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全職高手番外之巔峰榮耀 > 第二十三章 嘉世的未來
    “去年是繁花血景,今年又來個魔術師,人丁興旺啊!”望著第三賽季挺進季后賽的八支隊伍名單,葉秋忍不住感慨著。

    “不過第一還是我們嘉世。”葉秋說著。身為嘉世的隊長,他說著這話,口氣聽來卻也沒有多少夸耀的意味,就只是陳述一個事實。

    “霸圖第四。”葉秋身邊,和他一同看著積分榜最終排名的韓文清冷冷說道。

    “這可不值得驕傲啊。”葉秋隨口應道。然后就感到兩道咄咄逼人的目光直朝他射來。

    “哦,我懂了。”葉秋看著積分榜說道,“我們第一,你們第四……”第一和第四,意味著兩隊將在季后賽劃入同一半區,最終能闖進決賽的,只可能是其中一隊。

    葉秋點了點頭,看向韓文清:“這一次,你們連決賽都進不了了。”

    “試試看。”韓文清說道。

    “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精神可嘉。”葉秋笑道。

    “你不要怕就好。”韓文清道。

    “您說笑了。”葉秋依舊笑著。

    “場上見。”

    “場上見。”

    兩人握了握手,告別。葉秋走出榮耀聯盟總部的大門,轉了個彎,在人行道上獨自走著。

    從不接受媒體采訪的他,至今依然隱藏著身份。哪怕是從聯盟總部走出,也不會有人知道這個年輕人便是已經連續拿下兩屆榮耀總冠軍,正在統治著這個聯盟的斗神一葉之秋。

    沿著人行道走了會,轉進僻靜的小路后,路平放慢了腳步,點起了一根煙。

    “咳!”

    “咳咳!”

    一根煙尚未抽完,身后傳來咳嗽聲,好像很怕人聽不到似的,一聲之后,更用力地又咳了兩聲。

    葉秋回頭,看到從那道不起眼的小門中走出的吳雪峰,正在朝他走來。

    “至于嗎?這又沒什么人。”葉秋笑道。

    “你要是不介意,我當然也無所謂。”吳雪峰也笑著。

    這才第三個賽季,榮耀聯盟的發展就已呈如日中天之相。國內最權威的電競媒體電競之家,每周發行的電子競技周報百分之八十的篇幅都是對榮耀職業聯盟的報道。今年更是根據聯盟的賽程,調整了報紙發行的日期,由此可見榮耀聯盟眼下在電子競技圈的地位。

    水漲船高,榮耀電競的選手們也都成了被人追逐的明星。像吳雪峰這樣冠軍隊的選手,走在街上輕而易舉就會被人認出,這才大門不走,而要從這僻靜的偏門進出。

    “早知道,我就該和你一樣。”吳雪峰一邊朝葉秋走來,一邊抱怨著如今出行都像做賊一樣的難堪。

    “反正你也快解脫了。”葉秋說道。

    這話似是勾起了什么,吳雪峰沉默了,整個街道都是靜悄悄的。兩人默默地向前走著。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半晌后,吳雪峰這才忽然開口道。

    “當初蒼天AFK的時候,也是這樣說的。”葉秋說道。

    “老兄我這叫退役好嗎?麻煩你專業一點。”吳雪峰一頭黑線。

    “都一樣的。”葉秋叼著煙,淡淡地說著。

    榮耀網游三年,職業聯盟三年,吳雪峰一直是葉秋身邊最可靠的朋友。雖然在斗神一葉之秋的光芒籠罩下,氣功師氣沖云水的聲名并不是特別響亮,但是葉秋自己很清楚,這個朋友,這個隊友,對他,對嘉世有多重要。

    可是現在,就如吳雪峰剛剛所說,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吳雪峰的榮耀生涯,他選擇到此為止。這個季后賽后他將宣布退役,徹底告別這個他活躍了六年的世界。

