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中文網 > 女配修仙回來了 > 第三百五十八章 一笑泯
    背叛,是最不能原諒的原則性問題!

    姜瑩大小也是網絡上的名人,不管是“植物人蘇醒“,還是她明明有著美貌、知名度,可以進入娛樂圈,卻進了江大繼續進修,種種選擇,網民對她印象深刻。這時,爆出“介入“好友的婚姻,就好像一滴水,進了油鍋。

    一下子就炸了!

    “太無恥了!“

    “就沒見過這么無恥下賤的人!“

    無數人蜂擁著,痛罵著,幾乎把姜瑩的圍脖罵到癱瘓。連帶董玉茹的,也被許多熱心網友艾特,希望她能表態,和“忘恩負義“的“心機表“劃清界限!

    董玉茹氣到冒煙。

    現在她手握證據,質問李瓊書,沒想到竟然還被倒打一耙,“我找人查你了,怎么了?我就是找了!“

    李瓊書還在冷笑,一把拉下礙事的浴巾,“你們一個個都站在姜瑩旁邊,我看你們是保護她成習慣了。以前是,以后也是。未婚先孕是,勾引別人的男人,也是。她做的任何事,都是對的。就算不對,也是情有可原,可以原諒!“

    蘇南搖搖頭,“就事論事!姜瑩沒有對不起我的地方!瓊書你……你鉆了牛角尖了,何必呢?至于嗎?你就算對姜瑩有再多不滿,用這種下作手法,不覺得損了自己的良知?“

    “至于?呵呵,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的痛!“李瓊書深吸一口氣,手指在蘇南、董玉茹身上點了點,又回頭看了曾靜、文竹幾眼,嘴角溢出一絲苦澀心酸,又無所謂的笑容,大踏步調頭離開。

    曾靜還想說什么,文竹一把拉住她。

    “讓她走!“

    “可是……“曾靜皺著眉,“我們這么多年感情,就這么?“

    “她作的死,讓別人給她收拾爛攤子,還想怎樣?“

    文竹的性格就是這樣,說一不二,既然李瓊書選擇了這條路,就別想她原諒!

    然而,最先原諒的,竟然是姜瑩。

    李瓊書出了溫泉會館,本以為自己會傷心欲絕,失去了摯愛愛人,又失去了所有朋友,可是她只是心里冰涼,沒有極端的情緒化。

    桃閣的車,停到路邊。

    “上來嗎?“

    李瓊書和桃閣的關系……從來都是比較微妙的。以前聚會,都是和大家一起玩樂,并沒有特別談得來。

    但此刻,桃閣是唯一沒有站在姜瑩一邊的,李瓊書就上了車,系上安全帶。“做夢也沒想到,有朝一日我變成了喪家犬,收留我的,竟然是你。“

    桃閣呵呵一笑,把車開到郊外剛剛開發的別墅群,徑直進了靠著湖邊,景色非常優美的一棟。停車庫停好車后,她大氣的指著外面,“喜歡嗎?喜歡送你一套。“

    “嘖,大手筆啊!我現在相信你不是傍了大款了,而是繼承有錢人家的遺產!“

    桃閣輕輕一笑,“我沒工夫陪你。這棟別墅你先住著,若是不喜歡里面的裝潢,外面你隨便挑一棟。對了,這是我的助理,你有什么需要,直接跟她說。“

    “我沒什么需要的,只是好奇一點——為什么?“

    “什么為什么?“

    “所有的人,蘇南,曾靜,董玉茹,她們所有人,都站在姜瑩一邊。為什么你,你會選我?“

    “哈哈,你傻了。我選誰了?我誰也沒選!她們生氣,是因為無法接受你找人偷拍錄音,我呢,做過的惡劣事情就太多了。下限比較低,呃這個就不細說了。回見,我還一堆破事等著呢!“

    桃閣揮揮手,踩著紅色高跟鞋,坐上司機的車,呲溜一下人就溜走了。

    空剩下李瓊書單獨呆著,望著空蕩蕩的大房子,她也無心觀察環境,就這么往沙發上一癱,手插頭發,體會一陣陣撕心裂肺的痛楚。

    不知過了多久,一杯水送到她面前。

    李瓊書眼眶通紅,看著姜瑩,先是一愣,隨即才反應過來,哭笑著,“你!哈哈!是你!“

    她拍手大笑著,放縱著自己,接過姜瑩遞過來的水,一飲而盡——此時此刻,哪怕給的是毒藥,她也要喝得一干二凈!

