的名字,想了想:“雙花?”

    “雙花哪里夠,要百花才好。”孫哲平說。

    那年,西部荒野,百花盛開。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