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全職高手番外之巔峰榮耀 > 第十三章 雙核時代(六)
    雙核時代。

    有關這個話題的討論在這一場比賽后頓時變得沒那么熱鬧了。雖然百花戰隊并沒有因此一蹶不振,但是這個時代的王者,到底還是葉秋,依然還是嘉世戰隊。

    誰能阻擋繁花血景的勝利?一葉之秋嗎?

    大家現在發現,這個命題,他們把主次給搞反了。這還是斗神的時代,繁花血景想當主角,那得等他們戰勝了斗神再說。

    世界只能有一個王。

    冠軍,也只可能有一個。

    只有冠軍,才是主角。

    在此之前,所有人,所有戰隊都只是拼搶這一名額的一份子,嘉世如是,百花如是,其他戰隊紛紛如是。

    藍雨戰隊。

    最近所有人都突然發現,黃少天有些不一樣了。雖然話還是很多,但是在打榮耀的時候卻多了些許沉穩,那種來源于網游的,讓魏琛一直覺得有些頭痛的隨性似乎正在悄然收斂著。就好像一個人忽然找到了目標,那么他的所作所為都變得異常清晰明確。

    黃少天最近的打法,就在發生著這樣的變化。

    這一切,魏琛全都看在眼里。

    “你覺得怎么樣?”連續觀察了很多天后,魏琛肯定了這種態度和氣質的轉變并不是偶然后,終于決定拿出來和人討論一下。

    默默注意著這些變化的人并不只魏琛一個。

    方世鏡,藍雨的自由人選手。所謂自由人的意思,就是什么職業都會玩,這樣的選手,想做什么事前的針對部署顯然是不可能的,每場選用的職業角色不同,打法就不同,根本沒法早做安排。

    聯盟超過半數的戰隊都有一個自由人,他們的身份讓人感覺十分酷炫。但是經過了快兩個賽季后,大家漸漸都感到自由人的酷炫實在沒法很好的反映到比賽中。這是一種很有趣,但事實上并不實用的安排。本賽季迄今為止,已有四位自由人選手將自己固定在了某個職業上,余下的,也大幅度縮小了自己的職業選擇范圍。而藍雨的方世鏡,他的轉變更加實用,他成了藍雨隊的黃金替補。因為所有職業都會,所以當主力陣容中誰的狀態不佳,有或者是需要一些變化時,方世鏡就會披掛上陣了。

    一開始對這樣的安排,魏琛還覺得有些對不起方世鏡。他們是從網游里就在一起的老朋友了,一起組起藍雨戰隊,一起打過很多比賽,再到組建聯盟,有老板看好收編他們組建藍雨俱樂部,再到第一賽季,他們一直并肩作戰。魏琛覺得沒有給好兄弟找到一個好位置,居然讓他當替補,太委屈他了。

    但是方世鏡對此不以為然。

    自由人是一種錯誤的安排,他比任何人認識的都要清晰。而要改變這種錯誤,但又不浪費他們這些自由人選手的特長,轉當替補最為合適。用少量的人員,讓隊伍更加堅固也更加富有變化,是對戰隊最好的選擇。

    不過藍雨戰隊這賽季并沒有因為一個自由人的轉變而變的更有起色,相比起上個賽季,他們甚至還有些退步。

    畢竟,他不是這支隊伍的主角,而最能影響到這支隊伍的那個人現在是什么狀況,方世鏡也很清楚。

    清楚,卻又無奈。

    歲月的吞噬是任何人也無法逃脫的。所以他們只能寄希望于新一代來完成他們未能完成的。

    黃少天,魏琛一直在期待著,注視著,方世鏡同樣也是,最近黃少天的變化,他也看到。而他作為一個全能自由人,對于黃少天的劍客職業也比一般人有更深的體會和見解,所以魏琛也更看重他的看法。

    “他的天賦,他的才能,現在才在真正融入到職業對決中。”方世鏡說著。

    “記得我們最初和他在網游中打交道那會嗎?”