    “有什么打算。”葉秋問著。

    “大概會出國。”吳雪峰說道。

    “哦。”葉秋點點頭。他也只能問問,對于未來的選擇他沒什么經驗,給不了朋友什么意見。

    “最后一次,拿個三連冠送我。”吳雪峰說道。

    “應該的。”葉秋笑著。

    “我看了最終排名,百花和微草二、三,霸圖第四。”吳雪峰說。

    “是的,我看過了。”葉秋說著,“剛剛在樓里還碰到韓文清了。”

    “是嗎?他怎么說?”吳雪峰問道。

    “他能說什么?場上見。”葉秋試著模仿了一下韓文清的語氣和聲調,不是很像。

    “果然,就不能換換詞。”吳雪峰還是被葉秋的模仿惹笑了。

    “是啊,每年都是季后賽,每年都是他做對手,每年都說‘場上見’。”葉秋感慨著。

    “不過如果真能這樣十年,那倒也不賴。”葉秋說道。

    吳雪峰笑笑,沒有再說什么。十年?真能這樣十年的話,確實很不錯。只是很可惜,這樣的十年,無論如何也不會再屬于自己了。

    等著自己的,就只剩下三輪比賽了。

    “霸圖之前,我們還得先擊敗排名第八的隊伍。”吳雪峰開始說回季后賽。

    “三零一度。”葉秋說道。他的眼中并不是只有那些高手和強隊,每一支會成為對手的隊伍,他都尊重,并且珍惜。

    “是的,他們隊的那個新人也很不錯。”吳雪峰說道。

    “楊聰,刺客風景殺。”葉秋說。

    “這兩年冒出來的新人真比我們當初那會要優秀多了。”吳雪峰感慨著,“去年是百花戰隊的兩位,今年是微草的王杰希,真不知道明年又會冒出多少天才。”

    “要不要留下看看?”葉秋說。

    “算了吧。”吳雪峰笑道,“我可不想讓這些小鬼在我身上刷經驗,還是讓我有個完美的謝幕吧。”

    “你會有的。”葉秋用很肯定的口氣說著。兩人隨即沉默,并肩前進。

    兩人一同回到這次季后賽由聯盟統一安排的居住酒店,一進大堂,就看到散座上嘉世的老板陶軒坐吟吟地陪人說著話。一看到葉秋和吳雪峰進來,立即站起了身。但葉秋馬上轉身,走向了大堂另一邊,只留下吳雪峰沖著陶軒無奈苦笑。

    陶軒也露出一個無奈的苦笑,只好向著吳雪峰招了招手。坐在陶軒對面的人起身回頭,看到是吳雪峰后立即露出熱情的笑容。

    吳雪峰認得這位,是嘉世戰隊重要的贊助商之一。作為連續兩年的冠軍得主,嘉世從來不缺投資者的追捧。可是這支本該是聯盟,甚至是整個電競圈最具商業價值的戰隊,最終能簽下的贊助條件卻都不高。

    原因,就是因為嘉世戰隊的核心選手,隊長葉秋從不露面,更不會參加任何商業活動。缺少了這位重要角色,嘉世的投資回報在無數贊助商眼中一下子就黯然失色了許多。尤其在這一點已經不是秘密后,贊助商對嘉世的追捧熱度都下降了許多。去年的百花戰隊,今年的微草,都成了他們追捧的新寵。至于嘉世,三個賽季過去,作為王者之師,反倒乏善可陳。

