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牧神記 > 彌羅的第三個故事 鴻蒙道語和鴻蒙符文
    人們的詢問,往往如此云云,荒誕不經。

    玄機渾然沒有放在心上,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巫師。

    他只是一個參悟出“道”的人而已。

    他被“道”吸引住了。

    這些日子,他努力參悟,世界樹博大,宛如一個巨大容器,他借助世界樹來感應天地大道,追逐著樸素樸實的道理。

    他領悟的東西越來越多,越來越深邃,他領悟出的道與世界樹共鳴,與天地間的道共鳴,這種感覺極為奇妙。

    他懂的東西越來越多,但是每當他想把自己得到的道告訴其他人,話到嘴邊,卻說不出口。

    道極為奇妙,沒有任何語言能夠描述。

    道更難書寫,沒有文字能夠清晰的描述出道,哪怕只是他領悟出的道。

    他正在試圖開創出一種描述道的語言,描述道的文字,讓世人能夠聽懂道,能夠看懂道。

    到了那一日,底層世界的每一個人便都可以像巫師一樣,掌握著非凡的力量,不必再被奴役,不必再給上層世界的人做仆,也不必擔心成為奴隸。

    從上層世界下來,追殺他們的大巫越來越多,實力越來越強,迫使玄機帶著蘇蘇四處躲避。

    世界樹的底層很大,有著千百片樹葉,每片樹葉或者枝條上,都生活著底層世界的人們,玄機和蘇蘇從一個個世界走過,他依靠世界樹參悟的大道也越來越完整,道行也越來越深厚。

    隨著時間推移,他開創的描述道的語言和文字也漸漸成熟起來。

    蘇蘇和黃羊在他的熏陶下,竟然也漸漸的摸索到了那種奇妙的“道”,他們也像巫師一樣,可以掌握一部分不可思議的神通。

    甚至,黃羊會變化成頭生羊角的男子,強壯,有力,可以移山填海,宛如傳說中的魔王。

    最為古怪的是,世界樹似乎也在潛移默化中漸漸有了靈性,

    上層世界追殺他們也越來越吃力,玄機的實力提升之快,讓人匪夷所思。

    巫師其實也是可以提升實力的,不過這種提升并非是參悟,而是生長。

    巫師是神的血脈,神的后代,他們的力量來源是神血脈中的力量,他們的實力提升是血脈覺醒。

    隨著少年巫師漸漸成長,他們的血脈覺醒越來越多,實力也就會慢慢提升。

    但是玄機不同。

    這個“巫師”的“生長”之快令人匪夷所思,短短幾年時間,哪怕是來自上層世界最強大的大巫,也有不少死在他的手中!

    這個少年“巫師”的實力越發深不可測,甚至連祖廟中的巫祖也被驚動。

    上層世界的巫祖不多,只有十二位,這些巫祖是古老的神祇的第一批后代,他們出生之時得到諸神的賜福,長生不老。

    他們也是最接近神的人。

    玄機和蘇蘇來到一個底層世界邊陲的小山村停了下來,他們向世界邊緣看去,看到了彌羅巨大無比的頭顱。

    這尊神雙眸緊鎖,一直沒有張開眼睛,像是陷入了沉睡。

    彌羅的形態太大,有人說他眼睛一張一閉之間,便是百年時間過去,一個人從出生到死亡,只在他睜眼閉眼之間。

    近些年,為彌羅打造宮殿的奴隸漸漸便少了,玄機和蘇蘇與上層世界的巫師、大巫作戰,吸引了上層世界的注意力,導致統治者們對建造彌羅宮的興趣大減。

    底層世界的人們,反倒因此度過了幾年幸福的時光。

    山村不大,兩人一羊借住一宿,玄機依舊在癡癡傻傻想要把那種語言和文字創造出來,這時,天空漸漸陰暗下來。

    烏云從天邊襲來,從東到西,都是黑壓壓的云氣,像是幕布一般,漸漸的把整個天空遮掩。

    村里的人們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兒,紛紛直起腰身向烏云來的方向看去,只見那里幾百位黑袍大巫正在向村莊走來。

    天空變得無比黑暗,沒有一丁點風。

    突然,呼嘯的風聲響起,吹得村莊四周的樹木齊刷刷向后折去!

    天氣一下子變得極為寒冷。

    一個年輕巫師從大巫群中走出,攏了攏衣領,走入山村,徑自向玄機走去。

    蘇蘇和那頭黃羊不禁緊張起來,即便是他們,也可能看得出這個巫師與其他的巫師的不同。

    而玄機對著地面喃喃自語,地面是世界樹的樹葉形成的紋理,那少年對地面的興趣似乎還要超過對那年輕巫師的興趣。

    “你就是玄機?”

    年輕巫師來到玄機的面前,蘇蘇緊張的將他護在身后,年輕巫師不以為意,笑道:“聽說你是神在底層世界留下的孩子。”

    玄機抬起頭,瞥他一眼。

    “不過,底層世界不需要巫師。”

    那年輕巫師面帶笑容:“你現在只有兩條路,加入我們,或者死。你知道這是為什么嗎?”

    玄機站起身來,搖了搖頭。

    “因為神權。”

    那年輕巫師微笑道:“巫師擁有的力量來自于神,是神賦予的力量,巫師的權力也就來自于神,是神賦予的權力。巫師作為神的后代,統治著凡人,這就是神權和神力。凡人不掌握這種力量,便是被統治者。當一個凡人掌握了巫師的力量,也就意味著他掌握神權和神力,倘若他不成為巫師,那么他只有死亡。你知道我來自哪里嗎,少年?”

