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全職高手番外之巔峰榮耀 > 第九章 雙核時代(二)
    春節,一年一度的春節,辭舊迎新的一天。

    嘉世網吧卻在這一天依然開著大門,網吧的老板陶軒親自忙進忙出的。每年年尾的這一天,陶軒會給員工們放假,然后由他自己里里外外地將網吧打點一遍,扔掉許多這一年下來積累的還沒來及丟掉的廢棄雜物,在這個辭舊迎新的日子里狠狠地去一下舊。

    雖然現在誰都知道,陶軒早已經不再只是這么一家網吧的小老板。去年在榮耀聯盟初賽季奪得總冠軍的嘉世戰隊,可是由他一手投資組建,現在的陶軒,可已經是一支成功戰隊響當當的老板。

    不過這更為醒目的身份到底還是沒有抹去他的習慣,到了除夕這天,他依然親自動手整理起了他的網吧。

    “陶哥。”正進進出出忙的熱火朝天,陶軒忽然聽到有人喊了他一聲,探頭一看,見到是葉秋和蘇沐橙站在網吧門外。

    “是你們啊!”陶軒笑容滿面地迎了出來,曾經,這兩位都是他嘉世網吧的常客,某種意義上來說,算是他經濟支柱的一部分。而現在更不得了,葉秋,可就是他那支嘉世戰隊的絕對核心,上賽季為嘉世拿下冠軍的汗馬功臣。

    “忙著呢,有什么要幫忙的嗎?”葉秋挽起了袖子。

    “別,千萬別!”陶軒連忙沖上來按住葉秋的手,“你這雙手現在可太寶貴,千萬別來搞這些,就是夾傷了一根手指,那麻煩可都大了。”

    “不至于吧……”葉秋有些無語。

    “還是小心些好。”陶軒態度堅決,說什么也不讓葉秋幫忙干活。

    “我來幫忙。”一旁的蘇沐橙看這邊僵持,立即主動請纓。

    “哎呦,那更不行了,怎么能讓小沐橙來干活呢?”陶軒連忙又來攔這邊,這個女孩的身世他挺清楚,一直以來都是照顧有加。讓這么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干這些臟活,他可舍不得。

    “再說了,你這雙手可也流著了不起的血統,也得好好愛惜才是啊!”陶軒感慨著,但是話說完后自己都是一愣,反應過來自己口快似乎提起了不太合適提起的事情。

    “呃……我去忙了,你們兩個去玩吧,晚上記得過來吃飯啊!”陶軒仿佛逃跑似得,鉆回了嘉世網吧。

    蘇沐秋。

    他不會忘記這個名字,那時和葉秋一起,在他的網吧里沒日沒夜地玩著榮耀的另一個少年。

    兩個人出色的技術很快吸引到了陶軒的注意。那時他也在玩著榮耀,和這兩個超級高手結成一伙后,那游戲里的日子真是要多風光有多風光。他建起的嘉王朝公會,真是強盛猶如王朝一般,多虧了這么兩個大高手的坐鎮。

    而后隨著榮耀所具備的對抗性,越來越來的比賽開始在圈子里盛行。葉秋和蘇沐秋那但凡是參加的,無一不是橫掃。

    終于,由榮耀游戲方組織發起的榮耀職業聯盟這一商業品牌賽事,陶軒知道,真正的機會來了。他迅速組建起了嘉世戰隊報名,而這之前最重要的,當然依舊是拉葉秋和蘇沐秋入伙了。

    兩個鐘愛游戲,熱愛榮耀的少年很容易就被他說服了。陶軒和他們簽訂了職業選手的合約,結果就在那天后不久,蘇沐秋不幸遭遇了車禍,年輕的生命就這樣終結。

    聯盟成立了,嘉世順利成為了征戰聯賽的一員,所有人都在這里看到了美好的前途和未來。

    但是葉秋從第一天起,身邊就已經沒有了他最好、最強的搭檔。

    但他依舊橫掃聯盟。

    榮耀聯盟初紀元,屬于葉秋,屬于斗神一葉之秋。

    不過現在正在進行的第二賽季,新晉的百花戰隊最為搶眼,雙核的概念逐漸開始深入人心。

    雙核嗎?

    每每觸及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陶軒都會想到蘇沐秋。如果不是那場意外,他相信所有人早就會見識到什么叫雙核。

    真可惜啊……

    陶軒想著,望向窗外并肩離去的葉秋、蘇沐橙。他一直很小心的在他們面前不去提及這個問題,盡可能讓兩人不要感受到悲傷,畢竟兩人都還只是十幾歲的孩子。結果剛剛無心之下,還是有了一個惋惜蘇沐秋的感慨。

    大概是最近被百花雙核刺激的,越發惋惜蘇沐秋的去世了吧?陶軒嘆息著,想著。

    窗外。

    “我們去哪?”蘇沐橙問葉秋。

    “呃,過年嘛,要不要去買些煙花?”葉秋提議。

    “還是不要了吧,萬一煙花傷到你的手呢?”蘇沐橙說。

    “哪有那么夸張。”葉秋不以為然。

    “還是小心些好哦!”蘇沐橙模仿著陶軒的口氣。

    “哈哈。”葉秋笑著,一邊望向路邊,一個孩子在地上擺好了一株花炮,但是笨拙打起的花苗卻一再被風吹滅,孩子顯得有些束手無策。

    葉秋笑笑,口袋里掏出煙來,麻利地點起了一根,然后向小孩示意著。

    “小孩不能抽煙。”小孩望著葉秋,眉頭擰得緊緊的,像是見了壞人。

    “哈哈哈哈。”蘇沐橙笑得腰都直不起來了。

    “給你點炮用的。”葉秋翻著白眼。

    “哦……”小孩這才反應過來,跑過來接過,道了聲謝。

    花炮很快被點燃。

    可是因為白天,噴出的煙火并不怎么絢爛,看起來有些蒼白。

    小孩依舊很高興,拍手叫好。

    蘇沐橙望著蒼白的煙火。

    “以前,我和哥哥買不起煙花,但是也想玩,他就不知從哪里搞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說要自己做。”蘇沐橙說。

    “他就是有這天分。”葉秋感慨。

    他們并沒有陶軒想的那么脆弱,他們自己時常會主動提起蘇沐秋,因為他們始終在很用心地思念著他。

    “后來他真做成了,不過……放出的煙火就和這差不多。晚上。”蘇沐橙說。

    “他的技藝果然還是未到頂級,就像榮耀也始終要遜我一籌啊!”葉秋說。

    “不如我們自己來做吧!”蘇沐橙忽然說。

    “這個,比直接買來放危險多了吧!”葉秋嚇一跳。

    “我們不做煙花,我們來做紙花。”蘇沐橙說。

    “紙花?”葉秋疑惑。

    蘇沐橙抬起手,比了個槍形,對準了葉秋的腦袋。

    “砰!”蘇沐橙模擬開槍,“噴出的是紙花。”

    “明白,出發!”葉秋懂了,兩人并肩離開。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