    喝完之后,她冷笑著,“說吧,你和桃閣設計這一回合,圖謀的是什么?“

    姜瑩很自然的坐在她旁邊,“沒什么,怕你不冷靜下出事。“

    “我很冷靜!“

    “又哭又笑,不做不甘心,做了又后悔。這是你的冷靜?“

    “胡說,我有什么可后悔的?“

    “你不后悔傷我,那你也不后悔失去文竹、小玉、曾靜、蘇南這個朋友?說到底,你和我的事情,牽扯到她們身上,對她們哪里公平?“

    “是她們非要站在你那邊,不肯聽我的!“

    姜瑩聽了,只能再遞給李瓊書一杯水,看著她一口口喝光了,才問,“公平嗎?“

    李瓊書木然了,半響,才搖頭。

    “好,我聯系她們,待會一起吃個飯,這件事就過去了,以后誰也不要提。“

    姜瑩就當面撥打董玉茹電話,果不其然,聽到董玉茹大嗓門的“絕不原諒“。

    朋友多年,姜瑩知道每個人的性格特點,幾句話就讓人態度軟化。之后,同意過來吃飯。

    晚間,除了桃閣,416成員都在。

    李瓊書頭一個舉杯,站起來悶聲不說話,就是連敬三杯。

    氣氛是有點尷尬的,若不是姜瑩一直笑意柔柔的在場,這頓飯根本吃不下去。

    蘇南離婚的事情,也是第一次在朋友圈公開,飯桌上,躲不了的只能解釋——“和平分手。“

    “談不上誰欠誰——“

    多年來蘇南一直是冷淡理性的性格,她做出決定都是深思熟慮,姐妹只會支持她,哪里會指責?安慰的話都沒幾句,紛紛叫嚷著去哪里玩。

    趁單身自由,多逍遙啊!

    玩笑歸玩笑,蘇南自己不適應當主角,她更不是虛假作偽的人,舉著杯,“老高拿著我的日記本去找你了,他……耿耿于懷當年的事情。其實我都放下了。姜瑩,我……“

    說著說著,眼眶就泛紅了,“我想謝謝你。“

    姜瑩搖頭道,“如果是謝我做媒,那就算了吧。我這個媒人不合格。“

    “不是。當年你對我的幫助,那么細致入微,又體貼我的心境。“

    姜瑩看了看李瓊書,笑了下,“那你要連瓊書的份,一起謝了。我剛搬進414的時候,不知道,偷拿了你的辣椒醬,一口氣吃了一半,是瓊書告訴說,那是你半個月的調味料,叫我別過分了。“

    蘇南一笑,真的舉杯也敬了李瓊書一杯酒。

    之前那點過節,就算揭過了。

    李瓊書大口喝了酒,嗆得咳嗽。

    姜瑩塞給她一張紙巾。

    李瓊書接過來,直接抓住姜瑩的手,“你真的不介意?“

    “我找人黑你,我不僅找人在網絡上黑你,我還打算讓蘇南她們一個個離開你!我想敗壞你的名聲。我……我的心腸惡毒,你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還能不在意?“

