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劍道毒尊 >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是個怪人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蘇玄得到了風溶月的承諾,從今日起,東域太淵魔界、南域扶風神界正式結為了盟友。

    對外聲稱是盟友關系,但風溶月卻直接將扶風神界當做是太淵魔界的依附界域,并不打算與蘇玄保持同等的地位。

    蘇玄離開了,甚至沒有多呆一刻,兩人一共說了不超過一百句話,便結束了這一次的交談。

    風溶月甚至都沒有想過,這一次的決定,將會是她此生做過的最正確的選擇。

    當蘇玄起身離開之后,風溶月則是重新回到了那片湖泊前。

    相較于前幾日以及今日見到蘇玄之前的面無表情,此時她的神色間已經有了一絲界域之主應有的凜然威勢。

    “界主大人……您、您這么快就回來了?”侍女正收拾著周圍的東西,她正想到此刻界主大人說不定正甘心情愿的躺在蘇玄身側,甚至有可能以身侍奉,想到這等情形,她亦是心有不甘,還隱隱心生一抹更加強烈的恨意,怎么也抑制不住。

    她們的界主大人,只能在別人的面前做一只貓,還是整個世上最溫順最不可能反抗的貓,這么想想,屈辱感便會油然而生。

    可侍女沒想到,才剛過去了如此短暫的時間,界主大人居然就回來了,莫非那個太淵界主,是個中看不中用的廢物?

    即便如此,風溶月如此迅速的返回,還是令侍女感到分外震驚。

    風溶月倒是無所謂,也不介意對方想到別處去,此時她將之前的界主衣袍重新攏在身上,接著說道:“從今日起,太淵魔界為本界的唯一盟友,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不會中斷盟友關系,若是太淵魔界有任何需要之處,本界必須要立即趕至。”

    侍女瞪大了雙眼,心中的憋屈感更加強烈了!

    界主大人不僅要任那人羞辱,最終竟然還要求扶風神界歸順太淵魔界,這簡直比殺了她們還要難以接受!

    好端端的一個界域,卻被對方完全玩弄于股掌之間,在外高高在上、冷若堅冰的界主大人,卻成了那人的寵物,扶風神界更是成了對方肆意揮霍的附屬領地……

    這么一想想,侍女終究難以接受,她不甘心的抬起頭,第一次直視著風溶月,問道:“界主大人,我們為何非要依賴一個敵人?”

    “自己掌嘴。”風溶月面無表情。

    過去幾日極為聽話的侍女,此刻卻仍舊不依不饒:“奴婢就是不甘心,離開了他,難道我們就活不下去嗎?為何我們的界主大人,非要犧牲自己來滿足那個家伙的邪欲?原本偌大的一個界域,結果卻淪為了別人的附屬勢力,奴婢不甘心!”

    風溶月面有異色,她看著如此敢說的侍女,并沒有選擇責罰對方,而是沉默良久,才緩緩說道:“他不是我們的敵人,將來總有一天,真相會告訴讓你們知曉,究竟誰才是我們真正該恨的人。”

    “另外,不論發生任何事情,本王仍舊是扶風界主,不論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本王也絕不會為他而下跪,更不會以身侍奉。”

    此時換做侍女意外了。

    第一次沒有掌嘴,結果風溶月非但沒有責罰自己,反而還如此詳盡的給了自己解釋。

    原本心中還在熊熊燃燒的怒火,不知怎的,便漸漸熄滅了。

    猶豫了片刻,侍女看著風溶月,還有些不太確定的問道:“可是方才,界主大人您卻主動將界主衣袍脫下……”

    “他不要。”風溶月丟下這句話,便離開了,令侍女獨自站在湖旁,呆愕了許久。

    直到過去了良久,這名侍女才神色古怪的搖了搖頭:“都這樣了居然還不要,真是個怪人。”

    …………

    太淵魔城上方,蘇玄從黑暗漩渦中飛身躍下,顧玥兒重新匿進了黑暗,而嗜血紅蓮則是選擇了去別處游轉。

    蘇玄剛落下,便無比急切的趕向界主寢宮。

    雖然僅僅只是幾天沒有見,可他的心中還是產生了一股思念的情緒,尤其是經歷過一次心悸的別離以后,蘇玄更是一刻也沒有停頓,便直接踏入了界主寢宮中。

    “界主大人——”見到蘇玄,少女立即行了一禮。

    蘇玄微微頷首,問道:“夜界主可在?”

    “夜界主才用了早點。”少女如實說道。

    蘇玄聞言露出了一抹笑意,然后他便令少女自行休息去了。

    腳步輕緩的移到了房間門外,蘇玄偷偷往房間里瞄了一眼。

    目光望去,夜憐星正坐在床邊,周身魔氣洶涌,看起來距離地劫之境也越來越近了。

    如若不是因為……恐怕她現在便會選擇突破。

    想到她一直強行壓制修為的原因,蘇玄的心中不禁涌起了暖意,他也沒再刻意嚇對方,便直接邁步走入了房間中。

    當蘇玄的氣息出現在房間內的剎那,夜憐星瞬間轉過身,朝蘇玄腳步的方向望了過來。

    “憐星,看起來起色很不錯啊。”蘇玄走到近前,伸出雙手,將對方輕輕擁入懷里,情不自禁的笑著說道。

    夜憐星自從不再掩飾內心之后,每次看著蘇玄,都難以抑制眼底深處的那一抹情意,此時則是有些驚喜的問道:“怎么這么快便回來了?”

    “自然是回來為你煉丹。”蘇玄說著,將拍下的那一株玄冰靈嬰花托在了掌心,面露笑意。

    夜憐星輕輕嗯了一聲,道:“既然湊齊了藥材,那煉丹一事就由我來吧,你這幾日來回奔波,想來也很累,趁著還有時間,便留下來休息休息吧。”

    “那怎么行?”蘇玄搖了搖頭,堅持道,“無論怎么說,我也是孩子的父親,給妻兒煉丹這種事,當然還是要我來煉才對。”

    “你呀……是不是總把我當成了那些沒有修為的女人。”

    夜憐星無奈的笑著,看著蘇玄將玄冰靈嬰花收起來,不由說道。

    蘇玄暫時松開了她,道:“對了,有件事情我要向你匯報。”

    “嗯?什么事情?”夜憐星微微疑惑。

    蘇玄思索片刻,將扶風神界的事情告訴了夜憐星。

    得知扶風神界已經與太淵魔界結盟的消息,夜憐星微感意外之余,又以一抹欣慰的目光看著蘇玄,道:“你越來越令人放心了。”

    “這話說的,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啊。”蘇玄笑道。

    “可我終究會比你先走的……”

    夜憐星剛說完這話,便被蘇玄堵住了紅唇,使得她剩下的話再也說不出口。請百度一下“扔書網” 感謝親們的支持!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