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全職高手番外之巔峰榮耀 > 第十八章 決戰之時(五)
    “比賽開始了。”

    不知誰說了聲,于是大家結束了聊天,認真看向了比賽。而在看臺上的某處,藍雨戰隊所在的位置,從始至終,一直都很安靜。就連一向呱噪的黃少天,今天話也格外的少,一直一臉不忿的模樣。

    方世鏡坐在他身旁,看他這模樣也是一臉無奈,心底對魏琛也有幾分不滿。這家伙,在藍雨首輪的比賽結束后,領著全隊一起去吃了頓飯,然后說了個“我走了”,然后居然就真的走了,徹徹底底,完完全全地消失。藍雨方面對外公布隊長魏琛退役的消息時,他的人早就已經不在藍雨。

    電話關機,QQ不回,索克薩爾的賬號,被他好好地留在了戰隊,然后他就這樣人間蒸發了。

    退役而已嘛!需要這樣嗎?

    方世鏡想起真有些火大,多年老友,居然這樣不辭而別玩消失?

    而在他的心底,多少又有些體諒魏琛的心思。他知道,他這樣做,是因為他太舍不得藍雨了,不得不用這樣絕情徹底的方式,斬斷他和藍雨的聯系。他大概很怕自己一個遲疑,就改變了自己狠下心做出的決定吧?

    改變就改變嘛!

    反悔就反悔啊!

    以你的節操,做這種事很有壓力嗎?

    想到魏琛決心下得如此痛苦,離開的如此決絕,方世鏡心里也是不一般的難受。至于戰隊的成員,大多數人都還好,只有黃少天一直罵個不停,罵了幾天后,卻就是這樣罕見的沉默。

    方世鏡有些擔心,這小鬼,不會心理出什么問題吧?他有些束手無策,更加埋怨起魏琛一聲不吭就把藍雨這攤子全交給了他。他倒是給俱樂部那邊留了封信,俱樂部也很尊重魏琛最后的建議,方世鏡,現在已經是藍雨的新任隊長,而下賽季的藍雨陣容,魏琛留信里說就由方世鏡來斟酌。

    斟酌什么?

    就是斟酌下賽季要不要讓這兩個小鬼注冊出戰吧?

    你這家伙,知不知道你這一走,那個話嘮現在變得沉默是金啊!我該怎么辦?

    方世鏡看著黃少天,神色擔憂,但又不能就這樣置之不理。

    “少天啊!”他開口,這才剛叫了一下黃少天的名字,卻見黃少天突然騰一起躍起,伴隨著場上團隊賽的開始,站在坐椅上大聲喊道:“老鬼,你就放心去死吧!我會替你報仇的!”

    四周觀眾神情錯愕地望過來,黃少天卻已經跳下來重新坐好。

    “仔細研究,看看怎么能干掉他們。”而后他向一旁的喻文州發號示令。

    喻文州卻搖了搖頭:“實力不夠,這個根本問題不解決,研究也無用。”

    “你說誰實力不夠?”黃少天瞪他。

    “你、我。”喻文州說著,抬眼又看了方世鏡了一眼。

    “誒你別看我啊!”方世鏡說道,“未來是靠你們的。”

    “是啊!得未來才行呢。”喻文州說。

    “未來……”黃少天喃喃自語,說實話他也不是那么無知自大。在藍雨戰隊里,他打魏琛都是輸多勝少,而魏琛在比賽場上被這些高手打得有多狼狽他也一直看在眼里。

    實力不夠。

    這個事實,其實早已經血淋淋地擺在他面前。他在新人堆里的出眾,一點都不代表他能戰上這樣舞臺,和斗神、和拳皇一決高下。

    “一年。”黃少天忽然說道。

    “什么?”方世鏡在一旁沒聽清楚,團隊賽已經開始,比賽場內兩隊的支持者已經開始較勁,一片喧囂。

    “再給我一年時間。”黃少天望著場上,已經戰成一團的兩隊強者,“一年之后,我和他們一決高下。”

    “好,一年。”方世鏡用力點頭。看看黃少天,看看喻文州。一年之后,這兩個少年會將藍雨領向何處呢?無論魏琛現在在哪里,他都希望魏琛可以看到。這,應該是你所期待的藍雨未來吧?

