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全職高手番外之巔峰榮耀 > 第二十二章 藍雨的夏天
    “贏了,又贏了!”

    “誰贏了?”

    “微草,當然是微草!”

    電視前,電腦前,榮耀網游內,游戲論壇,微博,QQ群……

    但凡是有人聚集的地方,但凡是有榮耀玩家出沒的地方,微草獲勝的消息,像炸開了鍋一樣傳遞著。

    榮耀職業聯盟第三賽季,常規賽最后一輪,備受矚目的微草戰隊沒有令人失望。在已經提前鎖定季后賽席位的情況下,他們依然認真拿下了常規賽最后一場的勝利,最終以常規賽第三名的成績,挺進了季后賽。

    季后賽,對微草戰隊而言并不算新鮮。可是這支微草戰隊,在人們眼中卻是一支全新的微草戰隊。

    而事實上,他們僅僅是換了一個人。

    微草的隊長,核心角色王不留行的操作者,現在換成了一個新人。而這位新人的名字,早已和他的那個綽號一起,響徹整個榮耀圈。

    魔術師,王杰希。

    這是專屬于他的封號,甚至與他掌控的角色無關。他那才華橫溢,匪夷所思的打法有如魔術,別說那些想要效仿的網游玩家,就是職業圈,也根本沒人可以參透其中奧秘。前輩們的經驗,在這前所未見的全新打法面前紛紛繳械,一位又一位成名高手,敗在了王杰希的王不留行之下。

    他是一位新人,原本人們賦予給他的,是挑戰者的角色。

    可是當賽季結束時,挑戰者,卻已經暗暗變成了一位征服者。

    誠然王杰希也不是百戰百勝,但是競技場上,從來都沒有這樣的勝率,強如葉秋,也不可能。

    榮耀職業圈,人們看到的是太多選手面對王杰希時的束手無策。

    榮耀網游圈,雨后春筍般冒出的魔道學者賬號,在爭相效仿了一番魔術師后,最終紛紛淪為棄號。他們無法復制王杰希的魔術打法,而這樣的魔道學者,自然無法綻放出他們原本期待的光芒。

    而現在,獨一無二的魔術師,即將踏上新的征程。

    “季后賽,魔術師駕到!”黃少天念著電子競技周報上的大標題,作為國內最權威的電子競技媒體,將王杰希作為本賽季常規賽收官報道的主角,可見其對王杰希的期待。但是黃少天看過這標題后,隨意掃了兩眼內容,更仔細地卻是看著報道中的選手照片,最終罕有地露出惆悵失落的表情。

    “那家伙,已經走到這種地步了呢。”黃少天將報紙扔到桌上,雙手墊到腦后,望著天花板嘟囔著。

    一旁電腦前端坐著仔細觀看一場榮耀比賽,一邊時不時還在桌上的筆記本上做些手寫記錄的喻文州,聽到黃少天的嘟囔上,暫停了比賽,扭頭看來,正掃到那報紙上斗大的標題。

    “魔術師,名副其實。”這便是他看完之后的反應。

    “你這家伙……”黃少天似乎有些不滿喻文州的反應,坐直了身子,“你對他有什么研究?”

    “他……”

    “少天!”

    喻文州剛要開口,又一位藍雨的新人少年卻在此時闖進了訓練室,大喊著黃少天的名字。

    “技術部那邊給夜雨聲煩做出銀武了,隊長喊你去看。”沖進來的少年呼聲未落,就已經緊接著叫道。

    “什么?”黃少天雙眼立即瞪起,從坐椅上一躍而起。

    “走著走著。”他叫嚷著,早把剛問喻文州的問題給忘了,飛一般地沖了出去。

    剛說了一個“他”字的喻文州,也只能搖頭苦笑,目光回到電腦,正準備取消暫停繼續觀看比賽,那個來叫黃少天的少年卻在此時叫起了他。

    “文州,你不去看看嗎?據說是有神秘人士在網游中寄給了藍溪閣很多珍貴的稀有材料,技術部那邊才能一舉制作出銀武呢!”少年說道。

    “神秘人士?”喻文州一愣。

    “是的。”少年肯定地道。

    喻文州的目光落到了訓練室一個空檔檔的位置,落到那臺久無人用的電腦上。

    在那人以那樣的方式離開后,原本屬于他的位置,屬于他的電腦,就這樣被閑置了。所有人都心有默契的不去坐那個位置,用那臺電腦,好像那個說了一句“我走了”就再也沒有回來的家伙,有一天會忽然又坐回到那個位置似的。

    “其實你……并沒有真的離開吧。”喻文州忽然也開始自言自語,神情像是之前黃少天那樣,有些惆悵。

    “文州你去不去啊?”那少年卻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再次催促起來。

    “去,去看看。”喻文州合起筆記本,站起身,快步走到門口。那少年早把門拉開在等著他。抓著門把的右手五指就這片刻都不得安寧,異常靈活地不住活動著,像是在操作著鼠標、敲打著鍵盤一般。