    “廖總過來了。”吳雪峰快步走上前,和這位嘉世的贊助商老板打著招呼。由于葉秋不肯露面,在這些事務上,吳雪峰這個副隊長只好當仁不讓地拋頭露面了。

    “常規賽第一,第三次進去季后賽,我怎么能不來呢?”廖總笑著,走上前來,和吳雪峰握了握手。

    “離不開廖總的支持。”吳雪峰說起這些客套話來也是嫻熟得很。

    “哪里,是你們打得好,尤其葉秋。”廖總說道。

    “呵呵。”一說到葉秋,吳雪峰難免要尷尬一些。作為嘉世最重要的贊助商之一,都沒有見過這位嘉世隊長的真面目,吳雪峰猜想這些人心里八成并不如他們臉上的笑容這么愉快。

    “我還有事,先走。祝你們取得好成績,一定要再拿個冠軍。”廖總說道。

    “一定。”吳雪峰笑著,同廖總告別,再轉過頭來時,卻看到老板陶軒臉上已經沒了笑容。深深地靠在沙發上,望著面前茶幾上擺著的一份合約,若有所思。

    “廖總是來談續約的事?”吳雪峰坐到陶軒對面,問道。

    “是的。”陶軒點了點頭。

    廖總與嘉世第一賽季奪冠后,簽下的一份為期兩年的贊助合約。這賽季季后賽打完,合約就將到期。是就此終止合作還是繼續贊助,雙方早就已經開始進行協商了,卻到今時今日還沒有定下來。看陶軒的神情,吳雪峰估計談判并不是十分順利。

    “廖總怎么說?”吳雪峰問道。雖然這賽季后就要離開,但他依然關心嘉世的未來。這里可有他最親密的伙伴。葉秋是,眼前的老板陶軒同樣是,大家都是在網游時期就結識,最終一起進入這職業圈闖蕩的。

    “他提出了兩個要求。”陶軒說道。

    “是什么?”吳雪峰問道。

    “首先,如果想續約,那么這次季后賽,嘉世必須奪冠。”陶軒說。

    “這……怎么會有這種要求,冠軍這種事,又有誰能百分百保證得了?”吳雪峰驚訝道。

    “這還沒完。”陶軒有些無力地說道,“假設我們這次順利奪冠,那么也只能得到一年的贊助合同。而且是否奪冠,也會成為新一年贊助合同最終金額的重要標準。不,是唯一標準。”

    “那是多少?”吳雪峰問道。

    “你自己看吧。”陶軒瞥了眼桌上合同。

    吳雪峰拿起,很快翻到贊助金額的部分,看過之后,頓時也是大跌眼鏡。

    “這……”他簡直已經不知說什么好。合同之上,嘉世奪冠與否,對方愿意支付的贊助金額相差竟十倍之多。即使如此,能奪冠的贊助金額,比起今年也只略微提升。至于無法奪冠能收獲的十分之一,更像是一種安慰。

    “不奪冠,我們簡直就成了叫化子對不對?”陶軒說道。

    “這實在太過分了。”吳雪峰說。

    “是啊,很過分。”陶軒嘆道,“這次拿到冠軍,我們可就是三連冠啊!在競技圈,三連冠意味著絕對的統治,意味著一個王朝的建立。但就是這樣一支三連冠的王朝戰隊,在人家眼里,如果失去了冠軍,就立即變得一文不值。除了冠軍,我們就毫無價值嗎?”

    吳雪峰沉默了。他知道陶軒這聲感慨所指。

    葉秋,如果他能參與這些商業贊助活動,那么嘉世所面臨的贊助就絕不會是這個局面。有關這個問題,陶軒試圖說服過葉秋很多次,卻都被葉秋堅定地拒絕。對此陶軒私下也是頗為微辭。有次酒后失言,甚至吐露葉秋這樣不配合,就是拿再多冠軍,嘉世的價值也無法得到真正體現。

    拿了冠軍還無法體現價值,你想要的價值,到底是什么呢?