    姜瑩輕嘆一聲,反手輕輕拍了李瓊書的肩膀,

    “我說真的,你也不會相信。“

    “其實我現在特別理解你,因為我也遇到了一個……讓我恨得咬牙切齒,又無能為力的人。“

    這話一說,大家的興趣都來了。

    “誰啊,快說快說!“

    “誰敢得罪我們老姜,我們大家伙一起上,坑不死她的!“

    “是哪個妖艷賤貨?“

    姜瑩搖搖頭,“要是能輕易而舉的對付,我還會難受嗎?“

    她的手,不由自主落在小腹上。

    文竹也懷了身孕,這對師徒兩個,倒是默契極了,關于孩子父親,誰也沒有多說什么。不過此刻,文竹福至心靈,開口問了,“想好孩子叫什么了嗎?“

    “這個孩子,會和他父親一起生活。“

    “什么!“

    “姜瑩,你傻了么?好不容易生個孩子,干嘛給他爸爸養啊?“

    “他想要孩子,自己生啊?“

    最不樂意,最不滿的居然是董玉茹。她親眼看著懷孕這段時間的艱難,對女人生孩子付出的辛苦,實在太理解了。

    “姜瑩,你怎么搞的?又不缺錢,你要是沒精力帶孩子,可以請保姆啊。干什么要送給孩子他爸?他到現在都沒漏一次面,哪里配當爸爸!“

    姜瑩笑了笑,“我想的很清楚了。這件事,一直沒有跟你們說。也不知道怎么開口。正好趁現在,這個孩子,是我做的試管嬰兒。孩子爸爸還不知道這件事。“

    “什么!“

    “不過等孩子出生,他就應該知道了。所以算起來,是我強迫他,逼他接受孩子已經出生的事實。到了那個地步,他應該沒辦法拒絕我的……嗯!既成事實,只能接受。“

    “姜瑩,你不會是要……“

    奉子成婚的有很多。

    借腹上位的,也有。

    但事情落在姜瑩身上,就難以形容了。

    蘇南等人,根本不相信姜瑩會做這種事。

    “以后,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詳細跟你們解釋。至于現在——“姜瑩調頭,認真的看著李瓊書,甚至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瓊書,我只說這一次。這個孩子,跟韓景玉無關。我和韓景玉是不可能的,從前不可能,現在更不可能了。你明白我的心意嗎?“

    李瓊書偏著頭,半響,才點點頭。

    “好。過往的一切,就讓它煙消云散吧。什么都打不倒我們的感情!“

    414和416的女孩們還和以前一樣,一起舉杯慶賀。

    不過等結束了,文竹卻恭恭敬敬的站在姜瑩身側,鼻尖上汗都快冒出來了。

    “坐吧,你月份也大了。“

    “是,師傅。“

    “我打算把我名下的產業,陸續處理了。有一座酒樓,叫知味樓,交給你打理。你能做得好嗎?“

    “呃,師傅,為什么這么突然?“

    “因為你家那位在知味樓定了半年孕婦餐了。我怕到最后你才出面,讓伙計們都笑話。“

    “……“

    知味樓?文竹才明白過來,原來文俊彥一直給她送的飯菜,來自知味樓!

    “師傅,我之前沒有做過酒樓生意,我怕管不好。“

    “沒事,生意不好多少年了,也沒倒閉。你是我的大弟子,沒事過去轉一轉,震震場面就行了。“

    姜瑩也是惡趣味,明明知道文俊彥曾經在知味樓打小工,接著和主廚的關系,才有機會長期訂餐,現在居然派文竹去當管理人,那以后見面……

    吩咐了這件事后,姜瑩就一直暗暗旁觀。

    卻見文竹根本沒有大搖大擺,仗著身份到知味樓耀武揚威,而是跟文俊彥說“好奇知味樓“,去見識見識。

    文俊彥覺得文竹月份大了,怕生產的時候不好,也需要前輩們幫忙看看,就帶著文竹去了知味樓。

    慶林也在,跟著掌柜的和大廚們,笑呵呵的接待了文竹,開玩笑問什么時候喝滿月酒,是不是連喜酒一起喝。

    文竹暗暗觀察諸人的性格,默默盤算以后怎么管理。

    同時,她也發現慶林在抱怨——

    “師傅不知怎么回事,明明知道我在知味樓干得好好的,不派我,另外派了別人過來。哎,我這個借勢而上的弟子,注定是難討師傅的歡心了!“

    原來,這就是師傅的二弟子啊?

    文竹暗暗記下,打聽到了慶林是八大姓的出身,可惜,是慶家家底很薄。慶家唯一的后人既是優點,也是缺陷。

    她沒想過和慶林競爭什么,因為師傅的產業,她不會有覬覦之心,交給她,她就好好管著。不給,她也不會伸手要的。

    這一生,能遇到師傅,是她的運氣!

    在知味樓里,文竹和所有人都相處得很好,同時,發現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也不隱藏,而是找機會暗暗的提意見。語氣委婉,態度真誠,倒是容易讓人接受。

    時間一長,大家都明白文竹出身富貴,是個見過大世面的千金大小姐,更加打趣文俊彥“撿到寶“了。

    這一日,知味樓收到一個大單,文俊彥送餐時,才知道給韓氏的。

    他和韓氏沒什么交往,但是知道韓景玉這個人。

    所以發現韓景玉突發疾病,倒在地上,想也不想就去救人了。

    救護車到了,他親自護送,路上才有時間給文竹打電話。

    文竹立刻聯系姜瑩。

    姜瑩的電話打過來,叫文俊彥無論如何也要把人弄出救護車。

    “那怎么行?萬一途中他心臟停止跳動了……“

    “把人送到知味樓!“

    電話掛斷。

    文俊彥聽了,立刻明白,原來姜瑩也是同道中人,也是“修行者“!

    
安徽快三玩法技巧