    “手速很快。”喻文州看著他那不安分的右手,笑道。

    “這個話題,我還是和少天討論吧……”那少年說道。

    喻文州笑了笑,他的手速已是人盡皆知的慢,而且無論如何練習都沒有明顯提高,看來就是天賦所限了。只不過現在藍雨已不會有人因此輕視他。因為沒有人能以這樣的手速,這樣的APM在他們這圈中取得勝利。很顯然,喻文州有著他們所不具備的才能,足以彌補他手速缺陷的才能。

    而眼前這少年如此說話,也不是嘲笑,只是他的性子有些促狹。隊長方世鏡說在這一點上,他很有幾分那人的風采。這讓喻文州很懷疑方世鏡是不是因此才在挑戰賽中挑中他,將他帶到了藍雨的訓練營。

    不過就算只論天賦和技術的話,方世鏡的這個決定也沒有任何值得令人詬病的地方。

    “如果單算右手的APM,他的手速還在少天之上。”這是方世鏡對他很重要的一句評價,事實,也確是如此。

    “走吧,方銳。”喻文州沒去接少年那句捉弄,只是走出門后叫著他。

    藍雨戰隊,技術部。

    對于任何一家職業戰隊,研究各種職業賬號以及裝備的技術部,都是從不會對外人公開的機密重地。

    藍雨戰隊,自魏琛在榮耀網游中認識黃少天,將他帶入藍雨訓練營后。技術部的工作就多了一項重中之重。

    打造夜雨聲煩,這個屬于黃少天的劍客角色。

    而今天,這重中之重的工作,終于完成了其重中又重的一項。

    武器!

    獨屬于夜雨聲煩的自制武器,也就是俗稱的銀武,終于開發出來了。

    這可不是榮耀玩家在網游里胡亂弄一堆材料或是依著什么低端配方弄出來的,除了銀色字樣以外其他數據一塌糊涂的自制武器。這是真真正正,可以將一個角色與尋常角色拉開差距,將其實力大大提升的銀武。

    喻文州和方銳走進技術部時,發現屋里一片安靜,眾人圍在一臺電腦前,沒有人出聲。連二人進來,也只是有人回頭看了一眼,就迫不及待地轉回目光了。更多人,卻是連頭都沒有回一下。

    兩人湊上前,好容易才從人縫里看到被眾人圍著的電腦屏幕。

    黃少天就坐在電腦前,極少見的保持著安靜。

    屏幕上,一柄光劍緩緩旋轉著,劍身仿佛一滴被拉長的雨滴,自劍柄滴淌向下,散發著幽藍的光芒和絲絲寒氣。

    安靜地沉默了不知道多久,黃少天終于開口,從來能說兩句就絕不會只說一句的他,這次卻只說了一個字。

    “贊!”

    “試試吧。”就在他身后的藍雨隊長方世鏡說道。

    黃少天點頭,飛快地將光劍從自制器出取出,裝備,馬不停蹄地直入競技場,飛快進入了一場競技場的比賽。

    對決開始,幽藍的劍光開始在夜雨聲煩身遭環繞,沒有人注意對手是什么人,也沒人留意他的職業,所有人眼中就只有夜雨聲煩掌中的劍,看著它被揮舞著,跳動著,刺殺著,最終在血花中收回,結束了這一場對決。

    “太棒了!”這一次,黃少天說了三個字。

    “有了他,下賽季讓我給他們好看。”黃少天跳上了板凳,“什么斗神、拳皇、繁花血景、魔術師……都給我等著吧!”

    “好!”沒人去阻止黃少天這興奮的舉動,對于藍雨的人來說,他們期待這一天已經很久。這個賽季,魏琛離開,方世鏡接管戰隊,藍雨最終連季后賽都沒闖入,在外人看來,藍雨似乎青黃不接,似已要褪下強隊光環。

    但是藍雨自己卻從來沒有人這樣認為。

    哪怕這個賽季他們成績不佳,哪怕這個夏天他們幾乎被遺忘。但是他們都堅信,藍雨戰隊會有屬于他們的時刻。而這一刻,隨著眼下這柄銀武的誕生,即將嶄露頭角。

    “看你的了少天!”技術部的工作人員紛紛說道。

    “那還用說?當然啦!”黃少天叫道,但是很快還是舍不得只是如此簡單嘗試這新誕生的銀武,迫不及待地坐回位置,重又開始操作,一邊同一旁的技術人員開始喋喋不休地討論。

    隊長方世鏡卻在這時默默退出了人群,站到了喻文州的身旁。

    “準備好了嗎?”他忽然開口。

    喻文州望向他,方世鏡卻在望著窗外,望著那片蔚藍的天空。

    “好了。”喻文州答道。

    “那么也是時候交給你了。”方世鏡說著,目光移回,手里似是早已備好的賬號卡,被遞到了喻文州手中。

    “從今日起,你就是藍雨的隊長,術士,索克薩爾。”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