    這句話吳雪峰其實挺想問問陶軒,但他沒有說,因為他其實早就知道答案的。在網游里,他們是并肩作戰的游戲玩家。可是現在,他和葉秋成了職業選手,而陶軒,則成了一個經營戰隊的商人。早在網游時,他們的嘉王朝公會便都是由陶軒在打理,他在這方面展示出了相當出眾的才能。到成立戰隊后,陶軒正準備繼續大展拳腳,結果葉秋在商業方面的不配合卻束縛了他的手腳。誠然嘉世現有的價值也多是葉秋一手創造的,但僅限于此,陶軒顯然十分不滿足。

    而這次談判的不順利,嚴重打擊了他的士氣,此時的陶軒看起來一臉頹然,他望著吳雪峰,很是失意地道:“而且你這賽季后就將退役的消息現在還沒有對外公布,如果公布,我很懷疑這樣一份乞丐合同我們是不是能夠簽到。”

    “別開玩笑了,我哪有那么重要。”吳雪峰試著想讓陶軒輕松一些。

    “這可不是玩笑。”陶軒搖著頭,神色依舊沉重。

    “到時總會有新人涌現的。榮耀現在越來越多有才華的年輕人,上賽季的繁花血景,這賽季的魔術師,到了下賽季,一定會有更優秀的人才涌現,嗯?”吳雪峰說著,可陶軒看來依舊漫不經心,他沒有辦法,只是硬著頭皮繼續,可是很快就發現陶軒神色有了變化,他像是發現了什么似的,目光落向了吳雪峰的身后,眼中再次亮起期待的光芒。

    “怎么了?”陶軒回頭,身后是發生了什么嗎?

    身后沒有發生什么,只是大堂的另一端,一個洋溢著青春的漂亮女孩,正笑吟吟地迎在葉秋身前。

    “小沐橙?”吳雪峰認得這女孩,會有這樣的稱呼,是因為他最早認識這女孩的時候她真的還很小,還只有十二歲。在加入嘉世后,這女孩就一直跟在葉秋左右。沒有人懷疑二人的關系,作為一同從網游轉進職業圈的老朋友,對葉秋和這女孩的關系大家都知根知底。

    看著她,吳雪峰不免就要想到那個人。

    如果他還在的話,一切問題恐怕就都迎刃而解了吧?無論是爭奪比賽的勝利,還是眼下陶軒頭痛的問題,恐怕都會有更加漂亮的解決方式。

    只可惜……

    想到這吳雪峰就有些黯然,那人,可也是他在游戲里結識的好朋友,只可惜大家還沒能來及在生活中多有來往呢。

    吳雪峰轉回頭,看到陶軒已經起身,他的目光正是落在那邊葉秋和蘇沐橙的身上,跟著就要往那邊走去,甚至忘了還丟在桌上的合同。

    吳雪峰將合同收起,跟在了陶軒身后,他想到陶軒之前那熱情期待的眼神。

    陶軒也不是不認識蘇沐橙,甚至網絡外見面的還要早一些。近些年就算成了戰隊老板,和選手這邊的生活離得遠了點,但終究還是一起共事,抬頭不見低頭見,遇到蘇沐橙也不會太少,至于這么激動?

    想著想著,再聯系到之前讓陶軒頹廢的話題,吳雪峰忽然就已經意識到了某種可能性。他的目光頓時從陶軒的背影繞過,也望向了那邊的蘇沐橙。葉秋本是要向電梯走去了,但是面朝這邊的蘇沐橙卻是看到了陶軒和吳雪峰,拉住葉秋向這邊指了指。

    葉秋沒回頭,而是和蘇沐橙說了點什么,兩人便一起朝著電梯間走去。陶軒加緊了腳步,終于和吳雪峰一起,與葉秋、蘇沐橙搭上了同一間電梯。

    “陶哥、峰哥。”蘇沐橙還是用使用了很久的稱呼叫著二人。

    “小沐橙也過來了啊,我都不知道呢。”陶軒笑著。

    “季后賽啊,當然也來現場看最好了。”蘇沐橙說著。

    “這么說來你也懂榮耀了?”陶軒眼中的光芒更加熱烈了。

    蘇沐橙望向葉秋,似乎對自己的水平無法界定。

    葉秋笑了笑:“不只是懂,她的水準已經相當不錯了。”

    聽到這個答案,尤其是出自葉秋之口,陶軒看來已經由衷地開心起來。

    “玩的什么職業啊?”他問蘇沐橙。

    “槍炮師。”蘇沐橙說。

    槍炮師?