    方世鏡的思維,已經飄到了一年之后,場上的對決,卻進入了白熱化。

    嘉世和霸圖,在這場本賽季終極之戰中,竟然都沒有根據地圖布置什么戰術,竟然就很粗暴地就在地圖中央直接相遇,然后五對五地短兵相接,隨機應變,臨場發揮。這實在不像是一場職業水準的比賽,簡直就是榮耀網游競技場里的一局五對五。那些臨時組成兩隊的玩家,自不會講求什么部署,講什么戰術配合,就會這樣筆直地在地圖正中相遇,然后技術見紅。

    想不到這場總決賽,最終竟然也要用這樣的方式決定勝負?

    所有人都在驚訝著,都在想著兩隊是不是有什么后招,但是場上兩隊的隊員卻都清楚,沒有后招,沒有什么部署,這場比賽,就是要這樣分出勝負,就是要用這種網游中原始野蠻的方式。

    因為這樣的方式,他們最熟悉。因為這樣的方式,他們最不陌生。甚至包括眼前的對手,都讓他們一下子仿佛回到了那個還在網游中打拼的時代。

    嘉世戰隊,那是榮耀網游中以嘉王朝公會為班底的。葉秋領銜,加公會中的幾位知名高手,組成了這支戰隊。

    霸圖戰隊,則是網游中霸圖公會的班底。由韓文清率領,清一色也是他們公會中的高手。

    早在網游中,他們互相就不陌生。

    早在網游中,他們就一直是對手。

    刷副本、搶BOSS、野外PK、競技場對決。

    他們一路就是這樣一起過來的,他們是對手,同時也是朋友。

    而現在,總決賽,這個已經被視為榮耀最高水平的舞臺上,他們兩隊相遇了。單人賽里一陣一陣地對殺,讓他們一下子回憶起了昔日網游中的猙獰歲月。而后他們很快意識到:能這樣相遇的機會,不會太多了。

    兩年,這才兩年,榮耀聯盟職業化的飛快進程他們看在眼里。培養新人、簽約轉會,這些制度在快速完善,各隊也在以越來越職業的方式壯大自己。很難再像最初一樣,靠相熟相近的朋友組成一套陣容。

    所以,這可能是他們最后一次發生這樣的碰撞了。誰也無法預知他們當中的哪一位,會在這樣職業化的發展競技中被優勝劣汰。誰也不能肯定來年的賽場上,站在自己對面的,亦或是站在自己身邊的還會是同樣的人。

    所以,就用這最高的舞臺,來緬懷,來紀念一下過去吧!

    不需要溝通,不需要招呼。兩隊極有默契地以最快速度相遇,打在了一起。

    網游里,他們就是這樣,向來都很珍惜時間,其疾如風,侵略如火。其徐如林?不動如山?那當然不行,點卡在燃燒呢!

    激戰。

    放在職業圈里,有些不成套路的激戰。

    但是痛快、肆意。

    不過即使是這樣,該有的講究還是必須要有。比如雖然秉承網游里速戰速決的風格,但是誰也沒說就不帶治療了。那樣的話就太粗陋,太沒技術含量。職業不職業不討論,關鍵會顯得很沒高手風范,很菜鳥。

    于是雙方都帶著治療,打出了這樣一場大混戰。一邊打著,一邊公共頻道里也不閑著。當初網游的時候,一邊打一邊語音直接開罵,何其痛快。職業賽不給開語音,必須文字輸入,說是為了把所有細節都呈現給觀眾。雖然這會浪費很多操作,但是眼下,有些話真是不吐不快。

    “發情你個XX,這一手還是當年和我學的吧?”罵聲漸起,用的稱呼都是當年網游里互起的“昵稱”,發情,那就是嘉世這邊元素法師“法不容情”的簡稱。網游里嘛,都是叫網名的。真名大家互相也不知道。

    “XXXX,這XX是我們老大開創的雛形。”

    “雛你個XX形,偷學老子不認?”