    “我們人多勢眾,個人實力也未見得就不如他,但是我們卻還是總被他鉆到空子。”

    “他天生就有那種洞察力,可以把握到那些可以修改場面的機會。以小博大的場面,最容易激發他這種敏銳的嗅覺。”

    “但是訓練營的環境,一對一的常見練習,對他來說都太安逸了。”

    “他最近一定是看到了什么超高水準的場面,被打動了,所以開始努力鉆研。”

    “他需要的就是這種環境和氛圍,我們要為他營造。”

    “為什么早沒有察覺到呢?”魏琛頗有些遺憾地說著。

    “他能自己主動意識到,去尋求進步,總比我們逼迫他成長要好,那樣說不定會適得其反。”方世鏡說。

    “那么就從現在開始吧!”魏琛說道。

    “好的。我來為他制作一個訓練計劃。”方世鏡說道。

    “希望還能趕上。”魏琛嘀咕著。

    “你說什么?”方世鏡沒聽清魏琛這句話。

    “沒什么。”魏琛說著,“那么在你做出計劃前,就由我先陪他練練吧!讓他感受一下壓迫,哈哈哈哈。”

    “看劍!我靠!!”黃少天怒吼著放出大招,但最終被對方控制的死死的夜雨神煩終究還是沒有搶到他眼見的那個空當,倒下了。

    “哈哈哈哈,小子,還嫩點!”魏琛大笑著,掏出香煙來點上,但是他的心中可一點也不像他的笑容這么志得意滿。

    剛剛,最后,夜雨聲煩的劍鋒所指,著實讓他一陣心慌。夜雨聲煩光劍的光芒,仿佛破開了屏幕,刺向了他的胸膛。

    他知道那一瞬間他所面臨的危機,他也想要去做出一些應對,但是,來不及,無論反應,還是操作,他都慢了,那一瞬魏琛心中所感受到的絕望和無力,讓他有毀滅世界的沖動。

    但是最終,還是他贏了。因為黃少天自己出了問題,他看到了機會,但是出手的時機和準度,卻都有點偏差,劍光最終只是從那空當閃過,讓魏琛虛驚了一場。

    “哈哈哈哈!”魏琛還在笑著,用笑聲掩飾他的心緒。

    一只手按在了魏琛的肩頭,他回身望去,看到的是方世鏡那難掩興奮雀躍的面孔。他用異常激動的眼神向魏琛示意著,那意思魏琛明白,方世鏡是在說:“看到了嗎?那一劍!”

    魏琛看到了,不只看到了,還感受到了。

    那一劍徹底展示出了黃少天的才華和特點,有朝一日,一定會在榮耀賽場上發光發彩。

    但是除此之外,魏琛還看了一些東西,一些方世鏡興奮于黃少天的表現,而沒有注意到的情景。

    他還看到自己,自己,真的已經沒有再角逐榮耀最頂尖的能力了……

    “別得意,贏的應該是我的!再來!”黃少天叫著,這是他輸掉的第三局,也是他最接近勝利的一局。他很清楚,那一劍如果出得再快一點點,再準一點點,此時倒下的可就是對面那個老家伙了。

    “再來?呵呵,我的時間可不能全浪費在你身上,還有其他人,我要一一考察。”魏琛說著。

    眾人嘩然,今天的隊長,居然這么有耐心,要和他們所有人一一打過?所有人都興奮了,他們可不像黃少天那樣對魏琛沒大沒小,在他們眼中,魏琛和他的索克薩爾可是神一樣的存在。

    “我來我來!”少年們爭先恐后,黃少天愣在一邊,也不好再去爭了。他知道對于所有人來說都是很難得這樣的機會了。

    魏琛就這樣,樂呵呵的,抽著煙,和這些訓練營的少年一一打過,有的一局,有的兩局,他不停地勝利著,讓每個敗下去的少年贊嘆著他的厲害。他不是要用這樣的方式換取自信,更不是要讓少年們的贊嘆麻醉自己,他只是想更多地,更清晰地感受這支隊伍的氛圍,他已經意識到,自己離開的時候就快要到了。

    最后一位少年坐到了魏琛的對面。

    魏琛抬頭看了一眼,這最后一位,也一直是訓練營考核成績的最后一位。沒有人覺得他會有什么前途,但是至少,他還是藍雨戰隊的一員,自己沒有理由拒絕。

    如此想著,魏琛確認了比賽開始。

    “術士?”