    陶軒愣,吳雪峰也愣。

    因為這個職業,對于眼前這個女孩來說,應該是有一些特別之處的。

    那個剛剛還讓吳雪峰想起感到黯然的人,蘇沐橙的哥哥蘇沐秋,去世之前,新練的準備和葉秋、吳雪峰他們一起進入榮耀職業圈的角色,不就是個槍炮師嗎?而且如果吳雪峰沒記錯的話,那個號就是一個女號,角色名字里,有他的妹妹蘇沐橙的名字。

    “就是沐雨橙風了。”葉秋像是猜到兩人在想什么似的,說道。

    兩人沉默著。

    這是一個讓人悲傷的繼承,他們并不知道這時候該說什么。哪怕陶軒心中已經也已經有了計較和打算,但他也覺得眼下并不是合適的開口時機。

    他微微嘆了口氣,正準備說點什么,誰想葉秋卻已經望著吳雪峰開口。

    “所以,你其實可以安心地走了。”葉秋說道。

    吳雪峰一愣,但是隨即明白這話的意思。但是……

    “這話我聽起來怎么就這么不舒服呢?”他裝作一臉不高興地說道。

    “不舒服的話,你就留下來。”陶軒也懂了葉秋這話的意思,心下自是高興。對方已有此意,倒是省卻他一番口舌了,于是也開起了吳雪峰的玩笑。

    “算了,還是把未來留給你們這些年輕人吧。”吳雪峰故作老成地說道。

    眾人笑著,電梯已到。

    四人走出,各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小沐橙。”看到蘇沐橙跟著葉秋要去他的房間,吳雪峰忽然叫道。

    “怎么了峰哥?”蘇沐橙轉過頭來。

    “要加油哦。”吳雪峰說。

    “我會的。”蘇沐橙點頭。

    先一步進了房間的陶軒,聽到身后這話,忍不住暗攢了一把拳頭。

    來了!

    自己一直所期待的,終于來了。

    此時的他,滿腦子都是蘇沐橙那青春倩麗的身影。這樣的美女選手,將在聯盟掀起多大關注,將在榮耀圈里吸引多少眼球?

    尤其,她的水平還不錯,既然葉秋都已經肯定了這一點,那必然是靠譜的。

    原本陶軒一度在想,蘇沐橙就算不會,他都要試著看能不能培養。但是葉秋給出的這個答案,讓他再無任何可擔憂的。

    說不定她的天賦,就如同她那個早逝的哥哥一樣出眾,畢竟兩人有著一樣的血脈。

    一想到此,陶軒不由地更為興奮了。他從房間酒柜上隨意取下一瓶酒,打開,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一飲而盡。

    酒不怎么好,但是陶軒喝得很高興。

    他看了一眼桌上吳雪峰幫他收起,后來在他進房間前交給他的合同,臉上露出輕蔑的笑容。

    他走上前,放下酒杯,拿起合同,看也不看,就將這份合約撕了個粉碎。

    他拿出手機,拔通了廖總的電話。

    對方正在通話中,但是陶軒懶得去等,或是稍后再拔,直接轉入了對方的語音信箱。

    “廖總,有關那份合同,我考慮清楚了。”他說道,“我的答復是:不。”

    他的口氣堅定而自信,他沒做任何多余的解釋,說完便掛掉了電話。想了想后,又索性關掉了手機,心里一陣莫名的痛快。

    他又給自己倒起一杯酒,走到窗邊,望著窗外明亮的世界。

    “諸位,等著看吧,嘉世的神話,這才要開始呢!”他舉杯,向著天空致意。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