    “認你妹,你XX。”

    “XXX。”

    “XXXXX。”

    一時間,公共屏幕里XX飛舞。這職業賽場上,對臟話的屏蔽力度自然是比網游里還要強大智能得多。兩隊人殺得興起,叫罵也忘了規矩和限制,各種XXX層出不窮,看得觀眾大做填詞游戲,各種燒腦。

    比賽就在這樣的瘋狂中進行著。

    倒下,不住地有角色倒下。

    叫罵,只要還有一絲血在,就不會停止的叫罵。

    終于在一片目瞪口呆中,比賽變得有點寧靜,因為場上終于不再剩幾個人了。

    霸圖,韓文清,大漠孤煙。

    嘉世,葉秋,一葉之秋;吳雪峰,氣沖云水。

    而此時,距離團隊賽開始才剛剛過去五分鐘。一場全年最重要的決勝局,竟然只用了五分鐘,就要見分曉了。

    二對一。

    局勢上很,結果很明朗了。可是在有過打爆百花雙核的表現后,這個場面,觀眾不敢輕下結論了。

    但是場上的選手,似乎并不這樣認為。

    “你看,這就是差距了。”一葉之秋在頻道里說話,好難得,居然沒有XX。

    “你身邊,缺個有實力的幫手。”一葉之秋繼續說。

    一片嘩然,這一通亂戰打出的結果而已,你這邊多活下來一人,還就上升到對方身邊沒有好幫手的高度了?霸圖戰隊除韓文清之外的其他選手個個可都不弱,都是網游中就打出名氣的好手。

    “不如轉會我們嘉世,我幫你啊!”一葉之秋又說。

    再嘩然,總決賽里,這還公然撬起墻角來了?這還有沒有人管了?

    不過說起來,這個邀請,真有點讓人動心吧?這可是來自冠軍隊的橄欖枝啊!這要成了,一葉之秋和大漠孤煙聯手?我擦這畫面太暴力了簡直不敢想啊!

    觀眾看著跳出的文字已經開始浮想聯翩了,大漠孤煙這邊卻已經異常簡潔地回答了對方。

    “滾!”

    非常簡潔直率地拒絕,這讓霸圖戰隊的支持者們頓時松了一口氣。

    “那就死吧!”一葉之秋喝著沖上,氣沖云水,沖上。

    大漠孤煙不退,迎上。

    會再現一挑二的神跡嗎?

    有人在期待著,但是……沒有。

    葉修不是孫哲平,吳雪峰也不是張佳樂。

    他們兩人的配合,沒有百花繚亂那么絢麗,但卻更加簡潔、自然、實用。讓人有時都意識不到那是一個配合。

    大漠孤煙那一回合解決百花雙核有多快?一葉之秋、氣沖云水解決大漠孤煙就只會更快。只是一轉眼的功夫,大漠孤煙已然倒下。

    “這要還收拾不了你,你都會瞧不起我吧?”一葉之秋說著,系統已經裁定了勝負。榮耀兩個大字,幾乎破屏飛出,這是本年度最閃耀的一次“榮耀”。只是這決出的方式,讓人有點回不過神來。這場總決賽,讓人們有點不知道該從什么角度去評論。它粗鄙簡陋,卻又真情流露。

    這好像是對過去的一次道別。從此,這些人,每一個人,都將正式走向職業的道路。

    他們爭冠軍,爭勝負,爭一次又一次屬于他們的——決戰之時。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