    魏琛看到了對方的賬號職業,有點意外。他并沒有太多的關注喻文州,依稀的印象里,他以前用過的職業好像不是術士吧?不過眼下也顧不上去了解太多,魏琛操作著自己的術士上前,因為是和少年們交手,他并沒有用他的索克薩爾,那太欺負大家。

    雙方很快在地圖正中相遇,魏琛沒有遲疑,攻擊!

    但是對方卻已經先一步躲到一側巨石背后。魏琛讓自己的術士快步上前,就在邁步要搶出視角的那一刻,忽有光柱升起,頓時將他的術士鎖在了當中。

    六星光牢?

    預判攻擊?

    不,準確的說,是伏擊。如果不是藏在石后讓魏琛看不到他的動作,預判攻擊也不至于讓魏琛在角色移動中就撞個正著。

    但是同樣的,角色藏在巨石背后的喻文州同樣看不到魏琛的術士,這是準確猜出了魏琛的舉動,并算清了魏琛術士移動到這位置所需要的時間,才做出的精確攻擊。

    魏琛本人就是術士,一個精于計算的術士意味著什么,他再清楚不過。

    這種術士,一次控制,就意味著一次毀滅。

    不過,這個小子,能做到嗎?

    做到了!

    魏琛的術士倒下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喻文州接下來的控制和攻擊把握的十分出色,他那遲鈍的手速完全掩蓋在了這完美的節奏下,讓他一直把優勢保持到了最后。

    贏了?

    連黃少天都沒有做到的事,這個小子做到了?

    隊長是太累了吧?

    所有人都在如此想著,雖然知道魏琛和他們打并不會吃力,但畢竟打了這么多局,戰斗再輕松,累計的數量也足夠人疲倦了。

    方世鏡的手又一次按到了魏琛的肩上,這一次,他的眼中再次出現異樣的神采,不同于看到黃少天表現時的那種興奮,這次,更多的是意外而來的驚喜。

    魏琛這次沒有回頭看他,他掐滅的一直抽著的香煙。

    “不錯,再打一局看看。”魏琛說著。

    又一局開始,一樣的地圖,一樣的位置遭遇,魏琛再次發起一樣的搶攻,喻文州的術士也再次閃到了那塊巨石后方。

    和上次完全一樣?

    所有人疑惑著,而這一次,方世鏡走到了喻文州的背后去觀看。

    似乎……是一樣?

    方世鏡看著喻文州術士的站位,看著喻文州左手在鍵盤上的提前擺位,確實又在等魏琛上次一樣的出現。

    魏琛會用一樣的方式出現。了解老朋友的方世鏡猜得到這一點。因為上次確實太意外,所以這次他會用一樣的方式來搞搞清楚,當然,不服氣的成分也有一丁點。只不過,這一次的魏琛,會用同樣方式出現,但是同時,他也知道喻文州會用什么樣的方式攻擊,心中肯定早已經有了應對的方法了吧?這個喻文州,如果以為一樣的手法能同樣奏效兩次,未免會把職業選手想得太簡單。

    來了!

    屏幕上,喻文州的視角中,魏琛的術士沖出,而這一次他預判了喻文州術士的存在,預判了喻文州的手段,所以他沖出的術士有一個精巧的變向。術士這職業的所有他都太了解,這個變向,足夠他剛好閃過對手的六星光牢。

    但是這一次,沒有六星光牢,天空中,混亂之雨落下。

    魏琛術士的操作陷入了不規則,任何天賦和經驗也沒辦法在這種不規則隨即混亂中控制好角色,喻文州這邊不緊不慢的攻擊又發起了。攻擊、控制,交替進行著的完美節奏,最終,魏琛的術士倒下。

    房間里一片靜悄悄。

    兩局,魏琛竟然輸給了喻文州兩局。

    第一次可說是意外,第二次,魏琛自信滿滿的復制著第一局的局面,做好了準備,居然還是輸掉?