    玄機再度搖了搖頭。

    “我來自世界樹的最頂端,那里金碧輝煌,是眾神所居之地,我來自于那里最為古老的神廟。”

    那年輕巫師微笑道:“我是第一個誕生的巫,我的實力,接近于神,我身上流淌的是神的血液,我聆聽的是神的語言。我前來找你,是來邀請你進入上層世界,成為上層世界的巫,上層世界的統治者。你知道巫字是怎么寫的嗎?”

    他點撥道:“坐在廟中的人。我們居于廟堂之高,在我們頭頂上只有諸神,隨我走吧,不要讓我毀滅你。”

    玄機又一次搖頭。

    那年輕巫師有些不耐煩了。

    “你的力量,是虛假的力量,你的力量來自于血脈,并不是你的。你只是你體內的道的容器。”

    玄機認認真真的打量他,道:“我可以教你如何掌握你的力量。我開創了一種語言,我叫它鴻蒙道語,我還為它開創了一種文字,我叫它鴻蒙符文。你想學嗎?”

    那年輕巫師怔了怔,展顏笑道:“我是巫祖,十二個巫祖中的第一巫祖。”

    “我看出來了。”

    玄機點頭:“你的力量比我先前遇到的巫要強,不過你與他們一樣,都是借神的力量,中看不中用。”

    “中看不中用?”

    那年輕巫師忍俊不禁:“我可以控制火焰,心念一動,便可以制造萬里烈火燎原,我可以讓火焰化作翅膀,御火飛行,甚至可以行走在太陽表面。”

    他手掌攤開,一團火焰在他掌心中幽幽跳動:“我的火,可以熔化這世上最堅硬的金屬,燒熔大山,甚至連天空都可以熔化!既然你不想進入上層世界,那么你只有死了。”

    他最后一個字吐出,突然村外那幾百位大巫齊齊出手,他們的神通爆發,將小小的山村淹沒。

    他們不僅要處置了蘇蘇和黃羊,同樣也要處置了這個山村中的村民。

    事關階層之戰,就是如此殘酷。

    倘若底層世界的人們從玄機這里學到了無需借助血脈便可以成為巫師的法門,那么對于上層世界來說,必定是毀滅性的打擊!

    他們絕不容忍這種事情發生!

    因此與玄機接觸的一切,都要被抹去!

    就在村外的大巫們動手的一剎那,突然玄機四周的空間劇烈震蕩,像是突然有一座諸天誕生,將村外所有大巫卷起。

    那些大巫驚駭的看到無量空間從他們四周誕生,一顆顆碩大的星辰從他們身邊經過、遠去,浩浩蕩蕩的星河從他們身邊流過,很快,他們發現他們像是來到宇宙星空之中,再也看不到那個村莊。

    而他們向前看去,只能看到玄機的后腦勺。

    曾經,他們以為彌羅才是最大的神祇,而現在,他們知道自己錯了。

    他們看到了一尊無比龐大的神祇的后腦勺!

    他們立刻各自施展神通,有的大巫化作巨人,在星空中奔行,有的化作神獸,御火而行,有的生長出神的翅膀,振翅而飛!

    大巫的神通廣大,各有不凡之處,然而就在他們即將飛出這一重諸天時,第二重諸天已經形成。

    他們飛出第二重諸天時,第三重諸天便已經形成!

    小山村中,玄機伸出手指,觸碰面前年輕的巫祖掌心的火焰。

    那年輕巫師瞳孔驟縮,看著他的腦后,那是一重重扭曲的諸天形成的圓環。

    那些諸天,是真正的諸天,每一座諸天都是整整一個世界!

    他帶來的所有大巫,悉數被卷入這一重重諸天世界中,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呼——

    玄機腦后,第四重、第五重、第六重諸天飛速形成,那些大巫飛入他的諸天之中,速度越來越慢,如墜泥淖,漸漸地失去了力氣。

    “我發現這世界有三十六重虛空。”

    玄機觸碰到年輕巫祖掌心火焰的一瞬間,這團火焰溫度立刻變得越來越高,很快便高到連年輕巫祖也無法忍受的程度!

    他再也承受不住,急忙抖手。

    玄機卻將這團火焰托了起來,淡然道:“我將自己的道烙印在這一重重虛空中,形成了一重重諸天。”

    只見火焰越來越高,越來越大,很快如同一輪太陽懸掛在高空之上,散發著熊熊火力。

    而他的腦后,諸天數量越來越多,一重環繞一重,很快達到了三十五重之多!

    “這就是道。”

    玄機向年輕的巫祖道:“我原本以為,可以讓上層世界的人和下層世界的人和睦相處,經過你的解釋,我才知道我想錯了。”

    天空中的太陽一道光芒照耀下來,打在那年輕巫祖的身上。

    他化作一團灰燼。

    玄機拍了拍手,道:“現在我知道了,上層世界的你們,是不會容許底層世界的人們掌握道的。所以……”

    他抬起頭來,仰望世界樹的上層:“我不但搶了你們的神的女人,我還準備去上層世界掀翻你們,掀翻你們的眾神。”

    ————彌羅的六個故事,是牧神記的番外,前不久讀者投票,彌羅的番外呼聲最高,因此宅豬寫了彌羅的六個故事,共有六篇。六篇故事都不會收費。這是第三篇。第四篇已經在公眾號上放出,搜索宅豬,就可以看到。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