    絕大多數人都轉到喻文州身后去了,他們都想看看喻文州是怎么做到的,只是,不知道還會不會有第三次。

    大家都在偷偷看著魏琛的神色,只有方世鏡是赤裸裸的,目光中甚至有幾分嘲弄。

    喻文州沒有把他們想簡單,沒有以為一樣的手法可以二次有效。是魏琛把喻文州想的太簡單了,居然以為自己針對以下對方的前次打法就可以,居然以為喻文州不會做出別的調整。

    看到老友嘲笑的目光,魏琛很無奈。他不得不承認,剛剛這一局他有一些輸了第一局后的小別扭,他有一些小瞧了喻文州。這孩子,雖然有很大的缺陷,但是一直都在很用心的學習提高,自己應該對他的努力給予必要的尊重。

    “打得很好。再試一局,這次再不讓了哦!”魏琛說著。

    “好的。”喻文州的答復很簡單。

    第三局開始,這一次,魏琛再沒有之前那些亂七八糟的情緒,很認真的,把喻文州當作對手去看待。

    遭遇,交鋒,閃避,退讓……

    兩個術士展開了周旋,魏琛積極主動,一路搶攻,喻文州從最開始就被壓制,但還是努力支撐著,化解魏琛的每一次攻擊,讓自己生存下去。

    果然還是隊長厲害。所有人都在想著,但是……喻文州,也不是那么弱啊!雖然被隊長壓制住,但一直應對的都很漂亮。

    所有人都對喻文州刮目相看,但是所有人的改觀,都沒有方世鏡那么強烈。

    這一次全面的正面對決,讓他更加清楚的見識到了喻文州的能力。

    他的手速不行,這一點依然沒有改變,所以他從來沒有仰仗過這一點。他所依靠的,是對地圖的精準把握,是對魏琛術士各方面能力的精準判斷,還有,就是對自己這個術士角色的深刻理解。

    喻文州是最后一個和魏琛交手的。再次之前魏琛打了很多局,為示公平,誒有換過地圖也沒有換過角色,于是默默看到最后的喻文州,就在這些對決中完成了對地圖和魏琛角色的掌握,如今很好地利用著。

    他沒有手速,但是卻能最大化的利用對自己有利的一切東西。他落于下風,卻沒有輕易放棄,不斷的周旋,等待著可能的機會。

    如果這不是兩人對決的第三局,方世鏡這時候會給魏琛一點暗示,他會希望魏琛在這里稍稍放一放水,讓這個少年艱辛的努力不要白廢,讓他對自己多產生一些期待和自信。

    但是,魏琛之前已經連敗兩局了,再失一局,而且是放話“再不讓了”的一局,這讓魏琛顏面何存?

    方世鏡嘆息著,終究還是不忍讓老友如此顏面掃地,只是希望這個少年,不要被挫折擊倒,能繼續堅持努力下去。

    嘩!

    暗紫色的光芒閃耀著,魏琛的術士再次抓住機會猛攻,而這一次,喻文州的術士已被逼入絕境,沒有退路,也沒有可做閃讓的掩護。

    結束了……

    方世鏡心下想著,心底暗暗又嘆了一口氣。

    而喻文州卻還沒有放棄,在失去空間的位置,不斷掙扎著,甚至還搶出了一個技能。

    有這樣的精神真的是極好,堅持下去!方世鏡暗暗為喻文州打氣,而后,也看了眼他術士打出的技能。

    衰竭?降低目標攻擊力,以此來拖延爭取更多時間嗎?

    喻文州不懈的努力,真讓方世鏡有拔了電腦插頭,就讓這場對決無疾而終的沖動,結果就在這時,魏琛術士的攻擊突然一頓,六星光牢的光柱,就在此時升起在了他的身邊。

    中招!

    魏琛的術士被六星光牢鎖住,然后喻文州那生命所剩無幾的術士,又開始他那完美精確的攻擊節奏,只是這一次,因為自身生命不多,有了不少自我保護的調整。

    但是這一切都沒有影響到他對場面的控制,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魏琛的術士倒下,第三次。

    怎么回事?

    方世鏡都有些茫然,他飛快回憶著開始逆轉的前后,最終留意到了魏琛攻勢的那一頓,想起魏琛那時攻擊的手段,這一頓……

    衰竭!

    是因為那個衰竭!

    那個衰竭,延長了戰斗,而魏琛一直以來的攻擊節奏,因為這延長而被打亂。戰斗超出魏琛這種節奏的預期,這就導致,魏琛接下來想要銜接攻勢的技能,還在冷卻中!

    沒錯,是這樣。方世鏡在腦海中復盤了魏琛那時的攻勢,很快肯定了這一點。所以說,喻文州所做的一切,不是無奈的掙扎,不是苦苦的等候,他是在引導,他是在謀劃,他將魏琛引入了那個局,拖入了那個節奏,在他正要順暢收尾的時候,用一個衰竭,破壞了魏琛的節奏,制造出了反敗為勝的最佳時機。

    刻苦、努力、堅持?這都不是喻文州身上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的頭腦,他的計算,想不到這個因為缺陷一直被人看輕的少年,居然是這樣的了不起。魏琛,你看到了嗎?

    方世鏡望向對面的魏琛,魏琛的神情看不出喜怒。在發了一會呆后,魏琛長出了一口氣,站起身來,仔細看著喻文州。

    “謝謝前輩指教。”喻文州站起來說著,連勝魏琛三場,別說是訓練營,就是整個藍雨戰隊,整個榮耀,能做到的人恐怕也不會太多。

    他做到了,以他一個訓練營學員的身份,以他這令人鄙視的手速。但是他沒有興奮,更沒有驕傲,如同他被人嘲笑他的手速時那樣,不卑不亢。

    魏琛點了點頭,伸手在口袋里掏著,最后拿出的,卻只是一個空煙盒。

    魏琛一臉遺憾,把空煙盒扔到了一邊。

    “繼續加油!”他說著,對喻文州,也是對所有人。

    “是!”所有人回答著他。

    “我去買煙。”魏琛轉身,離開,方世鏡連忙匆匆趕了上去。

    魏琛聽到身后匆匆趕來的腳步聲,沒有回頭,也知道是方世鏡。

    “是時候了。”身影剛到他身旁,他就開口說著。

    “什么?”方世鏡一愣。

    “想不到那個喻文州也是一個厲害的家伙。”魏琛說。

    “誰也沒有想到。”方世鏡說道。

    “我們總是察覺得太遲,沒有最好的幫助到他們。”魏琛說著,他們,自然已經不單指喻文州。

    “他們會有大出息的。”方世鏡說道。

    “嗯,但這還需要時間,你要好好幫助他們。”魏琛說著。

    “那是當然。”方世鏡隨口答道,但是馬上,意識到了這話里別樣的一種意思。

    “你什么意思!”他立即問道。

    “雙核時代,并不屬于我啊……”魏琛感慨著,而后轉過頭,長長走廊另一端的訓練室里,少年們把喻文州圍在了正中,連那個話多的黃少天也是。他們正在爭著要和喻文州打一局。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歧視過喻文州,眼下轉變著態度,喻文州也絲毫沒有介意過去。

    “他是最好的隊長人選,索克薩爾將來也交給他吧!”魏琛說著,雖然對喻文州的了解從這三場對決才開始,但是只這三場,就已經可以了解足夠多的東西了。

    “不過在此之前,還要靠你了。”魏琛又說著。

    “你什么意思?什么在此之前?你要去哪?”方世鏡急了。

    “我?我要去買煙啊!你也要一起嗎?你又不抽。”魏琛說著,揮了揮手,頭也不回地走下了樓梯。

    方世鏡沒有再追,就這樣看著。他知道魏琛正在做出一個艱難的決定,而這個時候,他并不希望有人來打擾。痛苦,他從來都是自己承受,從不與人分享。

    方世鏡回頭,看著走廊盡頭,一群少年中的兩位。

    那是魏琛對他的托付,是藍雨的未來,是屬于藍雨的雙核。

    劍,與詛咒。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